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八五章 又说又不说

第二百八五章 又说又不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和尚脸上的悲伤顿时无法抑制,金拙言盯着老和尚痛苦萎下的身子,狠意怒意顿时象泄了气一般,往后退了一步,片刻,哑着声音问道:“这命数,虚无飘渺的东西!”

    老和尚抬头看向金拙言,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话来。

    金拙言直视着他,又往后退了半步,“先前你说到杭城,只要到杭州城,现在又说还在那儿!你根本就不知道!”

    老和尚脸上的悲伤更浓,“鹦哥儿,他那样的人,这命数,岂只是他的命数,她……到杭州城,有一丝机会,现在,还有一丝机会,只有一丝,可是……”

    金拙言紧盯着老和尚,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转身就走。

    老和尚看着他的背影,一直看到看不见了,上身塌下去,微微昂着头,看着已经垂落下来的夜幕,看着远处那丝弯弯的,暗淡的下弦月。

    他和她拼尽一切,也只给他争来了这一丝的机会。

    ……………………

    李文山进了秦王府外书房,秦王正写着字,李文山放轻脚步,走到陆仪身边,张嘴无声的问了句好,没等陆仪让他坐下,秦王已经写好了,一边放下笔,一边带笑问道:“李五来了,六哥儿报好名了?”

    “都好了,就等考试了。”李文山忙长揖见礼,笑答道。

    “昨天听唐尚书说,今年这三场童试,打算在三月中之前考完,六哥儿要辛苦这一个月了。“秦王放下笔,站起来,也走到窗前,和李文山,陆仪两人一起站着,欣赏着窗外盛开的海棠。

    李文山一个怔神,“要打仗了?”

    秦王没答话,陆仪看着李文山,微微点了下头。

    李文山眉头微拧,轻轻叹了口气,突然又噢了一声,抬手拍了拍额头,冲秦王长揖到底,“差点忘了最要紧的事。多谢王爷援手。”

    “嗯?”秦王从窗外收回目光,打量着李文山,满眼的狐疑,他援什么手了?他怎么知道?

    陆仪也惊讶的看着李文山,李文山迎着两人的目光,“我大妹妹和亲的事,那天宴饮后,太婆回来就不舒服了,没提这件事,我知道的晚,事情闹起来的时候,也没想到。是郭先生提醒我的,说几乎整个御史台都上了折子,还说除了王爷……”

    “这话慎言!”陆仪急忙抬手制止李文山。

    秦王一根眉毛挑起,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李文山,片刻,和陆仪笑道:“你看,他又聪明起来了,你把郭胜说的话,仔细都说说,整个御史台都上了折子,关我什么事了?”

    “郭先生说,打头的那几份折子,和苏尚书都关系匪浅,后头跟上的十几份,有几个深受江家大恩,还有几个,郭先生说,是陆将军能递个话什么的人。”李文山看着秦王,又扫了眼陆仪。

    秦王和陆仪对视了一眼,示意李文山接着说。

    “和亲这事刚议出来的时候,我就担心过,好象听起来,京城勋贵之家,合适的小娘子,大约也就大妹妹一个。

    郭先生说,大约是王爷先得了信儿了,说只有王爷,肯出这个面,也只有王爷,能让苏家和江家,伸一伸援手。”

    李文山再次冲秦王长揖到底。

    “你想多了。”秦王冲李文山摆了摆手,“你记好,这件事跟我可全不相干,跟你,也毫不相关,捡钱的多,捡麻烦的可没有。”

    “是,也就是跟王爷谢一句,外头哪敢提起半个字。”李文山笑起来,再次长揖下去。

    “这一会儿,谢了两三趟了,何至于?”陆仪跟着笑。

    “要不是怕王爷嫌我烦,我都想跪下好好磕几个头,”李文山的话真心诚意,“大妹妹真要是……唉,根本没有活路。

    大妹妹要是有个什么好歹,阿夏非得疯了不可。

    前儿听洪嬷嬷说,在高邮的时候,阿夏病过一回,那场病来得又急又重,阿夏身上热的滚烫,谁都不要,就得姐姐看着,说是有一回临近傍晚,看她睡沉了,冬姐儿出去了一会儿,阿夏醒了,一眼没看到姐姐,从床上滚下来,连滚带爬哭着喊着叫姐姐别走,洪嬷嬷说喊的哭的那个凄惨,把一家人吓坏了。”

    李文山一边说一边叹气一边难过,那一回,阿夏肯定烧糊涂了。

    “王爷也是不想让你和阿夏难过。”陆仪扫了眼秦王,看着李文山笑道,“不用放在心上,也不全是为了这个,和亲与事无补,反倒有损前方士气。金相也很反对,苏尚书和太子,也都不赞成,头一回没议清楚就匆忙定了,金相已经自责过好几回了,别放在心上。”

    “这件事,阿夏知道吗?”秦王踱过去坐到椅子上,端起茶,看着李文山,好象随口问了句。

    “嗯?和亲的事?知道,我跟她说了。”李文山一个怔神。

    “阿夏怎么说?”秦王不抿茶了,看向李文山。

    “阿夏吓坏了,说得赶紧把冬姐儿的亲事定下来。”李文山避重就轻,耍了个滑头。

    秦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的李文山有几分不自在的挥了下手笑道:“对了,昨天江大公子请六哥儿吃饭,六哥儿没空儿,就偏了我和阿夏,竟然有幸喝了杯江大公子沏的茶,真象小古说的,哪还能喝出那茶是好是不好,光看就够了,真是好看。”

    听李文山说了这件事,陆仪暗暗松了口气。

    秦王一声嗤笑,点着李文山,“还请了谁?你必定是沾了别人的光,江延世那个人,那份傲气,你可不在他眼里。”

    “就我和阿夏,六哥儿没空,他给了三张帖子,我和阿夏就去了,大约是因为十五那回看灯看烟火的时候,舅舅不是明州人么,说起来明州的吃食,江公子就说京城有家明州馆子,明州菜做的比他们府上还好,要请我们尝尝,他倒是一言九鼎。”

    李文山领了阿夏的吩咐,被江公子请吃这事,一定得禀给秦王,要禀又不能全说,中间的分寸让他自己把握,因为不能全说,他觉得这话,真是难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