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八零章 几杯好茶

第二百八零章 几杯好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延世踱到两人旁边,苏烨回头看着他笑道:“你家这梧桐阁,赏初春之景,是这里,还是那边小山上最好?我记不得了。”

    江延世先冲秦王长揖见了礼,直起上身,才和苏烨拱手笑道:“你这话就有些落了下乘,哪有什么最好?这景如何,只看各人品性,所谓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就是同一个人,看同一片景,心情不同,这景也就不同了。好与不好,只在一念间。”

    “我又长进了。”苏烨抚掌赞叹,“果然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秦王看着两人,笑意温和,“阿凤觉得那小山上好,只是那里被人订下了。”

    苏烨失笑,折扇虚点着江延世,“是哪家?敢和王爷抢地方?你这位东主可没做好。”

    “王爷才是东主。”江延世接了句,看向秦王,秦王往暖阁让着两人,“昨天得了饼好茶,一人独品,无趣得很,两位尝一尝。”

    江延世和苏烨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跟在秦王身后,进了暖阁。

    暖阁里,陆仪打横坐在茶桌一头,正洗杯取茶。

    “能得陆将军亲手沏茶,这茶必定不一般。”江延世打量着陆仪,又瞄了眼四下无人的暖阁。

    “有劳陆将军。”苏烨冲陆仪长揖到底,见礼致谢。

    “苏公子客气了,”陆仪颔首,“请坐。”

    三人坐下,陆仪沏了头一遍茶,一一递给三人,三个人认真专心的喝了两三遍茶,秦王放下杯子,慢慢吐了口气,“和两位喝了这两杯茶,这心里好象没那么闷气了。”

    苏烨捏着青瓷茶杯,江延世放下杯子,伸手拿起折扇,想抖开却又收回了手。

    “什么事能让王爷如此气闷。”沉默了好一会儿,苏烨才微笑道:“些许小事,不值得王爷放在心上。”

    “魏国大长公主今天大宴宾客。”秦王的目光从苏烨,看到江延世。

    “挑好人了?”江延世眉头微蹙。

    “嗯,说是年纪相当,又没定好亲的,只有永宁伯府李家六娘子。”秦王看了眼江延世蹙起的眉头,再看向苏烨。

    “李文岚的姐姐?”苏烨也微微蹙眉,这人挑的,可不怎么好。

    “嗯。”秦王站了起来,背着手站到窗前,“一想到为国为朝廷挡在最前的,竟是这么位弱女子,心里略有些堵闷。”

    江延世想着那天见到的那位六娘子,两个小姑娘紧挨在一起,他已经记不起两人的样子了,脑海就是一团羞涩柔顺,她是阿夏的姐姐,一母同胞。

    “永宁伯府不合适,不能换一个?”江延世也站了起来。

    “京城诸勋贵之家,年纪合适又没订好亲事的,只有永宁伯府。”陆仪解释了句。

    “换哪家不是弱女子?”苏烨跟着站起来,走到窗前。

    江延世侧头斜着苏烨,若论怜香惜玉,他可不如他。

    “王爷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江延世回过头,看向秦王,“这和亲,不过送死罢了,我和李家兄妹也算有过一面之缘。”

    苏烨仿佛不经意的往旁边挪了半步,拿出折扇随意转着,看着窗外碧清的湖水。

    “李五身边那位郭胜郭先生,和柏帅有过一面之缘,对柏帅极为推崇,若是柏帅在京城,这和亲的事,大约不至于象现在这样。”秦王看着苏烨笑道。

    江延世似笑非笑看着苏烨,苏烨转过身,迎着秦王的目光,摊手道:“王爷又不是不知道,这是皇上的意思,圣意。”

    江延世笑出了声,折扇在苏烨肩上轻点了两下,“这话实在!”

    苏烨失笑,没理江延世,看着秦王道:“王爷什么意思?永宁伯府不合适,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那你看,哪家姑娘合适?”秦王看着苏烨,笑问道。

    苏烨噎了下,干笑几声,不说话了,秦王又看向江延世,“你觉得哪位姑娘合适?”江延世也是一脸干笑。

    “这话我也问过阿凤,让他挑一下,阿凤说,他杀人无数,可这桩挑人的事,他下不手。”秦王看向陆仪,陆仪垂眼点头。

    “那王爷的意思,这和亲,不和的好?”苏烨看着秦王,眼里闪烁着看不清的意味。

    “议这事的时候,我在,苏尚书在,太子在,都没有据理力争,都附和了皇上的圣意。魏国大长公主奉旨挑人,要不是挑到了永宁伯府,我不会多想,更不会多管这件事。”

    秦王声音低沉,“我见过李家那位六娘子一两面,在杭州时,和李五,李家六哥儿,还有李五最小的妹妹阿夏,那时候她才五岁,常在一起玩耍。

    常听李五说他两个妹妹,大妹妹如何懂事温婉,小妹妹如何聪明淘气,诸般趣事儿,也记得阿夏仰着脸和我说,她最爱的人是姐姐,姐姐最疼她,听的多了,直觉得如同自家兄弟姐妹一般,想着这位六娘子被送上死路时,李五会痛心成什么样儿,阿夏要哭成什么样儿,略想一想,就痛到不能忍。

    再挑另一家,同样是别人家姐姐妹妹,别人家父疼母爱有女儿,这份心,阿凤狠不下去,我也狠不下去。”

    秦王看着一脸不忍的苏烨,和神情里透着丝丝莫名意味的江延世。

    “皇上天性宽厚仁德,必定没想到这么多,让言官上折子说一说,北边的事,和亲,也不过就是枉送一条人命。”江延世抖开折扇,话说的干脆异常。

    “嗯,多上几份折子,皇上多看几遍,也就能想到了。”苏烨手指扯着折扇一角,慢慢拉开折扇,又合上。

    “从我这里先上吧。”秦王暗暗松了口气,冲江延世和苏烨微微欠身。

    “从你这里开始不合适。”苏烨扯开了折扇,“皇上的气还没消,你这边也不合适。”苏烨看向江延世,“从我这里最好,只是,跟上要快,趁着今天魏国这场宴请,一两天之内,气势就要扬起,皇上性子宽厚,民意扑面,也就好了。”

    “嗯。”江延世点头,莫名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将折扇伸出去,“两位……”

    苏烨合上折扇,也伸出去,秦王手里的折扇转过来,三把折扇碰在一起,又飞快的各自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