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八九章 看相亲的两只

第二百八九章 看相亲的两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太太听的又惊又笑,兵部江尚书夫人宁氏她见过一两回,是个随和有趣儿的。

    “早知道……现在去叫八姐儿?”李文楠两眼放光兴奋了。

    “你也想把人家吓跑了?”严夫人一巴掌拍在李文楠肩膀上,“八姐儿跟她母亲学规矩呢,出不来,咱们走吧,时辰不早了,咱们不能到的太晚。”

    李文楠愉快的答应一声,看李夏紧挨着李冬一起往外走,急忙挤过去,挨在李夏另一边,走了几步,感觉不对,今天是陪六姐姐相亲的,赶紧松开李夏,两步跳到李冬另一边,伸手挽住李冬的胳膊,“六姐姐你放心,我和阿夏四只眼睛,两对儿火眼金睛!”

    李冬失笑出声。

    相亲的地方,安排在了这会儿景色正好的放生池。

    严夫人和徐太太进了茶楼,和已经到了的董翰林夫人沈氏等人一边坐着说话儿,一边瞄着窗外的沿着放生池边上慢慢挪着步子,时不时停下看一会儿放生的各家孩子。

    李夏和李文楠跟进茶楼,见了礼,规规矩矩坐了半杯茶的功夫,就悄悄溜出来,缀在李冬后面,看她相亲。

    李冬已经相了三四回亲,不象头一回那样紧张的汗不敢出了,照大伯娘交待的,悄悄瞄着一件件长衫下摆,找天蓝绣蟾宫折桂纹样的那件。

    李夏先看到了,拉了拉李文楠,“来了来了!”

    “哪个?”李文楠兴奋的抬脚就要冲过去,被李夏一把揪住,拖着她往后退了两步,“你真想把人家吓跑啊?”

    “就咱们俩,吓不跑,哪个哪个?到底哪……我看到了!挺好看的啊,有五哥那么高呢,我喜欢高个!嗯,挺好看的,笑起来好看,阿夏你看,好象有虎牙哎!咱们离近点,这里听不到他们说什么。”李文楠拉着李夏要往前跟。

    李夏赶紧用力把她往回扯,“还要听?你看不就看出来了,你看,姐姐脸红了,肯定是夸姐姐好看。”

    “啊?你怎么知道是夸六姐姐好看?从哪儿看出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不一定吧,六姐姐可爱脸红了,动不动就红。”李文楠用力的看。

    “他上上下下那么仔细的看姐姐,他那表情,你看,眼睛都要直了,肯定是夸姐姐好看,嗯,看起来姐姐也挺满意的么。”李夏一只手紧紧揪着时不时要往前冲的李文楠,两只眼睛紧盯着前面相亲的一对儿。

    “阿夏你简直比算命先儿还厉害,哪儿看出来六姐姐挺满意了?什么也听不到啊!”李文楠急的不停的掂起脚尖。

    “这还看不出来?姐姐跟着他往前走了啊。七姐姐,咱们不能再近了!大伯娘不是交待过了,一眼看不中就说认错人了,赶紧回去,现在没认错人,说上话,还跟人家走了,那不就是满意了?至少头一眼满意了。七姐姐,不能再往前了!咱们说好的,是跟在后面偷偷儿的看,偷偷看才能看出东西呢。”

    李夏用力拉着李文楠,急急的跟她解释分说。

    李文楠总算不往前冲了,和李夏一起,缀在前面边走边说话的两个人后面,不停的问李夏,“六姐姐笑了,他说什么了?六姐姐脸又红了,到底说什么了?急死我了,他们到底说什么了?”

    前面李冬和那位漂亮的董家三少爷聊了小一刻钟,李冬脸颊一片粉红,低头曲膝,往旁边闪了两步,低着头越过董三少爷,往茶楼过去。

    董三少爷目光随着李冬的步子,身子随着目光,转了个身,看着她快进了茶楼,才一幅恍然惊醒的样子,带着几分仓皇羞涩,飞快的四周看了眼,抖开折扇,努力显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往茶楼过去。

    李夏长长舒了口气,“好了,这个差不多了,走,咱们也回去,快!”

    李夏和李文楠两个人都是没规矩的,拎着裙子一口气跑回茶楼,一左一右从董三少爷身边冲过去,吓的董三少爷赶紧往上抬起两条胳膊,缩着身子一脸惊吓的看着两人直冲到李冬旁边。

    李夏紧挨李冬站着,笑眯眯看着大瞪着双眼的董三少爷,举起手,冲他抓了抓,李文楠挽着李冬的胳膊,笑容灿烂的看着董三少爷,一边看一边摇着李冬的胳膊。

    董三少爷瞬间涨红了脸,李冬一张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严夫人急忙站起来,一手一个拎着李夏和李文楠揪过来,“这两个丫头,看我回去非得罚你们跪一天不可!”

    边说边看向看着李夏和李文楠笑个不停的沈夫人等人陪笑道:“这是我那个小闺女,这是我们家最小的那个丫头阿夏,这两个妮子,淘的没办法,还请多担待。”

    “看出来了。”沈夫人多看了李夏好几眼,“这俩孩子这样好,淘就淘点儿了。我家老大那俩孩子,比她俩还淘,小孩子都这样。”

    这根簪子,顺顺当当插上,李夏上了车,掀起车帘子,看着扶沈夫人上了车,踩着上马石坐到马上的董三少爷,满意的叹了口气,放下了车帘子。

    ……………………

    傍晚,李文山就和陆仪一起,赶往南水门码头,接到金拙言,一路陪着送到驿馆门口,看着金拙言进了驿馆,各自回去。

    金拙言是钦差,回到京城,觐见皇上缴还旨意之前,也就能这么接一接。金拙言在驿馆歇了一晚,第二天早早起来,赶往皇城。

    天色大亮,金拙言散了早朝,和秦王陆仪等人以目相视打了招呼,跟在翁翁金相身后,往中书过去。

    永宁伯府,严夫人带着几个儿媳妇,刚刚听了两三个管事婆子回事,外头门房禀报,徐家舅爷送了十几个人过来,说是徐家老太太送给冬姐儿和阿夏的使唤人。

    严夫人听的怔神,急忙请进,徐焕进来,远远站在台阶下,扬声转达了太婆的吩咐,上回见冬姐儿和阿夏身边的使唤人不多,知道伯府有伯府的规矩,可太婆还是心疼难安,就从自己身边,挑了几个妥当人,送来给冬姐儿和阿夏使唤,这些人一应支出用度,都由太婆按月打发人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