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五四章 亲事们

第二百五四章 亲事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钱夫人明了的点着头,“阿夏是下里镇李家姑娘,就凭这个,这身份儿就足够了,可那一位,这过了年,可十九了。”

    “反正阿夏还小,就是议亲,也早呢。又不是等不起。”严夫人一脸笃定,低声笑道。

    “也是,行了,我这心思,自己打扫干净算了,唉,多好的一个媳妇儿。”钱夫人语调里满是遗憾。“对了,冬姐儿的亲事,年前那几家含含糊糊的,这两天都托人给我递了明确话儿,想要安排相个亲。”

    “这是看着六哥儿声名也起来了,大约还有霍老太太放的那十万陪嫁银的话,这几家就算了,冬姐儿是个老实孩子,得找个忠厚有品格的人家。”

    “我也是这么觉得,冬姐儿那孩子,是真好。”钱夫人感慨。

    严夫人斜着她,“真好你怎么不挑她做媳妇儿?跟你们大哥儿同岁,正正好。”

    “就是脾气太好,这一条不行。”钱夫人十分干脆,摊手笑道。

    严夫人却叹起了气,眉头也皱起了,“我就是愁她这脾气太好,什么亏都肯吃,她也不是没本事,心眼也有,事情也都看的明白,就是太替别人着想,这孩子太懂事了,真是愁死个人。”

    钱夫人轻轻拍了拍严夫人,“这小三房几个孩子的亲事,我看你比操心楠姐儿还费心为难。”

    “可不是比楠姐儿费心为难。”一提到这个,严夫人又是一肚皮苦水往上翻,“这话也就能跟嫂子说说。你看看我们府上,小三房这四个孩子,有三个尖儿,另一个差点,那也比二房那一堆加一起强,李家这第三代,全看着人家小三房。

    可我们府里那点破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小三房独门独户在外面过到现在,又是那样走的,跟满府上下哪一个有情有恩、有亲有故?

    为了把小三房的心拉回来,我们老爷心都掏出来了。

    可从老五回来到现在,你也看到了,那一对老的,就是想方设法挫磨人家,这三四年,一个好脸子都没给过五哥儿。

    二房紧跟着老祖宗,就那么点儿心眼,还成天要给五哥儿和小三房使绊子,哪怕能刺人家半句一个字,都能让她乐半天。

    老大媳妇……不提了,她使绊子坑人家,人家没跟她计较,她倒是到现在气都没顺,我说了多少回,就是说不到她心里去,你说当年我这眼是怎么看的?怎么没看到这是个听不进人言的犟货?

    老二媳妇好点,好歹没给我得罪人,这一大家子,不把我往下扒拉,不替我得罪人的,也就松哥儿夫妻,还有楠姐儿。

    你说说,我除了掏心掏肺的示好,还能怎么办?以前老爷还能照应照应小三房,我能轻松点儿,现在,一来离得远,二来……”

    严夫人的话顿住,犹豫了下,声音放到最低,“这话是多问的,你要是知道,肯定立时就告诉我了,我们老爷下一任?”

    “这个你大哥真没什么信儿,昨天还说,出了十五,他得找机会问问苏尚书,怎么?你这儿有信了?”钱夫人惊讶道。

    “嗯,得了几天了,说是秦凤路,转帅司,山哥儿看我发愁,悄悄儿跟我说的,让我宽心。”严夫人声音压到了最低。

    “那算是升了!”钱夫人脸上喜色隐隐。

    “我总觉得,老爷能得这个,有山哥儿的脸面,说不定还有六哥儿的。唉,你说,我不掏心掏肺,还能怎么办?自家没养出个好儿子……”严夫人一阵心酸,用帕子用力按了按眼有,“说句难听话,人家让你操心,那就是情份了。”

    “唉!”钱夫人跟着长长叹了口气,眼圈也要红,急忙站起来,给严夫人倒了碗汤递给她,岔开了话,“冬姐儿这亲事,有点儿难,一般点儿的人家,委不委屈冬姐儿不提,就怕往后差那三个太远,也不好,好的人家吧,冬姐儿那脾气,就怕她撑不下来,受了委屈,更不好。”

    “嗯,不就是这样,长子宗妇我一概没应。要说起来,最好父母明理,疼孩子,能撑得起家,长兄能干,嫂子明白大度,这人呢,也不能差了,往后五哥儿六哥儿要能提携的起来才行,这人品一定要好,一定要明白,知道冬姐儿的好,要对冬姐儿好,还要管得住自己,唉,京城就这么大。”严夫人一说到这事,更加头痛,“算了不说了,反正从十七那天起,我就开始安排相亲了,十七排了一家,十八排了两家,先排好三家了。”

    “姻缘天注定,别多愁,楠姐儿的亲事,你上次说的古家,怎么样?这事还早,古家那那位六少爷还没听说议亲呢,不过,这样的人家,等咱们听说议亲的时候,多半已经定下来了,你可得多留心。”钱夫人再岔开话。

    一听钱夫人说到这个,严夫人顿时笑颜顿开,“正要跟嫂子说这事,差点混忘了。古家我是不想了。前儿唐尚书府上年酒,随夫人拉着我说玩笑话儿,说我们娶走了她们家好姑娘,要陪一个好姑娘给她们家才行,又问我贤哥儿好不好。”

    “你应下了?”钱夫人上身前倾,屏气问道。

    “当然应下了,”严夫人嫌弃的白了钱夫人一眼,“打着灯笼也难找,我还能不应下?唐家可不比古家差,这不说,贤哥儿他娘,可就是古家姑娘,和贤哥儿结了亲,也就是和古家结了亲。古氏那个人,我跟她又合得来,人品见识,你也知道的,我觉得比我强。随夫人和唐尚书就更不用说了,满天下没人说不好。这亲事,我不赶紧应下,那不是失心疯了?”严夫人斜着钱夫人,哼了一声。

    钱夫人想了想,咯的笑出了声,“真是大喜事,我就说,楠姐儿这福气是没话说,好了,你这最大的心事了了。”

    “可不是,等楠姐儿这亲事落定了,往后的烦恼都有限,再怎么烦,也不扯心牵肉的了。”严夫人舒心的吐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