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七三章 紧急军报

第二百七三章 紧急军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古六说要吃素,却拣了几个虾饺,吩咐内侍也给他滴了几滴香醋,一边吃一边看着小心翼翼吃了一口烂糊面的李夏,咽了虾饺笑道:“阿夏,那个不好看也不好吃,你要是吃不下,可别勉强。”

    秦王看向李夏,李夏正专心吃面,好象没听到古六的话,秦王扫了眼古六,慢慢吃起了自己那碗面。

    众人吃完,内侍收拾下去,重又沏了茶,摆了些干鲜果上来。

    秦王轻松惬意的靠在椅子里,往李文山努了努嘴,和李夏低声道:“你五哥相亲的笑话儿,你听说了没有?”

    “听大伯娘说了。”李夏看着和古六、李文岚凑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的五哥,抿嘴笑起来。

    “说的清清楚楚,松竹梅纹样的斗蓬,天地长春云肩,那天走廊下,用云肩的一共就两位小娘子,其中一位云肩还是素缎没绣花,就那样,你五哥还是没认出来。”

    秦王转着折扇,看起来心情十分愉快。

    “你怎么知道走廊上就两个用云肩的?”李夏微微欠身,瞪着秦王问道。

    “咳!”秦王轻轻咳了一声,“是小古,说你五哥要去相亲,鹦哥儿就说,就你五哥那样的,这亲说不定就得相错了,要是相错了,那可是大事,那天正好,我到大相国寺有点儿事,就顺便看了几眼。”

    李夏斜着秦王,秦王摊着手,”你看,你五哥果然相错了,幸好那天我和小古。鹦哥儿他们都在,要不然他回去说一句没见到人,没相中,这一门好亲,不就可惜了?”

    李夏嘴角用力往下撇。

    秦王干笑几声,竖起折扇挡在两人面前,凑过去低声耳语道:“要是换了你,你不去看看?”

    “嗯,以后你相亲的时候,我一定要看的。”

    “我相什么亲,皇家哪有相亲的?不过鹦哥儿,还有小古,还有你六哥呢,他们大约都得相亲,等他们相亲的时候,我带你去看。”

    “好!这回说话要算数,六哥不用你带,也不用你看。”李夏立刻答应。

    “当然,行,不过吧,鹦哥儿和小古相亲,肯定没你五哥相亲有意思。”秦王想着李五相亲那天的事,脸上笑意融融。

    “大伯娘前儿和阿娘商量五哥成亲的事,我看大伯娘比阿娘还着急呢,说赶紧把唐家姑娘娶进门,她就能轻松轻松了。”李夏和秦王接着咬着耳朵低低说了句。

    “你大伯娘想让你五嫂主持中馈?你太婆呢?你还有个大嫂呢,听说主持府里中馈好些年了。”

    “大嫂不提,你说唐家姐姐能不能降服太婆?”李夏问道。

    “挺难,我听你五哥说过一句半句,你太婆太任性,心里只有自己,又上了年纪,不过有你太外婆呢,让你太外婆对付她。”秦王出主意。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李夏轻轻抚掌。

    陆仪掀帘进来,看着折扇拍着掌心,正和李夏一起,笑的前仰后合的秦王,脚步顿了顿,片刻,还是往前走到两人面前,微微欠身低声道:“宫里来人,召您立刻进宫,说是北边有紧急军报。”

    秦王脸上的笑容凝住,片刻,敛了笑容,转头看向李夏,“我让人送你回去,哪天……要是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就打发人跟我说,别太淘气,京城不比杭城。”

    “嗯。有空了,我再来看你。”李夏站起来,又看向陆仪,“还有陆将军。”

    “好,我让承影送你们回去。”陆仪看着李夏,目光和神情两样柔和。

    “不用了,五哥带我们回去就行。”李夏冲秦王曲膝,又冲陆仪曲了曲膝,和五哥、六哥,以及古六一起,出了暖阁。

    陆仪送到暖阁门口,吩咐承影送出去,就转回去了,北边的紧急军报,严重而紧急。

    看着李夏等人出去,秦王脸上的笑意和温暖隐退不见了,“什么军报?”

    “是老马来的,说是金相亲自送进去的,皇上发了脾气,砸了只笔洗。”陆仪声音低而稳。

    “赶紧走。”秦王一边说一边急步往外走,陆仪紧跟在他旁边,秦王一边走一边吩咐:“让人去兵部,查看所有奏报,不光北边的;递话长沙王府,查一查这份军报路上耽误了没有,赶在今天递进来,这时辰卡的,也太巧了点;还有,”

    秦王的话猛的一顿,“去找郭胜,再问问北边的事,鹦哥儿信里说,他总觉得郭胜吞吞吐吐,言之不尽,好好问一问。”

    陆仪连声答应,秦王在大门上了车,陆仪已经一一吩咐了下去,骑上马,护卫着车辆,径直往宫里赶去。

    李夏坐到车上,有几分心不在焉。

    上一回,这份紧急军报,也是正月十六递进来的。

    这不是一份军报,是两份。

    头一份军报,年前就该递到了,送急递的边军,在到离京城二百多里的洛远驿时,病倒了。

    几十年平安无事,洛远驿这样的军驿,差不多一年从头闲到尾,还没进腊月,驿丞和驿卒就都回家过年去了,驿站空无一人,累极的边军病倒在洛远驿,死在了洛远驿。

    送第二份军报的边军,到洛远驿时,洛远驿还是空的只有一个死人,第二个边军拿了第一份军报,一起递进了京城。

    所有的军驿,都在兵部治下。

    李夏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珠串,上一回秦王没有署理兵部,兵部尚书江周因为此事,致仕回家了。

    两份军报,丢了两座关,第三封军报也快到了,那位新任的女大头领,替儿子求亲,以永结秦晋之好。

    ……………………

    郭胜从永宁伯府出来,回到自己那间小院,徐焕早就等着了。

    “你不是说你困的受不了了,一定得好好睡一觉?”徐焕坐在廊下,靠着只小泥炉,晒着太阳烤着火,吃着花生,看到郭胜进来,没站起来,只放下翘起的二郎腿,直起上身,撇嘴看着郭胜。

    “有什么办法?刚要躺下,那边就来人递话,夜里的事,五爷得赶紧走一趟那边,你说这话是不是极其要紧?我困死也不能睡了不是。

    这会儿真困的受不住了!你先坐,我进去睡一会儿,等我睡醒了咱们说话,你坐你坐,别起来。”

    郭胜一脸痛苦的揉着眼,脚步敏捷快速,准备越过徐焕,一头冲进屋,赶紧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