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七二章 吃烂糊面的人

第二百七二章 吃烂糊面的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王也看了眼陆仪,再看了眼李文岚,“苏烨也很好看。”

    “你也很好看。”李夏看着秦王,认真道。

    秦王一个呆怔,随即坐直,片刻,上身又往后靠了靠,“你这小丫头,一点规矩也没有,哪有这么说话的?”

    “明明是你先说的!”李夏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阿夏也很好看。”秦王立刻退让回转,“咱们不说这个了,你姐姐的亲事定下来没有?你姐姐今年多大了?应该不大,你五哥才二十一。”

    “十九了,不小了。今天相亲去了。”想到姐姐的亲事,李夏是真有几分愁意。

    “是哪家?”秦王从椅背上直起上身。

    “前司农寺卿陶家次子,叫陶付文的。”李夏欠身过去,低低答道。

    “陶臣玉家?他孙子?”秦王拧眉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起来这个陶付文是哪个,他应该是没见过,“陶付文现在领什么差使没有?他父亲呢?”

    “嗯,长房次孙,他父亲恩荫出身,说是因为勤勉踏实,前年点了个县令,现在在任上。陶付文没领差使,说是书念的不错,今年要下场考秋闱的,说是学里的先生都说,必定能高中的。”李夏声音里隐隐透着几丝低落。

    秦王看着她,犹豫了下,俯身凑前,“这家,是不是有点儿低了?又是次子。”

    “大伯娘说她见过这个陶付文好些回,小时候就见过,是个懂事聪明的,性子又好,陶家门风好,陶正卿夫妻两个一辈子恩爱,陶付文父母也恩爱得很。

    姐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好,大伯娘说,象姐姐这样的,低头嫁比抬头嫁好,阿娘也觉得好。”李夏低低解释。

    “那你觉得呢?”秦王看着李夏问。

    “姐姐觉得好就好,又不是我嫁人!”李夏横了秦王一眼。

    秦王打了个呵呵,“也是,又不是你嫁人,你还小呢,你今年十一了?”

    “嗯,你不小了,你阿娘给你看好哪家姑娘没有?”李夏看着秦王,微微有几分屏气,上一回,他定下了副相魏家姑娘,后来他死了,魏家姑娘落发出了家。

    “还没呢,钦天监说我不宜早婚,这话是你该问的?”秦王答了一句,立刻觉出不对,赶紧训回去。

    “不该问啊,那就不问了。”李夏笑眯眯的抖了抖帕子,答都答完了,不让问就不问好了。

    “你在高邮的时候,成天跟着郭胜往外跑?”秦王再次转一个话题,这小丫头越大越鬼灵精。

    “嗯,高邮县小,都走遍了。”李夏想着高邮,暗暗叹了口气,高邮县的好日子,一去不会再回来了,她这会儿,也有点儿不喜欢长大了。

    “你才十一,京城也没有太多规矩。这京城,你想逛,也能逛逛,虽说不如高邮县自在,可也多拘束不了太多。”秦王看着李夏脸上的怀念,“京城好玩的地方,可比高邮多多了,大相国寺万姓交易,去看过没有?好东西很多,小古常去,你五哥也常去,小古是淘东西的行家,让你五哥带你去逛逛。

    出了正月,各家花会多的不得了,多数是到城外庄子里游园赏景,你跟你七姐姐,约上几家合得来的小姐妹,自己去游。

    还有金明池……”说到金明池,秦王的话戛然止住,看着李夏,连眨了四五下眼,“我记得……”

    “你答应过我,带我去骑马,还有打猎。”李夏慢吞吞道。

    秦王抬手拍着额头,“我也没忘,真没忘!就是……这事儿,让我好好想想,你会骑马?”

    李夏点头,在高邮这几年,骑马这事,她肯定要学会的,从前他们吓白了脸,磕头到死也不敢让她做的事,她都要做一做,她早就能骑着马跟上郭胜了。

    “世子还说要送我一匹马,还有弓箭。”李夏接了一句。

    “送马容易,早知道我送马给你,让他……还是我带你出去好,阿夏,京城的风俗,女孩子骑马的极少,带你出去骑马,我……那个,还有打猎,你先放心,这事不急,你别急,等我安排安排。”

    秦王用折扇挠着额头,他当时是怎么想的,许下什么不好,许诺带她骑马打猎,他现在要是带着她打上一趟猎,得闹出多大的风波,他简直不敢想。

    好象他还许诺要带她到金明池看演武,这个就更没法带了,算了,先别提了,她大约已经忘了……

    李夏笑看着他,就是不说话。

    秦王一个人吱唔了半天,摊着手,”阿夏,打猎这事,一时半会……唉,不是哥哥不带你去,哥哥现在在京城,跟在杭州时不一样,这京城对你来说跟在杭州差不多,规矩不多,可对哥哥来说,规矩就多如牛毛了,等以后有了机会再说,好不好?

    你想要什么?这样的珠子还要不要?我库房里好象也有不少,别的呢?喜欢玩什么?要不我让人带你去库房,你自己挑?“

    ”什么都不要,以后有机会了,你记着带我打猎就行了。”顿了顿,李夏看着秦王,慢吞吞道:“还有金明池演武,我都记着呢。”

    “唉!好好好。”秦王往后靠进椅背里,拍着额头,连懊恼加苦恼,在这小丫头面前,不能乱说话啊!

    外面一阵轻巧的脚步声,陆仪掀帘看了眼,招手示意几个小厮提着提盒进来,撤了满桌子的点心,摆上了野菜素饺,三丝春卷,核桃冻,鸡汤小馄饨等十来样小吃细点。

    李夏瞄着中间一钵烂糊面,这钵面必定是秦王常吃的,不然,这样的卖相不好的小食,是不该送到客人面前的。

    她以前累极了的时候,胃口全无,就常常吃这样的烂糊面,糊糊涂涂吃完,胃里暖暖的很舒服很妥贴。

    李夏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陆仪,她想不起来这样的烂糊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了,她也没留心过,这烂糊面是从哪儿开始的……

    “我尝尝这个。”李夏指着那钵子烂糊面。

    陆仪眉毛微抬,秦王失笑,指着烂糊面吩咐内侍,“给她盛一点,滴几滴香醋。”

    内侍忙上前,先盛了半碗,滴了几滴香醋,捧给李夏,又盛了半碗,同样滴了几滴香醋,奉给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