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五八章 很高兴你记得我

第二百五八章 很高兴你记得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冬垂着眼皮,紧张的根本不敢抬眼,听到六妹妹三个字,急忙深曲膝见礼,李文梅更加紧张,忘了松开李冬,李冬也忘了李文梅还紧紧挽着她,李冬曲膝,幸好李文梅紧张之下,紧随身边人这个深刻习惯发生作用,和李冬同时往下曲膝,两人扣在一起,曲膝直起,竟然十分和谐。

    李文楠一反这一晚上的兴奋模样,垂头敛眉,屏气掩声,随着李文山的介绍,用力拉了把李夏,两人一起曲膝见礼。

    江延世那过份的好看,好看到拙拙逼人,他的气势又盛,如冰似火,和他对面而立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受到一股压迫之意。

    那些对他怀着无限仰慕的小娘子们,离的近了,或是迎上他那双锐利到看透一切的漆黑眼眸,这份压迫里总会生出无数的自惭形愧,这份紧张就不用说了。

    每年上元节,他出现在京城某一条大街上时,都会引的人群如潮似水般围观跟随,如同现在,这条街上,他们前后,已经堵满了人,可当他看向靠近某一处,看向某个人时,那里的人却又要轰然退撤,如同溃败的海潮。

    李夏第一次离江延世这么近,仰头仔细看着他。果然象姚贤妃说的那样,江延世那样的,一个长相,就能称作妖孽了。

    江延世迎着李夏的目光看回去,她仔细看他,他也仔细看她。

    “九娘子?阿夏?”江延世走近一步,微微弯腰,更近更仔细的看着李夏,近到李夏能在他幽深的眼眸中,看到自己。“咱们见过面,在长垣码头,我记得你,你和你六哥在一起。”

    刚刚和江延世并立的李文岚正要前一步答话,却被郭胜一把按住。

    “是,在望远阁,公子从楼上下来。”李夏用力握了下李文楠的手,拉住她,不让她往后退。

    “你能记得,我很高兴。”江延世站直,笑容明媚,“猜了不少灯谜儿了?”江延世扫了眼长随手里提着的五花八门的物件儿,回头看了眼李文山等人,”你们都是陪阿夏来猜灯谜儿的?”

    “七妹妹喜欢猜灯谜儿。”李文山拱手笑答。

    “喔。”江延世扫了眼李文楠,“前面就是大相国寺了,六哥儿必定早就准备好了吧?我看,今年的魁首,非六哥儿莫属。”江延世一边说一边扫向郭胜。

    “我的诗不好。”李文岚被江延世夸奖的有点急了。

    李文山张了张嘴,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大相国寺是要去的,诗是准备好了要写的,盼着六哥儿能多得几个铜钱也是真的,郭先生好象有什么安排也是真的……可他真没敢想过魁首的事,可要是说魁首不敢想,这话接着江延世这些话,不象谦虚,倒象是很自大的样子了。

    “我们不去大相国寺,那里的灯笼都是一个样子,不好看,我和七姐姐都不喜欢。”李夏又拉了把李文楠,看着江延世,语笑颜颜,“六姐姐、八姐姐也不喜欢,舅舅和五哥,还有六哥,今天是带我们出来看灯的。”

    “噢?”江延世看向李夏,“那准备去哪儿看灯?咱们京城,要论花灯好看,除了宣德门外,就是汴河两岸了,去汴河看灯?”见李夏点头,江延世笑起来,“正好,我在汴河上有条船,这会儿我正忙着,一时半会用不着,我让人带你们过去,汴河之上,坐船赏灯,最好不过。”

    “岂敢岂敢!”李文山急忙推辞,他,以及永宁伯府,和江延世,和江家,说素无往来都不算过份,可没有这份用船的情份。

    “李兄跟我还要客气吗?”江延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容辩驳的意味,“汴河两岸人更多,你就当我这船是给你弟弟妹妹们用的,阿夏和六哥儿都还小,你这个当哥哥的,要爱惜弟弟妹妹,就这样吧,枫叶,你带李五爷他们过去,跟在船上,小心侍候。”

    离江延世最近的一排小厮中间,出来一个,垂手答应。

    江延世冲还要说话的李文山拱了拱手,“李兄不要再客气,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最厌那些虚假客套。今晚上我领着差使,不敢多耽误,先别过。”

    江延世转身走的干脆利落,李文山一声哎字还没冲出口,下意识的看向李夏,郭胜也看着李夏,目光带着隐隐的紧张和说不上来的兴奋。

    徐焕折扇拍着手,看着看着阿夏的郭胜,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李夏,唉了一声,用胳膊肘捅了捅郭胜,郭胜回头看向他,徐焕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这会儿到处都是人,他这句话可不能让人听到。

    “七姐姐你累不累?”李夏看着李文楠问道。

    “累倒不怎么累,你呢?六姐姐累不累?八姐儿呢?”江延世一走,李文楠几乎立刻就神彩飞扬了。

    李冬和李文梅一起摇头,李冬看着李夏,眼里带着丝丝担忧。

    “不累咱们就不用坐船了。”李夏声调愉快,李文楠脚下一顿,长长的噢了一声,“九妹妹你最小,你累不累?”

    “我有点儿累了。”李夏笑眯眯看着李文楠,李文楠看着她,笑出了声,“九妹妹累了啊!五哥,你说呢?我和九妹妹都听你的。”

    李文山只盯着李夏看她的意思,见她这么说,爽快的一挥手,“累了咱们就坐船,五哥也累了,从午饭后逛到现在,你们竟然说不累,我是累坏了。烦你带我们过去吧。”

    枫叶一直垂手侍立在旁边,低眉垂眼,仿佛没听到李家兄妹你说我笑的商量,听李文山吩咐了,立刻欠身答应,转身往前,侧身前引着众人,往汴河过去。

    徐焕拉着郭胜落到最后,“你怎么也不说句话?这帮孩子,这是……”

    “你怎么不说?”郭胜瞪着徐焕反问道。

    “我看你没说话,永宁伯府跟江家交往还不错?”徐焕对京城几乎一无所知,对永宁伯府,除了太婆说的那些陈年旧事,就是郭胜说给他的那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