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五三章 加料

第二百五三章 加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钱夫人吓了一跳,“还有这种?官府呢?不管?”

    “怎么管?官府来了,他能说他是讹诈?他是出了名的不要命,谁肯出头做这个证人?唉,地方上,可不比咱们京城,就是京城,这样的泼皮也多的是,只是不敢惹到咱们头上就是了。”严夫人感叹了一句。

    钱夫人跟着叹气,“可不是,你接着说,然后呢?给银子了?”

    “说是头一回给了五十两,走了,隔没几天,又来了,这一回,霍老太太出来了,跟那滚地龙说,银子没有,要命一条,他不怕死,她比他还不怕死呢。

    滚地龙说不给银子就是不走,往门槛上一躺,霍老太太就让人把他叉出去,那滚地龙就开始撒泼大骂,拍着胸口,说霍老太太要是有种,就杀了他,她敢杀他,他就服她。

    没想到霍老太太真拿了把刀,一刀捅在滚地龙肚子上。”

    “啊?”钱夫人眼睛瞪的溜圆,手一软,帕子掉地上了。

    “后头,秦先生没细说,看样子,霍老太太捅这一刀之前,早就有准备了的,找了当地访行的一个什么先生,官府来了人,就站出来几个人,说亲眼目睹,要当证人,几个人都说是滚地龙自己捅的。

    这滚地龙讹诈,一向是拍自己一脸血这种,以往也往自己大腿上捅过刀子,霍老太太大约也打点过官府,这这样,这滚地龙就算是死在了自己手里。”

    钱夫人听的脸都青了,这是杀人!

    “我就把这件事,让人透给了我们老祖宗。”严夫人愉快的抖着帕子。

    钱夫人连抽了几口凉气,抬起手,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别说你们老祖宗,连我也吓着了,这是说杀人就杀人哪!这也太……这老太太太可怕了!”

    严夫人斜了她嫂子一眼,下巴似有似无的抬了抬,很有几分傲然,这算什么,那老太太那个侄儿……说不定她自己也当过海盗呢!

    “这样的老太太,别说你们老祖宗,换了我,我也不敢惹。”钱夫人拍完胸口,又喝了半杯茶,才缓过口气,“怪不得你们家老祖宗吓病了。”

    “这几年,我一直劝她,法子想尽,好话说尽,她油盐不进,现在,被人家指到脸上一顿臭骂,她就好了,你说说,这是何苦?”严夫人连声叹气,这一两年,这位老祖宗,是让她伤透了心了,也让她难堪透了。

    “说起来,那天,你家阿夏,先是珍珠串儿,后头又那些话,瞧着可是成心去挑事儿去的。”钱夫人和严夫人对坐感叹了一会儿,转到了李夏身上。

    “这孩子,”听钱夫人提到阿夏,严夫人挪了挪坐直了,看着钱夫人,“这孩子才真是不简单。我头一回见她,她才五岁,那时候,就觉得这孩子真是太可人疼了,她才五岁,我就没多想,现在再想想,她那时候,不见得就没使心眼,六哥儿是真天真,她可不一定,可她才五岁!这事我是不敢多想。”

    “她五哥交待的?可她五哥不交待六哥儿,倒交待她?”钱夫人听严夫人说过她头一回见阿夏和岚哥儿的事。

    “她五哥最多交待一句,要好好跟大伯娘说话,别的,怎么交待?这事不能多提,他们李家……不提了。就算她小孩子懂事吧。

    前儿个,她从她太外婆那里拿了那两匣子珠宝回来,回到我们府上,没回明萃院,先去寻七姐儿,又让七姐儿请了八姐儿过去,和她俩一起,三个人一起挑,我问了楠姐儿,楠姐儿那傻孩子说,她就觉得那两匣子珠宝是她和八姐儿、九姐儿的,没觉得人家的东西不能动。

    你看看,楠姐儿虽说傻,可也没傻到分不清人家自家,她这气度不说了,能让楠姐儿觉得那些东西就是自己的,这要是心地,这心地太难得,要是功夫……你有这功夫没有?”

    严夫人一边说一边感叹不已,“后头串不串珠串的,我那时候忙的一个头两个大,没在意,现在想想,这丫头只怕那时候就打上了主意,那珠串就是初七那天用的,你看看这孩子,这心眼多的,偏偏又不讨人嫌。”

    “把你家阿夏给我们家吧。”钱夫人看着严夫人,笑眯眯突然说了一句。

    “嗯?二哥儿?”严夫人一个怔神。

    “阿夏那丫头,可二哥儿不行,可惜她了,我想定给大哥儿。”钱夫人一脸认真。

    严夫人失笑,“阿夏今年才十一,你家大哥儿都十九了!这差的也太多了。”

    “不多,先订了亲,我们多等几年就是了。”

    “你不是说阿夏是个难缠的?不好惹?”严夫人看着一脸认真的钱夫人,失笑出声。

    “我娶回来当闺女疼的,又不拿捏欺负人家,怕什么难缠不好惹?再说,阿夏懂事的很呢。我是认真跟你说这事,前儿跟你大哥也提过这事,你大哥说只怕人家不肯。”钱夫人答的很快。

    严夫人敛了脸上的笑容,瞄了眼灯棚里侍候的丫头婆子,钱夫人会意,忙挥手屏退众人,挪了挪,靠近严夫人。

    “这话,我跟我们老爷都没说过,也是你今天提到了这事,这话就不能不说了。”严夫人声音压的极低,“你知道,阿夏和岚哥儿在杭州时,跟王爷,还有金世子他们,常来常往。年前阿夏回来,刚到家,古家六哥儿就送了好些东西,倒还好,阿夏一箱子,岚哥儿一箱子。王爷让五哥儿带了几匣子宫里出来的果汁儿糖,只给了阿夏一个人。”

    钱夫人皱起了眉头。

    “王爷就让五哥儿带了这一回,可从隔天起,阮夫人就打发人,隔上一天,就送两匣子糖过来,一模一样的果汁儿糖,还捎了话,说糖吃多了不好,让阿夏一天吃多少多少,就这个数,不许多吃。”

    “阮夫人又不认识阿夏。你们两家之前可没来往!哪能这么亲近了?”钱夫人脱口道。

    “这话就不能多说了,我跟你说,那位一天没定下亲事……”严夫人看着钱夫人,没再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