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四四章 展财

第二百四四章 展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楠收紧荷包绳子,想嘟嘴又扁回去,看着霍老太太,用夸张的口形无声道:“我回去看!”

    霍老太太看也不看姚老夫人,只看着李文楠,一边笑一边点头,

    那边,钱夫人已经拉着李夏李冬见过,给了见面礼,正要站起来带两人见过满花厅的诸老夫人、夫人,一眼瞄着端坐看着她们的李文楠,又坐了回去,指着李文楠笑道:“楠姐儿,你阿娘不在,你带你六姐和九妹妹认认人去。”

    “好!”李文楠愉快的答应一声,将荷包顺手塞给丫头,带着李冬和李夏,从随夫人起,一一拜见。

    宁夫人下首,就是陆仪夫人阮氏,李夏仔细打量着阮氏,跟陆仪比起来,阮氏的长相就有些普通了,不过阮氏身上那股子如水一般的温柔,让人看了就生出一般安宁的暖意,这是个让人暖心舒适的人,和陆仪一样。

    “六姐姐你看!”李夏目光闪闪,拉了拉有些紧张的姐姐李冬,“咱们一直说,陆将军那样的,天下哪有人配得上,竟然真有人配得上,七姐姐就是不说,我也能认出来你是陆将军夫人!陆将军真有福气。”

    阮夫人被李夏这几句盛赞夸的竟有几分脸红,失笑道:“我常听将军说起阿夏,说是你是个……”鬼灵精这三个字,阮夫人没好意思说出口,含糊笑道:“……阿夏真是太可人疼了。”

    钱夫人忍不住瞄了眼霍老太太,照这夸人的法子看,这一对儿,倒象是嫡嫡亲亲的祖孙,一脉相承。

    李文楠带着李冬和李夏,在花厅里转了一圈,和各家老夫人、夫人,老太太、太太都见了礼,丫头捧了一堆见面礼退下。李文楠和李冬、李夏被钱夫人招手叫过去,李文楠挨着姚老夫人坐下,李夏先一步挤到霍老太太身边坐下,李冬坐在钱夫人身边说话。

    “太外婆,你看看这个。”李夏挤到霍老太太身边,将手腕举到霍老太太面前。

    “真是好看。”霍老太太看着李夏手腕上那串几乎完美的珍珠手串,笑的眼睛都要眯起来了,“这大过年的,到哪儿找的人给你串这个?”

    “五哥找的,太外婆,五哥抱怨我了,说比平时多出了四五倍的银子,阿娘也管教过我了,太外婆不许再教训我。”李夏晃着手腕,笑语盈盈。

    “我也有!”李文楠捋起衣袖,将胳膊伸过来,“八妹妹也有,阿夏给玉姐儿也串了一串,玉姐儿胖胳膊小手,胳膊一垂,珠串就掉地上了,好玩极了。二嫂说这么贵重的珠子,摔坏了怎么办?不让玉姐儿戴了,玉姐儿还哭了呢。”

    李文楠连说带笑,语若连珠,引得一圈人都往这边看过来。

    “我瞧瞧这珠子,楠姐儿这串金色珠子可难得的很!”钱夫人接过楠姐儿那串珍珠手串,迎着光高举起来,仔细看了看,递给了随夫人,“你看看,这样的珠子,拿来串手串儿……阿夏哪儿来的珠子?”

    “是太外婆给我的,太外婆给了我这么大一匣子,还有好多呢,还有这么大一匣子宝石,我喜欢蓝宝,七姐姐喜欢红宝,八姐姐说她喜欢猫眼石,我和七姐姐商量好了,等出了年,我们就去玉珍阁做各种各样的东西!”李夏笑颜如花。

    “六姐姐也有两匣子,让我挑,我没要,我们先把阿夏那两匣子糟蹋完了再说,这是阿娘说的,说我们拿这个串珠串是糟蹋好东西。”李文楠咯咯笑个不停。

    姚老夫人一张脸黑成锅底。

    兵部尚书江周夫人宁氏惊讶无比的打量着霍老太太,紧挨宁夫人坐着的江三奶奶阿娘宗太太没忍住,“这一大匣子怎么给了孩子……”

    “不值什么。”霍老太太笑的云淡风清,“我们明州,但凡过得去的人家,都不少这些东西。”

    “既然不少这些东西,老三媳妇嫁过来时,那嫁妆可一般得很。”姚老夫人语气极其不善的紧接了一句。

    “阿夏她阿娘这门亲事,我们徐家高攀的厉害。”霍老太太神情自若,斜了姚老夫人一眼,语笑盈盈,“当时议亲议的急,六礼都没过全,这事,老夫人必定都记得,迎亲那天,连热闹都没怎么热闹,一顶小轿抬过来,要不是有婚书……唉,不提了。

    我当时想得多,这嫁妆上,就没敢多铺张,只照着你们府上来往的礼数置办了那些,我是想着,一来,安份守已不张扬,也许能让阿夏她阿娘这日子好过些,你们也知道,毕竟和大老爷二老爷不一样:二来,就算没写到嫁妆里,没抬进永宁伯府,那银子,该是她的,还是她的,这日子长着呢。你们说是不是?”

    霍老太太看着钱夫人和随夫人等人,钱夫人脸上的笑容都快撑不住了,正要岔开这个令人无比尴尬的话题,霍老太太看着她又笑道:“亲家既然怪罪了,也是我的错,今儿个,当着舅太太的面,这话我先说在这里,往后冬姐儿和阿夏出嫁,这十里红妆,都由我这个太外婆准备,多了不敢说,一人十万八万银子,总还是有的。”

    姚老夫人黑着脸,怒目霍老太太,却想不好说什么,要是在家里,这个时候,她就大发脾气了,可这会儿,这脾气发不了。

    钱夫人瞄了姚老夫人一眼,和霍老太太笑道:“十万八万还不多?老太太可真是财大气粗。明州人家拿银子不当银子,前头有江家,这眼前,我就看到老太太了。”

    “跟江家可不能比,那是贵极了的人家,多少银子都敢摆出来,我们这样小家小户的人家,可不敢张扬。”霍老太太哈哈笑道。

    钱夫人听的心里一紧,是不敢张扬,可不是比江家银子少,这老太太,到底有多少银子?敢放这样的大话?

    姚老夫人冷笑一声,嘴角往下扯了扯,端起杯子喝茶。

    满花厅的人,早就没了三三两两说私房话的心情,个个支着耳朵,听着看着姚老夫人和霍老太太这一对亲家的明斗暗争,这李家,出了人才,这八卦么,也跟上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