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八三章 吃饭的和看吃饭的

第二百八三章 吃饭的和看吃饭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干嘛回了?”李夏仰头看着五哥,“不用回,咱们去。”

    李文山一个怔神,“啊?真要去?阿夏,我看江公子这请客,只怕是冲你来的,你真要去?”

    “去看看,就咱们俩,六哥功课紧,别打扰他了。”李夏沉吟了片刻,“我回去换件衣服,你在二门里等我。”

    李文山答应了,和李夏一往外一往里走了。

    ……………………

    枫叶千挑万选出来的这家明州馆子,是明州商会经营的,嵌在明州商会会馆里面,往外另开出几间门脸,平时做的,多数是商会的生意,这会儿,不光这间明州馆子,整个明州商会会馆,都清静的没有一个闲杂人。

    江延世一件淡紫长衫,站在临着会馆内那座假山鱼池的小巧暖阁门里,看着一路走一路说着话的李夏和李文山,目光落在李夏身上,看着她仰着头,看着李文山,且说且笑的明丽笑容,和那双他站这里,都能看清楚的莹亮双眸,一脚踩出暖阁门,迎了上去。

    “六哥儿没来?”江延世迎上几步,冲李文山拱了拱手,笑问道。

    “六哥儿过几天就要下场考试了,正急慌的厉害,江公子的盛情,也只好偏了他了。”李文山长揖到底,李夏跟着曲膝行福礼。

    “阿夏光临,这盛情就不算枉费。”江延世看着李夏直起身子,微微欠身,往里让李夏和李文山。

    李夏进了暖阁,转头四下打量,江延世推开对着假山鱼池的暖阁门,示意李夏,“一间小馆子,除了菜品过得去,也就这座假山,和这池子锦鲤了。”

    李文山跟在李夏和江延世身后,出了暖阁,转身打量四周,这个季节,假山上青苔翠绿,一丛兰草飘逸下垂,映着碧清深邃的鱼池,确实挺不错的。

    “这是四明山?”李夏站在暖阁伸在鱼池上面的一角,转头看着四周问道。

    “姑娘去过四明山?”江延世惊讶中透着意想不到的惊喜。

    “没有,看过几张四明山的山水画,和这座假山一样的气韵。”

    她见过江延世画的那几张四明山,就是她站在这里的角度,只是比这儿气势盛了百倍千倍,这里是江家在四明山里那座庄子的位置。

    江延世哈哈笑起来,冲李夏长揖到底,“姑娘之聪慧,在下……佩服得很。”

    李夏忙曲膝还礼,“不敢当。”

    怪不得他喜欢这家馆子,看来,他很怀念那座庄子。

    “咱们就坐在这里赏景吃饭?”江延世的语调态度,随意了不少,看着李文山和李夏笑问道。

    李文山无可不无可,李夏点头笑应。

    小厮进来,在两边架起屏风,抬了几只熏炉放到角落,阻拦驱散了已经不多的寒意,正午的阳光洒下来,晒的人暖洋洋十分舒适。

    菜品一样样摆上来,李文山本来就心胸宽广,诸事无忌,这会儿有阿夏在,心情更是宽松自在,专心品尝美味,吃的愉快非常。

    李夏真没吃过正宗的明州菜,凝神一样样品尝。

    江延世吃的极少,他没心思品尝这些菜了,他的注意力都在李夏身上,看着她对着每一碟子菜品,先细细的看,再举起筷子,简直就是小心翼翼的挟起一点点,尝毒一般送到嘴里,慢慢品的时候,神情之专注,让他几乎忍俊不禁。

    有些菜,品了片刻,她就欢快干脆的伸出筷子,挟起不算小的一块,痛快的放进嘴里,他从她微微弯起的眼睛里,看到了眉开眼笑,百花绽放。

    有些菜,品完之后,那筷子犹犹豫豫,看的他都跟着提着心,忧虑无比起来,吃,还是不吃呢?

    有几样菜,品上几下,他从她一下子抿起来的嘴角上,和微微后撤的筷子上,看到了惊惧,看的他忍不住伸筷子过去,挟一口尝尝,这菜里的什么味儿,把她吓成了这样?

    李文山吃的心满意足,李夏吃的十分愉快,江延世看的心情飞扬,他头一回觉得,吃饭这事,有意思极了。

    小厮撤了饭菜,收拾干净,抬了茶桌,红泥炉等过来,江延世屏退小厮,坐到茶桌旁,“这茶也是明州出的,我家里在四明山上有个庄子,庄子四周,都是上好的茶园,阿娘喜欢山茶,就让人在茶园里种了许多山茶花,这间茶园里出来的茶,就有了些山茶的香味儿。”

    江延世一边提着银壶烫杯子茶壶,一边语带笑意的说着闲话。“我和阿娘都很爱这样的茶,阿爹不喜欢,他说茶最要洁净,容不得杂味沾染。”

    李文山两眼微直的看着烫杯子洗茶分茶沏茶的江延世,看的心里一声接一声的感叹,他听古六说过不知道多少回,说看江延世沏茶,能看的忘了喝茶。

    江延世沏的茶,看就足够了,根本不用喝,喝也喝不出是什么味儿的,这话实在,他觉得他根本喝不出是不是茶,江延世就是端一杯那鱼池水给他,说一句极品好茶,他指定能喝出个极品好茶来!

    李夏从江延世修长有力的手指,看到那一袭紫衣,再看到江延世脸上眼里的轻松笑意,一边看,一边凝神听着他的话,他阿爹喜欢洁净,可他阿爹真不算洁净啊。

    这话里,好象有很多故事一样……

    “你翁翁呢?喜欢这样有花香的茶吗?”李夏挪了挪,靠近茶桌,伸手掂了几根茶叶,举到鼻尖下闻着。

    “翁翁啊,从我跟在他身边,我只喝这座茶园里的茶,慢慢的,他也就喜欢了。”江延世看着闻着茶叶的李夏,冲她眨了下眼,李夏失笑,“那你有没有让你阿爹也习惯这样的茶味儿啊?”

    “阿爹啊~~”江延世拖着尾音,“有时候,我空了,就请他喝一回,他还是不喜欢,不过我请他,他还是愿意尝一尝的。”

    “江公子沏的茶,哪有人不愿意尝的?”李文山感慨的接了句。

    李夏呆了下,噗一声笑起来,江延世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李夏,跟着笑的连手里的银壶都拿不住了,放下壶,指着李夏,“你五哥这话出自本心,你这笑,也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