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六九章 来自杭州的气息

第二百六九章 来自杭州的气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王挑了半天,他指哪样,李夏都点头赞同表示应该很好吃,可哪一样都不吃,一口不吃。

    “我刚吃了午饭就过来了,这会儿怎么吃得下?”李夏不客气的答道,她长大了,可不想再让谁在吃什么上左右她。

    “噢。”秦王拖长声音噢了一声,坐到李夏旁边,侧着头,再次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片刻,上身微倾,看着李夏,认真道:“你现在太瘦了,得多吃点儿。其实你以前也不胖,别听鹦哥儿瞎说,他那个人嘴臭。”

    “不是!”李夏简直哭笑不得了,“我就是不饿。”

    “那你吃糖。”秦王伸手拿起旁边几上的一匣子果汁儿糖,递到李夏面前,李夏接过,扔了一粒在嘴里,她还是吃一粒吧,省得他纠缠个没完。

    秦王舒了口气,往后靠进椅子里,看着抱着糖匣子的李夏,片刻,笑起来,“这么看你,抱着一匣子糖吃,还跟从前一样,就喜欢吃糖,阿夏,你虽然长大了一点儿,可这糖,还是不能多吃。”

    “嗯,你也吃一个。”李夏将糖匣子送到秦王面前,秦王犹豫了下,“我不爱吃……”

    “吃一个吧,你也太瘦了。”李夏看着犹豫不定的秦王,糖匣子再往前伸了伸,笑眯眯紧接了句。

    正和李文山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的陆仪笑起来,李文岚跳过来,“给我吃一个,我也太瘦了,这是太外婆说的!”

    秦王拿了一粒吃了,欠身伸手,从李夏手里拿走糖匣子,放回几上,“是我不是,不该强让你,我怕你拘束,你随意,想吃什么就吃,想要什么就要,别委屈了自己。”

    “多谢。”李夏盈盈笑意里带着几分意外,和杭州时相比,他好象过于敏锐,和过于敏捷于认错了,“那能不能让人给我换杯茶,有龙井最好,我不喜欢喝这个汤那个汤的,我喜欢喝清茶。”

    “好!”秦王挥手示意了内侍使女,上身微微往后,眼睛微眯,再次仔细打量起李夏。

    她的面相,还是带着四五分孩童模样,没有四五分,也就两三分孩童的样子……或是,只有一两分了,她那双眼睛,太黑太深……

    李夏迎着秦王的目光看回去,秦王急忙移开目光,“阿夏是长大了,开始喝茶了,喜欢喝什么茶?岚哥儿呢?也喜欢喝茶吗?你五哥也喜欢喝龙井,他现在能喝出明前和雨前了,很不容易。”

    “不是喝出来的,是看出来的,明前一芽一叶,太好认了。”李文山拧头接了句。

    陆仪失笑出声,这李五,也学会时不时促狭几句了。

    “我能喝出来,现在的龙井都是去年的,有一股子陈旧闷气,龙井就这点儿不好,放的时候稍稍一长,就不能喝了。”李文岚急忙表示他是能喝得出来的。

    秦王忍不住笑出了声,指着李文岚,“听说你在古家文会上,挑剔说人家把茶叶烫熟了?”

    “是烫熟了,五哥已经说过我了,一会儿见了六少爷,我再跟他陪个礼。”李文岚肩膀微微往下塌了塌,那一趟文会回来,他被五哥训了被先生训,被先生训完了又被舅舅絮叨,现在连王爷也知道他不会说话了。

    “六少爷因为这事,没脸得很。”陆仪一边笑,一边接话道:“前儿见了我还解释,说那个女侍,刚进茶水司,头一趟侍候初五文会这样的事,有些紧张了。”

    陆仪顿了顿,又笑道:“六少爷说他罚了茶水司管事半年月钱,说是茶水司管事的错,头一条,明知道那女侍刚进茶水司,怎么能安排她去侍候苏大公子和六爷呢,对着这么两位,他还洒过茶叶呢。苏大公子和六爷这里,就得安排年过半百的婆子们侍候。”

    秦王噗一声笑起来,正要说话,古六的声音从暖阁外传进来,“我听到了!是说我吧?”话音没落,古六掀帘进来,李文山忙站了起来,李文岚一跳而起,几步迎上去。

    秦王斜瞄着慢慢站起来的李夏,再看向古六。

    古六脱下身上的白狐斗蓬,露出里面一件玉色长衫,一边团团拱手和众人见礼,一边笑道:“陆将军怎么也背后说人了?说什么呢?我都听到了。”

    “阿夏来了。”陆仪没接他这句话,抬手示意站在最里面的李夏。

    “阿夏长成大姑娘了。”古六往前半步,惊喜的上下打量着李夏,“这丁香色穿得好,阿夏小时候胖嘟嘟,长大些,瘦了,这气度就出来了,不错不错!”古六一脸赞叹,远远围着李夏转了半圈,爱不释眼,毫不掩饰满腔的喜不自胜。

    “瞧你这话说的,瘦了气度就出来了,难道阿夏这气度都是瘦出来的?你这意思,一胖就没了?”秦王哗的合上折扇,一幅挑剔模样。

    “胖了就是就没了,胖是胖的好看,你看看咱们阿夏,多好看,初春迎着朝霞最早绽放的玫瑰花儿一般,要是胖了,好是好看,不是这么好看了。”古六认真解释加分析。

    陆仪失笑,秦王转身示意李夏,“别理他,你坐你的,小古给你送了一箱子九连环?”

    “里面有一多半是王爷替你收的,”古六一边自己找地方坐,一边随口接话道:“还有拙言收的几件,都拢在我那儿了,你现在还玩九连环吗?你怎么能解那么快?我练到现在,还是不如你一半快。”

    秦王低头喝茶,李文岚换到紧挨着古六的椅子上坐下,“我解的也不快,阿夏根本没练过,她一开始就是那么快,阿夏可厉害了,她现在字写得可好了,书念的也好,比我好,总之,阿夏可聪明了。”李文岚语调一路往上飞扬。

    秦王不喝茶了,放下杯子,看看李文岚,又看向重又坐回去,侧头看着李文岚,一脸无奈的李夏,再看看李文岚,笑意渐浓。

    李文岚一说到妹妹聪明这语调,和阿夏看着她六哥时这神态,跟从前一模一样,这股子扑面而来的杭州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