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六三章 返程

第二百六三章 返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焕噗笑出声,“后来呢?现在还一直做一直做?”

    “没有,后来阿夏跟洪嬷嬷说,吃了糯米糕就肚子疼,洪嬷嬷就不做了,可是连粽子也不让我们吃了。前年舅舅拉肚子,洪嬷嬷吓着了,端午包了好多粽子,只许我和阿夏一天吃一个,一天,一个!”李文岚竖着一根指头,对前年和去年端午,一共只吃了四五个粽子这件事,他怨念很深。

    徐焕哈哈大笑。

    江延世看着李夏,笑个不停,李夏摊着手,“六哥抱怨了快两年了。”

    “今年到舅舅家吃粽子,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你太外婆裹的粽子,比洪嬷嬷做的好吃。”徐焕一边笑一边和李文岚道。

    “喜欢吃什么样的粽子?”江延世看着李夏问道。

    “我喜欢吃甜的,白米粽最好,不喜欢吃肉粽子,你呢?”李夏答了句,又问了句。

    “我喜欢吃肉粽子,白米粽最简单,也最难做。”

    “嗯,粽叶的青香味儿要进到粽子里才好,一口咬开,碧绿色从外到里由深到浅,又好看又好吃。”李夏抿着红枣汤,说的自己都有点儿馋了。

    “让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白米粽最好吃了。”江延世也端起茶,抿了一口,斜眼看向专心听他们说话的李文楠,“七娘子喜欢吃什么粽子?”

    “我?”李文楠措不及防,“我喜欢吃红豆粽,蜜枣粽。阿娘喜欢吃白米粽,阿爹有一回说阿娘是返朴归真。”

    “严夫人是返朴归真,你九妹妹是生而不凡。”江延世和李文楠说话,眼睛却看着李夏,李夏垂眼抿汤,李文楠看看江延世,再看看李夏,想了想,没接话。

    船回去和来时一样快,进到京城,泊到那间茶坊码头时,天色已经微微亮了。

    众人出了茶坊,永宁伯府来接几个人的车子,已经候在门口了。

    李文山和徐焕再次谢了江延世,上了车,回到永宁伯府,严夫人和徐太太等在离二门最近的暖阁里,看着众人下了车,徐太太想问,严夫人轻轻拉住她,“孩子们累坏了,不急在这一时,先让他们好好睡一觉。”

    徐太太急忙点头,众人下了船,在车上晃了这么一会儿,都已经累的困的呵欠连天,东倒西歪,由着丫头婆子连拖带扛回到各自院里,沐浴洗漱好,天色大亮,拉上帘子,倒头就睡。

    年年上元节,以孝治天下的皇上,都要侍候着金太后,赏灯看烟火,与民同乐,直至深夜,秦王自然是要随侍左右,看了烟火,陆仪陪秦王从宫里出来,回到秦王府时,离天亮也不远了。

    刚进了王府二门,承影急步迎上来,一脸笑见了礼,陆仪打量着他,“什么事?”

    “一点小事,还是先跟爷禀报……”

    “说吧。”秦王打断了承影的话。

    “是,”承影飞快的瞄了眼陆仪,“戌正前后,江大公子在南门大街遇到李五爷一行,邀请李五爷到他船上看汴河灯,李五爷等人上了船,直到刚刚,才下船回去永宁伯府。”

    秦王脚步一下子顿住,陆仪皱眉看向承影,承影迎着他的目光,一脸苦相。

    秦王顿住片刻,一边往前走,一边吩咐承影,“仔细说说。”

    “是,先是李六爷对了幅下联,有两个人都要出高价买,争了起来……”

    “出高价买?什么人?真出价还是有人安排的?”陆仪打断承影的话问道。

    “两人都是京城闲散的帮闲,说是受人之托,却不肯说是谁,没得爷示下,没敢多审。”承影忙解释道。

    “问郭胜就行了,他是这一行的祖宗。”秦王声音清冷,“你接着说。”

    “是,围了很多人,江大公子领着今晚巡视之责,过去查看……”

    “哼!”秦王冷哼了一声,承影的话立刻顿住,看向陆仪,陆仪示意他接着说。

    “江大公子说李六爷那幅下联乃无价之宝,还说……”江延世那一番话是对着众人说的,承影将那几句话原样不动的重复了一遍。

    陆仪眉头拧起,“他这话,这不是往上架岚哥儿,这是讥讽。”

    秦王斜了眼陆仪,看着承影,有几分不耐烦,“你接着说!”

    几句话之间,已经进了书房院子,走廊狭窄,承影一边侧着身子斜步往前,一边接着禀报:“后来,江大公子和李五爷说话,外面隔着永宁伯府下人,还有江家下人,小的们就没能听到,没说几句话,江大公子就走了,接着,李五爷他们,就跟着江大公子的小厮枫叶,到了江家那间茶坊,从茶坊码头,上了江大公子那条船。”

    承影抢先几步,打起帘子,让进秦王和陆仪,自己再紧跟进去。

    秦王甩下斗蓬,不耐烦的冲送帕子端热水的内侍挥着手,“出去。”

    众人退尽,承影提着颗心,接着道:“船沿着汴河,先北岸,再南岸,到南水门时,离放烟火还有不到两刻钟,江延世上了船,船出了南水门,再往后,小的们就跟不上了,船回到南水门,在烟火放好后两刻来钟,大约是去看烟火了。”

    秦王斜看着陆仪,陆仪挥手示意承影退下,迎着秦王看起来很是不善的目光,陪笑道:“明儿把李五叫过来问一问,就都知道了。”

    “江延世是冲着谁去的?李文岚?”秦王没答陆仪的话,“一个李文岚,不值得他江大公子这样的大动干戈吧,他是冲着我来的。”

    陆仪默然看着秦王,这一两年,他越来越敏锐,也越来越多疑了。

    “永宁伯府就是个大筛子,到处都是洞。”秦王咬着牙,“不过儿时旧识,她回到京城,我送了几样旧物而已,他想干什么?”

    “也许……天快亮了,我这就叫人去叫李五,问一问就知道了。”陆仪看着几句话间就愤怒起来的秦王,还是赶紧问问清楚最好。

    “连你也这么荒唐了。”秦王这心气不是一般的不顺,连陆仪也发作上了,“李五刚刚回去,你这就急急慌慌的把他叫过来,是要告诉整个京城,我着急了?着慌了?”

    陆仪咽了口口水,低头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