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六八章 想法太多

第二百六八章 想法太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仪被两人这一片全无遮拦的喜悦扑面冲上来,直冲来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小丫头好象和他特别有缘,头一回见面,她趴在他怀里,那份全心全意的依赖和信任,他每次想起来,心里都是一片无比的柔软。

    “阿夏长高了,比你六哥,好象还高了一点。”陆仪仔细打量着李夏。

    “阿娘说女儿家先长,说男娃儿要晚两三年才开始长个儿,我明年就能比妹妹高了,或者是后年。”李文岚努力掂着脚尖,赶紧解释。

    “岚哥儿不光要长的高高大大,还要好好念书,以后你和五哥,要能护得住妹妹才行呢。”陆仪抬手在李文岚肩上按了按,话没说完,又笑起来,“进去说话吧,王爷有几份要紧公文,要赶紧批出来,咱们先到……”

    陆仪话没说完,秦王从二门里踱出来。

    李夏仔细打量着他:披着件墨灰素厚缎面斗蓬,长身直立,阳光照着他头上的金冠,流光闪动,那流光落到那件墨灰斗蓬上,却又黯淡了下去。

    他比她上次见到时,长高了很多,也瘦了些,那时候他和五哥一样,都是明媚阳光下的少年郎,现在,他长大了,已经是大人了,他站在二门里,如同身上那件墨灰斗蓬,掩下流光溢彩,静默而立,这会儿,他微微侧头看着她,只有那眼里的笑意,还是依稀旧模样。

    李夏打量秦王,秦王也在打量着她,迎着她过来,围着她转了半圈,笑起来,“这小丫头怎么瘦成这样了?好象长了点儿个儿,这眼睛还是这么亮,又黑又亮,小丫头,还认识我吗?”

    李夏失笑,一边笑一边曲膝见礼,“王爷好。”

    “我就说,你妹妹比你聪明多了。”秦王一边伸折扇示意李夏别多礼,一边转头和李文山说了句,再看向李文岚,“岚哥儿今年要下场考童子试了?”

    李文岚顿时笑容灿烂,仰头看着秦王,不停的点头。

    “你的诗词文章,陆将军拿给我看了,确实很不错,比你五哥强多了。”秦王用折扇拍了拍李文岚的肩膀,“进去说话吧,阿夏走这边。”秦王示意李夏走到他旁边,一边率先转身往二门进去,一边吩咐陆仪,“去请小六过来,他前天还跟我念叨,说女孩儿小时候最可爱,一到长大了,就这事那事全是小心眼,还说不知道阿夏长大了没有,让他过来看看阿夏,女孩子哪是他说的那样。”

    陆仪从后面瞪着废话一下子多起来的秦王,差点咳出来,闷声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吩咐了承影,再赶紧赶上去。

    李夏一边走,一边侧头看着秦王,瞧他这样子,他好象很高兴。跟五哥一样,一高兴起来就胡说八道。

    “小丫头还跟原来一样,不爱说话。”秦王手里的折扇想伸过来,又缩了回去,这小丫头长大了,不是五六岁时,不避嫌疑的时候了。

    唉,天底下最可恨的事,就是长大。

    “不是不爱说话,是你的话,让人没法说话。”李夏不客气道,她可没打算再象从前那样一声不响,她长大了。

    “嗯?哪句话让你没法说话?女孩子长大了全是小心眼?你不高兴了?这是小古的话,可没说你,再说你跟别的小姑娘不一样,你没长大的时候,已经全是小心眼了。”秦王见李夏接了话,眼里亮光闪过,眉毛都扬起来了。

    “人长大了,当然得长出好多大心眼小心眼,要是光长个儿不长心眼,那成什么了?”李夏看向一脸呆怔,瞪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文山,“五哥你说是吧?”

    “对!对对对!”李文山赶紧点头。

    秦王一折扇拍在李文山肩上,“你听到什么了就对对对,但凡你家阿夏说的全是对的是吧?”

    “那倒不是,王爷说的全是对的。”李文山郑重答了句。

    李文岚咯的笑出了声,“那还是阿夏说的全是对的。”

    秦王一边笑一边摇头,李夏看着李文山,五哥可比从前圆滑了不少。

    陆仪跟在后面,看着脚步轻快起来的秦王,暗暗松了口气,阿夏回到了京城……可是阿夏长大了。

    滴翠阁离二门不算远,李文山一路上心不在焉,跟着众人进了暖阁,接着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四周。

    冬姐儿今天相亲,也不知道相的怎么样,阿夏说冬姐儿从前没嫁人就死了,这一回,不知道冬姐儿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家,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嫁得好,要是不好……

    还是别想这个了,刚才车上,阿夏那话,是说冬姐儿今天相的这家门第儿不够,还是说江家门第儿不够?

    好象是说江家,要是她嫌冬姐儿要相的这家门第儿不够,早就该跟自己说了,让他把这嫌弃告诉大伯娘,那这冬姐儿今天这亲,也就不用相了。

    嗯,肯定是说江家,江家门第儿还不够!要是江家的门第儿都不够,那这京城,还有哪家门第儿够?这王府?这门第儿肯定够了吧?

    虽然自从阿夏这事后,他什么都敢想了,可这秦王府,还有秦王……

    李文山思绪万千,心情澎湃,瞄着探头看着满桌子点心,问阿夏吃不吃这个,吃不吃那个的秦王,越看越觉得夜里那一回,好象看错了,可再看,又觉得现在这个,好象怎么看也象个要看错的……

    一会儿回去,无论如何也得问清楚,阿夏到底嫁给了哪家,这事,他心里一定得先有个数!

    “岚哥儿自己挑,要是没有喜欢的,告诉他们你想吃什么。”秦王先交待了李文岚一句,接着转头看着李夏,“你小时候,捏着块绿豆糕红豆糕什么的,一啃就是半天,半天都啃不完一块,问你,你说你舍不得一口吃完,真的假的?现在还喜欢吃吗?

    那你尝尝这个,栗子粉做的,味道不错。不想吃那个,那就尝尝这个,京城叫马蹄酥,这样子不好看,味道还行,下次让他们改个好看的样子,也不吃?那这个怎么样?这滴酥是宫里今年的新方子,阿娘挺喜欢吃的,味道很清新,你尝尝,这个也不吃?阿夏,你怎么什么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