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六六章 上门拜见

第二百六六章 上门拜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郭胜这个人的履历,你是知道的,他这样的人,别说白天,就是骑在马上,走着路,都能睡一会儿,他可不挑这个那个的,所以,白天睡不着觉这话,是鬼扯,你回头问问书房当值的小厮,这一上午,他肯定多数时候在睡觉,养精蓄锐。”

    “呃!”李文山连连眨着眼,就一句白天睡不着,阿夏就能推出这一堆东西!

    “第二,没地方去。郭胜这么个三教九流里的英雄豪杰,京城这么个热闹地方,他会没地方去?这一句,更是鬼扯,先交待这么两句鬼话,是告诉你,他来找你有急事,但这急事,还不能明说。”

    李文山一脸呆滞,就两句话,就推出他有急事,这急事,还不能明说……那从前,他错过了多少这样不能明说的急事?

    “后一句,让你赶紧去和王爷说一声,是他等你这一上午的原因。这话,今天早上他可一个字没提,回到家一会儿的功夫,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这不是他想起来的,是有人递了话给他。”

    李夏咽回了后面的一句,今天这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五哥能悟,自然想到了递话的人是谁,不能悟,那他不知道最好。

    “那就是……王爷生气了?不至于吧?王爷一向大度。”李文山拍着脑袋,跟阿夏比,他这心里就是一个大直洞,一个心眼没有!

    “唉,”李夏斜着李文山,“五哥,你说说,王爷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噢!”李文山一句话没说完,就明白了,“说到这个,我真是纳闷得很,王爷不喜欢太子,人前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可在王府里,他不怎么藏着,他很不喜欢太子,好几回,都是和太子对着干。”

    李文山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夏,李夏迎着阳光,眼睛微眯,一张脸在阳光下,温和而夺目,这脸上的表情……他实在看不出什么。

    “二皇子和三皇子,他好象也不喜欢,有一回,他说二皇子和三皇子象一对优伶,这么小,就演戏演的不知道自己是谁,本心在哪儿了。四皇子和五皇子,我瞧他很瞧不上的样子,你说这是什么态度?”

    李夏轻轻舒了口气,这就对了,这样,就跟她想的一样了,当初太后拿她当女儿一样教导,大约是把失子之痛,和从前对儿子的希冀和安排,移到了她身上。

    换了自己,这样一个最疼爱的儿子,这样的年纪,对他最稳妥最有利的方法,就是在皇上老而将死时,立一个襁褓中的幼帝,由这位皇叔,摄政天下……

    所以,他不喜欢现在这些皇子,他喜欢的皇子,离出生还远的很呢。

    “郭胜说的第二件事,提醒的很对,我和六哥跟王爷,这份交情不能以常理待之,你带我和六哥去秦王府吧,登门拜见,最好不过。”

    李夏没接李文山的话,却突然说到第二件事,李文山一个怔神又一个怔神,再一个怔神才反应过来,“就这么直接登门了?秦王府还没有……好,咱们现在就走?要不要跟大伯娘说一声?还有阿娘?郭胜呢?要不要去?他跟陆将军,还有王爷,也算旧交。”

    “跟大伯娘,就说六哥跟你闹着要去拜见秦王,说很想念他,顺便把我带上。阿娘正忙着姐姐一会儿相亲的事,忙乱的不行呢,这会儿咱们别打扰她,回来再说一样,郭胜……他不用去。”

    看着李文山站起来,李夏又补了一句,“别忘了打发人先悄悄跟陆仪说一声。”

    “好。”李文山大步出了明萃院,直奔过去寻严夫人。

    今天十六,原本严夫人正该忙着收拾起过年的一切,打点新一年各项差使,可这会儿,她把几件要紧事交待给几个媳妇,自己正坐在议事厅里,心不在焉的抿着茶,想着早上揪着楠姐儿,问出来的那些事儿和那些话。

    听说李文山请见,严夫人一下子坐直了,连声请进,话音没落,又急急的吩咐:“请五爷到旁边花厅说话,蔓青跟过来侍候就行,你们忙你们的。”严夫人边说边站起来,急匆匆直奔旁边的牡丹花厅。

    李文山几乎和严夫人同时进了牡丹花厅,在花厅门口,严夫人吩咐蔓青,“你在门口看着,不许人靠近。”

    进了花厅,还没落座,严夫人就急急问道:“昨天是怎么回事?阿夏?那位江公子?”

    李文山带着几分懊恼的噢了一声,他这直筒子心眼,竟然忘了问阿夏,那位江公子是不是……

    “没什么,不是大事,一会儿回来再仔细跟大伯娘禀报。大伯娘,岚哥儿从回来就跟我说,他很想念王爷,想见一见,正好,我一会儿要去秦王府,想把岚哥儿带上,还有阿夏,您看,要不要备点什么礼物,总不好空着手吧。还有,大伯娘有什么要交待的话没有?”李文山含糊过严夫人的问题,这事得问过阿夏,回来再说。

    严夫人愕然看着李文山,好一会儿,才连连点着头,“是要备份礼物,也不用太重,我是说,这礼物就是讲究个心意,我看,把你们从高邮带来的那些细巧土产,各样挑一些,我这就让人去挑,正好咱们庄子上早上送了两把香椿芽进来,一并带上。山哥儿,晚些你得了空儿,得好好跟大伯娘说说这些事儿。”

    “大伯娘放心,回来我就寻大伯娘仔细禀报。”李文山欠身答应,不敢多耽误,告退出来,让人备了车,叫了李文岚出来,三个人一辆车,直奔秦王府。

    三个大人挤在一辆车上,李文山还是找到机会,冲李夏挤着眼,含糊无比的问道:“大伯娘和阿娘一会儿带冬姐儿去相亲,也不知道相的怎么样,阿夏,你说,啊?会不会?那位,有可能没有?是不是?啊?我妹夫?”

    李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过去,她当时就觉得他那态度不大对,他可真敢想!

    “今天这家门第儿太低,姐姐瞧得上,我还瞧不上呢,你这是看到根青草就当成菜!”李夏狠瞪了一眼李文山。

    李文山啊了一声,呆了片刻,瞪着李夏,“门第儿太低?门第儿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