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五七章 搅局的江公子

第二百五七章 搅局的江公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年书生松了口气,愉快的拍着折扇,小厮正要把银票子递上去,人群中,一个披着件白狐裘的青年书生,带着几分傲气,越人群而出,“我出两百两。两百两折铜钱,两百两赏诸位喝一杯水酒,另外两百两,是贵店要搭的善事银子。”

    中年书生僵了下,猛转头看向狐裘书生,狐裘书生根本不看他,只瞄着从他身后一溜烟跑上前递银票子的小厮。

    “五百两!”中年书生脸色一沉,折扇啪的拍在手心里。

    “啊?”掌柜只觉得耳朵一花眼前一花,这位东主究竟是哪家?那位一百跳到两百,他这就直接跳到五百两银了?这也太……

    “一千两。”没等掌柜晕过来,狐裘书生轻轻拉了拉斗蓬,轻描淡定的接了句。

    人群中一片吸气声,也不看这两位豪客了,全齐齐盯向那幅刚刚挂上去的下联,这下联,现在值三千两现银,三千两!

    李夏斜了眼郭胜,郭胜迎上她的目光,眼皮微垂。

    李文岚看的嘴巴都要张开了,又赶紧用力抿住,绷着脸,紧张的看着眼看竟价竟出火气的两个人。

    徐焕眉头微蹙,呆了片刻,突然一把揪住郭胜,郭胜一折扇拍在他手上,徐焕立刻收回手,背在身后,严肃着脸,看着眼前的热闹。

    李文山也蹙着眉,看起来很有几分纳闷,这事儿,可蹊跷得很。

    李文楠两只眼睛圆瞪,一下接一下用力往下拉李夏的手,直拉的李夏身子一歪一歪再一歪,“一百两!二百……五百两!阿夏……一千两!天噢!六哥噢!”

    李冬和李文梅看呆了,李文梅大睁着双眼,看起来兴奋惊喜极了,李冬用力想抿住笑,却笑的牙齿都露出来了。

    “五千两!”中年书生紧盯着狐裘书生,咬牙切齿挤出三个字。

    人群中哇噢一声惊叫,掌柜只觉得头晕眼花,这一出手就是一万五千两的不寻常人家,就是京城,也不算太多了,完了,这一场事,怎么着都要得罪一家了,年前祭灶时,他一时晕头,少磕了一个头,他就知道不好……

    “兄台真是太不厚道了。”狐裘书生没再出价,看着中年书生,笑意融融,“明明是无价之宝,兄台却想以五十两银子买下。”

    “兄台这话过了,在下当不起。”中年书生语调冷冷,“这是各凭眼力的事,就算在下只出五两银子,只要不欺不诈,也是公道买卖,倒是兄台,横插一脚,实在有失士林风范。”

    “在下就是看不得有人拿五十两银子买无价之宝,失了士林风范,才不得不出面说几句。”狐裘书生带着几分疲赖,半步不让,“便宜了你,那不如便宜我呢。”

    中年书生看起来懒得理会狐裘书生,只冷着脸示意掌柜,“把这下联拿……”

    “慢着,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六千两!”狐裘书生笑眯眯,冲掌柜竖起一根头,“你听着,不管他出多少银子,我都多加一千两。”

    掌柜一阵眼花缭乱,别的就算了,无价之宝这四个字,他是听的清清楚楚,既然是无价之宝,这一万多两那可就是太便宜了,可这么一幅下联,怎么就无价之宝了?张大说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写的……难道这孩子是太子!

    掌柜这会儿聪明极了。

    现在怎么办?卖……肯定是不卖最好,可不卖……他不敢哪!卖,卖给谁?唉哟喂,灶王爷啊,他知道错了,以后万万不敢再少磕一个灶了啊……

    “这幅下联你好好收着。”江延世不知道从哪儿缓步进来,眼睛看着那幅下联,走到三人中间,仰头又看了一会儿,看着掌柜温声道。

    掌柜已经趴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了,连声答应。

    “你们东主是哪一位?”江延世转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书生问道。

    “在下东主……”中年书生额角全是汗,“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得很。”

    “不值一提……嗯,那就好。”江延世斜着中年书生的目光里,透着戏虐,再转头看向狐裘书生,“你呢?也有位东主?”

    “在下……在下,那个,东主倒没有,在下就是看不惯他欺负这掌柜不识货。”狐裘书生也十分紧张,比中年书生,却又好些。

    “噢~~”江延世长长噢了一声,眼睛微眯又舒开,一脸说不清的笑,“原来你是位打抱不平的侠义之士,那可真是难得。”

    狐裘书生身子顿时矮了下去,“不敢……”

    “既然打抱不平,就该把这下联不凡之处,好好说给诸人听。”江延世斜睨着狐裘书生,看的他身子一路矮下去,才移开目光,环视着一大半都呆看着他,看的直了眼的围观闲人,仿佛刚看到李文岚一行,冲看着他,一脸兴奋雀跃的李文岚招了招手。

    李文岚急忙几步过去,江延世两只手轻轻按在李文岚肩膀上,推着他,环视众人笑道:“这位就是写这下联的李家六爷,六爷虽然只有十三岁,可才华横溢,乃是能独得天下八斗才的上天之宠儿,连中三元是吉利之话,可这位六爷,就是这连中三元之奇才,古往今来,有此大才的,寥如晨星。六爷的墨宝,自然字字都是无价之宝。”

    李文岚被他夸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意,这些话太过了,他浑身不自在。

    “我没有那么好,江公子……”李文岚刚开了口,就被江延世手下用力按了按,声音扬起笑道:“李六爷刚刚进京,诸位今天能一睹李六爷风采,这份福运难得,好了,都散了吧。”

    江延世话音刚落,众长随护卫就客气却极其坚牢的往四处驱散众人。

    江延世既不理会中年书生和那位狐裘书生,由着他们被众长随护卫驱开,也不再理会又趴在地上冲他磕起了头的掌柜,只牵着李文岚,走几步到了李文山等人面前,抬手扶起长揖到底的李文山,转头打量着李冬等人,“这是你妹妹?”

    “是,”李文山微微顿了顿,大方介绍道:“这是我六妹妹,这是八妹妹,这是七妹妹和九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