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六一章 闲聊

第二百六一章 闲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高邮城外,也是年年都放烟火,先生带着我和六哥站在城楼上看,也很好看。”李夏语调闲闲。

    “我去过高邮,很多年前了,随祖父回老宅祭祖,路过高邮,祖父带我去拜访他早年在高邮结识的一位老友,没想到老人家早就不在了,祖父哭的很厉害,那时候,我只有七八岁吧,看祖父对着那老人家的墓碑伤心痛哭,觉得奇怪,后来……”

    江延世顿了顿,脸上一片怆然,“我也哭过两回之后,就能明白那份椎心之痛了,世间再无此人,自此再不可见。”

    李夏默然看着他,这两回,有一回是明尚书么,他和明尚书忘年之交,十分莫逆,这句话,是金拙言说的,还是五哥告诉她的?

    “你大哥跟你大伯在任上?最近可有书信递过来?可还好?”江延世突然问了句。

    李夏眼里闪过丝了然,这两回里,有一回必定就是明尚书了。

    “还好,五哥说,大哥的性子最象大伯,大伯最疼他。”李夏含糊答了句。

    江延世微微侧着头,看着李夏,仿佛看到了她眼中那一丝明了,眉毛微挑又轻轻落下,“你五哥也很象你大伯,仁义忠厚,很难得。”

    “嗯,大伯娘说我们李家,是以仁义忠厚传家的,先生说,就是有点儿傻的意思。”李夏抿嘴笑道。

    江延世噗的笑出了声,拧头看向郭胜。

    郭胜没想到李夏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迎着江延世的目光,尴尬的拱着手,却不敢接话,他没领会到姑娘这么说是什么用意,哪敢乱说话?

    “你这位先生,”江延世顿了顿,又回头看了眼郭胜,“有点不一般。”

    “是。”李夏也看了眼郭胜,一脸笑。

    “积善之家有余庆,忠厚是福。”江延世看着看着他的李夏,“能忠厚是大福,李家自李太后起,百家大家,积蕴之厚,令人羡慕。”

    李夏看着他,没接话,李家不是李太后的李家,她心里明白就行了。

    “你在太原府住了五年,横山县三年,高邮三年,现在回到京城,最喜欢哪里?”见李夏没答话,江延世立刻转了话题。

    “太原府不记得了,横山县后衙很小,后面有个小园子,洪嬷嬷种了好多菜,菜上总是生虫子,洪嬷嬷就养了几只鸡,说让鸡吃掉菜上生的虫,后来鸡把虫和菜一起吃光了。”李夏语笑盈盈。

    江延世听的笑起来。

    “高邮县后衙大多了,洪嬷嬷不种菜了,沿墙种了好些竹子,洪嬷嬷说,竹子又好看,又能吃笋,最好不过,不过一直到我们回来,一根笋也没看到。”

    “洪嬷嬷是你的奶嬷嬷?”江延世笑个不停,看着李夏问道。

    “我没有奶嬷嬷,洪嬷嬷原来是太外婆的丫头,跟着阿娘陪嫁过来。”

    江延世轻轻噢了一声,在横山县要种菜,到高邮县时,就不用再种菜了……

    “爱吃笋吗?”江延世笑问道:“京城没有好笋,祖父爱吃笋,却只爱四明山上的笋,我倒觉得杭州一带的笋味道更好。”

    “嗯,我们在横山县的时候,学过一种笋子吃法,用咸肉,配上猪腿肉,再放好多鲜笋,笃上一个时辰,那汤鲜极了,不过,哪儿的笋,我可吃不出来。”

    “明州人也爱这么吃,我家里一到春天,也要吃上几回,不吃这个,好象春天没有过好一样。”江延世笑容温和,话语随意。看的听的李文楠稍稍放松,听着两人的话,却总有一种听明白了,又没听明白的感觉。

    “京城有一家明州馆子,很擅长做竹笋菜,你说的这道汤,他家也炖的极好,除了竹笋,他家烧的黄鱼也很不错,出了正月,我请你过去尝一尝。”江延世看着李夏,最后一句话的尾声里带着丝丝不确定。

    李夏笑着点头,答应的十分干脆,“好。”

    江延世看起来很有几丝意外,李文楠则睁大了眼睛,愕然看着李夏,她要单独跟江公子出去吃饭?这规矩可错大了,阿娘肯定不会答应的……她阿娘肯定不会答应的!

    满船的人,其实都在支着耳朵听李夏和江延世说话,李夏一个好字,落在众人耳朵里,李文山往后靠进椅子里,差点要舒出一口气来,看来他想的没错,李文山一念至此,就想回头看江延世,还没拧头就觉出这样不妥当,干脆转着头,认认真真的四下打量起这只船来。

    李冬听妹妹一个好字干脆无比,顿时急了,看着李文山想递个眼色,可李文山正悠闲自在的欣赏着人家的船舱。

    李文梅脸色微白,看着对面和江延世谈笑风生的李夏,心里一片呆滞中,时不时蹦出几句或是太太的话,或是三嫂的话,太太说她们是一群没规矩的野种,三嫂说,九姐儿不好惹,牙尖嘴利还长了爪子……

    李文岚想的最少,他这会儿正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灯火稀疏的河岸,欣赏苍茫的夜色,这景色,让人心生感慨,他以为,比城中的喧嚣华灯,好看得多得多。江延世要请客那句,他压根没听到。

    徐焕瞪着郭胜,郭胜正全神贯注听着李夏和江延世说话,两个人……特别是姑娘,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含义万千,提到洪嬷嬷,是要说霍老太太?大约还有霍二爷,种竹子?取竹子坚韧不拨之意?那吃笋呢?哪一家明州馆子?是不记得……不可能,那就是故意不说明白了?

    姑娘答应了!

    他就知道姑娘肯定答应!

    得在月底前,找到是哪家明州馆子,这也不难,听江延世这话意,他去的次数不少,他常去的地方,没有找不到的……

    徐焕伸头过去,看着比上回海船上应战杀人时还专注的郭胜,斜着眼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又伸出手,小心的在他面前划拉了下,见他还是毫无反应,忍不住皱起了眉,挪了挪坐正,盯着一脸轻松,正四下欣赏的李文山看了几眼,目光落在语笑嫣然的李夏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