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四五章 挑出事儿了

第二百四五章 挑出事儿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冬姐儿本来就抢手的不得了,这会儿老太太又放了这样的话,冬姐儿,过,到舅母这里来,我跟你们说,冬姐儿和阿夏两个,阿夏是个人见人爱的鬼灵精,我不疼她了,我只疼咱们冬姐儿,咱们冬姐儿实在是太懂事了,又能干,前几年她阿娘病着,里里外外,冬姐儿照应的妥妥当当,那时候她才十四五岁,这孩子这样柔婉的脾气,又这样能干,实在是难得。”

    钱夫人招手叫过冬姐儿,和旁边几位老夫人、夫人,长篇大论的夸奖起冬姐儿,努尽全力,要把这话题甩开,再往下说,就得打起来了。

    再说,冬姐儿的这亲事,还没着落呢,趁着霍老太太放的这话,赶紧再往下推一推。

    李夏轻轻拉了拉霍老太太,俯到她耳边,低低说着话,霍老太太凝神听着,脸色渐渐沉下来。

    李文楠姐妹三个,今天都是领着差事儿的,在花厅坐了一会儿,外面就有小丫头悄悄招手找她们请示下,李文楠不敢多耽误,拉了李冬和李夏,辞了诸位长辈出去了。

    霍老太太带着丝笑,看着徐太太吩咐道:“我这儿不用你侍候,你去你大嫂那边看看,就算帮不上什么忙,给你大嫂沏杯茶也是好的,你大嫂不容易。”

    徐太太很有几分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答应一声,出来往前面议事厅过去。

    霍老太太打发走徐太太,听着钱夫人和乔夫人感慨,冬姐儿这么好的孩子,不知道便宜了哪家,赶着话空儿笑道:“唉,说起来伤心,舅太太,你知道刚才阿夏跟我说了什么话儿?”

    钱夫人的心顿时往上提起,看这话头,只怕没什么好事,阿夏这丫头……

    “阿夏求我,”霍老太太不用钱夫人搭腔问话,声调感慨万千,声音一路往上高扬,“求我说,别让姐姐嫁人,也别让她嫁人,她要留在家里,说要侍候我一辈子,再侍候她阿娘一辈子。”

    “这孩子,真是,这孩子……”钱夫人心里那股子不祥更浓,瞄着撇着嘴斜着霍老太太的姚老夫人,眨着眼,看着一脸坚决要说下去神情的霍老太太,只好不停的干笑着,一句接一句的这孩子真是……

    随夫人和宁夫人放下杯子,互相看了眼,笑着不准备说话了,从进门头一眼,霍老太太看着就不象是个省事的,姚老夫人当年也算挺精明一个人,这些年,养尊处优的太厉害?连这个也看不出来了?

    瞧霍老太太这架势,只怕是要大发作了。

    花厅里的热闹声音落的几乎没有了,满花厅的人,都提着心支着耳朵,带着各式各样的兴奋,屏气等着霍老太太的下文。

    “老夫人,”霍老太太一个掉头,这话就冲着姚老夫人去了,“今儿个我就仗着长辈这两个字,好好教导你几句。”

    姚老夫人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羞恼交加,一张脸顿时紫涨起来,这霍氏,竟敢教训上她了!一个不下蛋的继室!竟敢教训她!

    “唉,”霍老太太先一声充满忧伤的长叹,“你这份怒气怨气,我知道,我也是经历过的。也不瞒大家说,我是个没福的,生不出孩子,嫁进徐家前,还嫁过一回,什么都好,可我偏偏不能生育,唉,当时两家家里,都劝我,买个人回来,生了孩子,去母留子,一切就都妥当了,可我这个人,偏偏就是容不下,就和离了。”

    没等姚老夫人竖眉发火,霍老太太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

    姚老夫人一边听,一边一脸鄙夷的斜着霍老太太,连声冷哼。

    “后头嫁进徐家,也是事先说明白了的,我这个人心眼窄,容不下通房小妾这样的事,就算我不能生孩子,我也容不下,我就是这样的脾气。老夫人是高门出身,跟我一样,一把好脾气,听说这李家,当年全靠了老夫人的嫁妆,才支撑过了难关,就这样,老夫人竟然没能管住你那男人?”

    霍老太太最后一句突转的话风,不光姚老夫人怔了,满花厅的老夫人、夫人们,也都怔的呆头鹅一般。

    “管不住就管不住了,这不是错,只能说咱们命苦,可这事,你得分清楚谁是谁非,头一条,先得想想咱们自己,没那个本事,就别生那样的心,管不住男人,就别想着让男人一辈子只守你一个,除了你万事不敢想,是这个理儿吧?人贵在自知!

    第二条,你男人宠美人儿也好,生一堆庶子庶女也好,这是那美人儿和那些孩子的错?这是你男人的事!

    你瞧瞧你,自己没本事不承认,自己男人不敢说一个字不好,偏还气性大,这股子恶气净挑最没本事最可怜的孩子发作,我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你连你男人的通房都不敢得罪吧?你只敢磋磨孩子,那孩子一来小,二来头上顶着个孝字,好欺负是吧?

    你瞧瞧你,龌龊到这份上,你怎么有脸人前人后人模人样的摆老祖宗的谱?”

    满花厅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呆滞的看着霍老太太。钱夫人眼睛眨的眼皮都酸了,这事儿……算了,她没办法了,姚老太这也算是自找的……

    “阿夏她爹娘,这俩可怜孩子,还算聪明,知道躲出去,这一躲出去。就是十几二十年,现在山哥儿大了,他总得回来考试吧?不能不回来吧?

    这一回来,唉,没想到你这把年纪了,光长年纪不长德行,这份见不得人的阴毒龌龊,倒是更胜从前了是吧?

    从阿夏她一家回到这府里头一天起,你就开始折磨我那小孙女儿,我那小孙女儿自小儿身子骨就弱,你当初挑她做这三儿媳妇,也是看中了她身子骨弱是不是?

    你明知道,也知道她晕船晕的一路过来瘦了四五斤,头一天,我那小孙女儿刚到这府里,人还晕的站不稳呢,你就让她在你身边立规矩,从天黑站到天黑。

    你说你还是个人吧?这人,怎么能这么狠毒?你这胸口里,长的是人心吗?”

    霍老太太越说越气,上身挺直往前欺,口水喷了姚老夫人一脸又一脸,手指一下一下,重重点在姚老夫人脸上,直点的姚老夫人上身往后仰的不能再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