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五五章 首战告败

第二五五章 首战告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这一群人,以看为主,走的就很慢了,到大相国寺前面,那条到处挂满贴着灯谜儿的各式各样灯笼的南门大街时,南门大街上,已经到处都是猜谜儿的人了。

    李文楠懊恼不已的连连跺着脚,李夏一边笑一边把一头冲出去的李文楠往回拉,“你急什么?现在就被人猜出来的,肯定都是容易的,彩头肯定都不好,就是咱们来早了,也不猜那些容易的,要猜,就猜那最难的。”

    “也是噢!”李文楠顿时悟了,一个转身,看到徐焕,连连招手,“舅舅,舅舅,你快来,要猜谜了,咱们只猜最难猜的!”

    “哪个最难猜?让我看看。”李文岚急忙挤上来。

    “还没看到呢,我让舅舅准备好。”李文楠一幅摩拳擦掌的样子。

    李文岚斜着她那样子,嘀咕了一句,“又不是你猜……”

    李文楠没听到他这句,只管拉着李夏,掂着脚尖,只看着哪只灯笼下绿色多,就往哪儿挤。

    南门大街猜灯谜的规矩,有人猜一次没猜中,就在灯笼下粘一根绿纸条,猜错的人多,就说明这个灯迹儿难猜。

    李文楠看到只粘了足有七八张绿纸条的灯笼,急忙挤上去,“舅舅舅舅,就这个!”

    “让我看看,我先看看。”李文岚赶紧抢在徐焕前头挤上去。

    李文山一脸无语的斜着急的声调都变了的六哥儿,李文梅挽着李冬,站在旁边,笑个不停,郭胜和徐焕站在后面,看着仰头看着灯谜儿的三个人,从三个人,看到那盏灯笼上的灯谜儿。

    李文楠一眼看过,想了一遍,就放弃了,她猜谜儿的本事全家最差。

    李夏微微蹙着眉,这谜儿看着浅显,可想出想去,总是似是而非,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她没见过的东西?

    李文岚兴奋的冲在最前,一眼看完,立刻就觉得自己猜到了,刚要说出来,又觉得不对,再看第二眼,就知道错了,看第三眼,就拧起了眉头,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想过了十几样东西,可件件都好象都有点儿对不上。

    徐焕皱起了眉头,伸手拉住也要凑上去的李文山,和守要店铺门口,看着猜谜儿给彩头的伙计道:“怎么出了这样的灯谜儿?这……”

    “这个灯谜儿我们猜着了,是花牌吧。”没等徐焕说完,郭胜一把拉住他,将他往后拽了半步,截过他的话笑道。

    伙计连连点头,“这位大爷真是高才,这是小号的彩头,谢大爷赏脸。”

    郭胜伸手接过伙计递过来的一匣子宫粉,随手递给个婆子,示意莫名其妙的众人,“好了,这个彩头儿咱们拿到了。走吧。”

    “老郭。”离那盏彩灯几步远,徐焕拉住郭胜,“我得说几句,不该放这样的灯谜儿,你看咱们……”

    “怎么不该?哪,前面那个巷口,看到没有,弯进去,就是花街。这有什么?花街柳巷这样的事,用得着避讳?就算他们……”郭胜先瞄了眼李夏,看示意李文楠等人,接着笑道:“也该知道知道,没什么坏处,至少不会误闯吧。”

    徐焕张了张嘴,驳斥的话已经冲到了嘴边,呆了下,原地一个大转弯,“这话也是,太婆也这么说,该知道的都得知道,避讳是避讳不掉的。”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那个谜底儿是什么花牌?我们家有四季花签,是一样的东西吗?可是最后一句怎么解?怎么会活色生香人间至乐?什么意思?”李文楠最先忍不住,一问一串儿。

    “你说吧。”徐焕迎着李文楠和李文岚四只纯真的眼睛,推了把郭胜,往后一步,退缩了。

    “花街柳巷听说过没有?”郭胜也觉得十分为难,用力咳了一声,板着脸问道。

    李文岚急忙点头,他当然听说过,从前在高邮时,先生还带他从花街上走过一趟。

    郭胜意外的看着不停点头的李文楠,李文楠迎着他惊讶的目光,一脸得意笑容,“在江宁府时,阿娘就告诉过我,秦淮河就是,整条!我都知道。”

    “知道就好,这花牌,就是花街柳巷里,各家用来写各位小姐花名的牌子,做的很精致,是一排排竖在匣子里的,供客人挑选。”郭胜松了口气。

    “那最后一句怎么解?照你这么说,这花牌也是块木牌子啊,为什么就是活色生香人间至乐?”没等郭胜这口气才松到一半,李文楠紧追又问了句。

    郭胜连声咳嗽,一把揪过徐焕,“我……咳……嗓子……嗓子难受,还是你说。”

    李夏脸靠在个子已经长的很高的李文楠肩旁,屏着屏不住的笑,弯着眼睛,看着光吭哧却说不出话的舅舅。

    “这个……这个这个……此事复杂,极其复杂,以后慢慢再说,咦!你们看,那盏灯笼,那绿纸条,得有几百张!”徐焕急中生智,手抬起胡乱一划拉。

    “哪儿呢?”李文楠立刻转身四看,李文岚却侧头斜着徐焕,又看了眼郭胜,嘴巴嘟起,哼了一声,竟然不告诉他,他才不在乎呢,不告诉他,他回去问五哥,还有阿夏,他们两个肯定都知道。

    李冬和李文梅也是一脸莫名其妙,走了几步,李冬悄悄拉了拉李文山,“五哥,刚才那个,好象不是什么好话儿?”

    “嗯,也不能算不是好话,是你们姑娘家不该说的话,也不该听,也不光是姑娘家……总之,刚才那句话,记着别说就是了,听到就当没听到。”李文山和李冬低低说了句,再多,他也说不出来了,他知道的,也有限得很呢。

    李文岚首战告败,再往后就谨慎多了,得看过了一遍,才敢往前抢,一行人专挑绿条多的,也不用徐焕,李文岚一口气猜了十几只灯谜儿,首战失败的挫败感,就被越来越多的得意冲走的差不多了。

    “六哥,这个要对对联了!”李文岚一口气猜中了十几个,李文楠求的这援兵,就从舅舅身上,迅速的转到了六哥身上。看到什么,先叫六哥,而不是舅舅了。

    六哥又漂亮又会猜谜儿,这让她比刚才更加得意几分,一声一声的六哥,叫的分外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