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七一章 闲聊

第二百七一章 闲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一边听一边笑一边点头,这件事儿,极其符合古六的性子,他就是这么个随性没成算的。

    秦王说完,从折扇上方,看了眼挥舞着手,正和李文岚说的热烈的古六,和紧挨站在暖阁门口,正说话说的投入的李文山和陆仪,放下了折扇。

    李夏看了他一眼,和他一起从折扇上方看出去,看着他放下了折扇。

    “你家请年酒那场事,我听凤哥儿说了。”秦王折扇放下,声音依旧压的很低,“你们府上那些陈年旧事,你都知道吧?”

    李夏点头,“嗯,我觉得太外婆说的对,放着罪魁祸首不理会,把气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这不应该。”

    “嗯。”李夏这句话不知道触动了秦王哪里,秦王脸上的笑容微滞。

    李夏瞄着他笑容中那一丝不易觉察的断裂,接着笑道:“这都是堂皇的话。其实吧,太婆看不得我们小三房,看到就闷气,这是人之常情。只不过现在我们有了太外婆,有了舅舅,五哥和六哥也长大了,我们用不着再受她欺负就是了。”

    秦王两根眉毛高高挑起,“你这小丫头……唉。”

    秦王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这阿夏,长大了,又没长大,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这要是让别人听到,那还得了?

    ”阿夏,不能这么说话,你刚才和小古说话就挺好,刚才那些话,太直白了。“秦王想都没怎么想,赶紧交待。

    “嗯,我知道,刚才是跟六少爷说话,现在是跟你说话。”李夏迎着秦王的目光,眼里都是笑。

    秦王呆了下,“跟我也……当然当然,跟我说话,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跟别人可不能这么说话,听到没有?”

    “嗯!”李夏弯着眼睛笑。

    “你这小丫头,小时候一堆小心眼,现在长大了,是一大堆小心眼!”秦王一脸无奈的看着李夏。

    “多谢你的糖。”李夏一边笑一边谢了句。

    “有用了?”秦王眼睛睁大,笑问道。

    “嗯,头一回你送了那么多,正正好够送一圈的。别的地方都有用,就是太婆那儿,一点儿用也没有。好在后来太外婆来了。”李夏叹了口气。

    “现在好了?”秦王看起来很关切。

    “她还病着呢,得等她病好了再看。不过,听大伯娘那意思,应该是好了。太外婆昨天跟阿娘说,她要是还敢挫磨阿娘,她就真到礼部门口搭棚子去。”李夏晃了下腿。

    秦王瞄着她得意晃动的腿,想笑又有几分无奈,“瞧你这意思,巴不得你太外婆去搭个棚子,你好看个热闹是吧?”

    “哪有!那就是大事了,连五哥也有不是。我就是说说。”李夏笑的眼睛弯弯。

    “嗯。”秦王看着李夏笑的弯弯的眼睛,一句有事来找他,到底没能说出来,他如今处境艰难,这话说出去,她真开了口,他不一定帮得了。

    “你昨天看灯没有?”秦王转了话题。

    “嗯,”李夏瞄了眼和陆仪说话的五哥,“昨天吃了午饭就出去逛了,先去了金明池,后来又到樊楼吃了饭。”

    李夏顿了顿,带着几丝不确定的看着秦王,“樊楼有一段楼梯,挺有名的,你听说过没有?”

    秦王忍不住笑,“你去走那段楼梯了?”

    “我们快把人家楼梯跑断了,先是七姐姐,后来是六姐姐和八姐姐,来来回回的跑。”

    “你没走?”秦王斜着李夏,她跑的趟数最多吧。

    “当然走了,不过先是七姐姐拉着我陪她,我不好不陪,后来六姐姐和八姐姐不好意思,我和七姐姐一人拉一个,我都是陪她们走的。”李夏认真解释,秦王笑的肩膀耸动。

    “后来我们就去了南门大街,七姐姐说,有舅舅和六哥,我们要把南门大街上所有的彩头都拿回来,不过我们去晚了,你知道我们头一个灯谜猜的是什么吗?”李夏看着秦王,笑眯眯问道。

    “是什么?”秦王极其配合的问道,心情雀跃的等着听她怎么说。

    “是花牌啊,你知道什么是花牌吗?”李夏眨了下眼。

    秦王轻轻咳了一声,点了下头。

    “你怎么知道的?”李夏上身微微前倾,屏气问道。

    “这个……这个大人都知道!”秦王被李夏这一句问的,有几分狼狈,差点噎着。

    “噢~”李夏拖了个长音,斜着秦王,一脸的我看你根本不知道你就是装的,秦王斜着她,挥手示意她接着说。

    “你说你知道……好吧,算你知道,其实那个灯谜吧,前面都挺好解的,就是最后一句,怎么也解不通,七姐姐就问舅舅,什么是花牌,你没看到舅舅那个样子,狼狈的不行了,说他嗓子突然痛了,让郭先生解释,郭先生也说嗓子痛,你知道最后一句什么意思么?”

    李夏弯眼看着秦王。

    “我又没看到灯谜儿,又不知道最后一句是什么。”秦王摊手,他更解不了。

    “五哥说不是好话儿,不让我们再问,后来,我们就接着猜灯谜儿,再后来,六哥对了幅对联,我们刚走,就有人要买。”李夏嘴角往下撇,“两个人争着买,都快打起来了,假得很。”

    秦王大瞪着双眼,片刻,噗一声笑出了声,手指点着李文山,只笑却不说话。

    “后来江大公子来了。”李夏看着秦王,“问我们去不去大相国寺,要是不去,可以坐他的船到汴河上看灯,怕有人再到大相国寺打起来,我们就去坐船了。”

    秦王看着李夏,满眼疑问,却没说话。

    李夏迎着他的目光,一眼的笑,“我们就在江公子那条大船上,把汴河两岸的灯看了个遍,六姐姐和七姐姐可高兴了,后来江大公子也到船上了,说要去放烟火,我们就跟着去看了烟火。”

    顿了顿,李夏轻轻叹了口气,“烟火真是好看。京城真好。”

    秦王瞄着李夏,片刻,上身前倾,“江延世呢?好看吗?”

    “好看!跟六哥不相上下。”李夏立刻点头,转头看了眼陆仪,“不过我觉得不如陆将军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