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三九章 各有进退

第二百三九章 各有进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和徐焕也去了?”苏尚书眉头微蹙,“仔细说说这两个人。”

    “郭胜极不简单,有豪侠气,不拘一格,学问极好。徐焕通透机敏,豁达风趣,颇有才气,只是,略有些落拓,不象个仕途顺利的,他和郭胜十分默契。”苏烨几句话介绍的十分简单。

    “柏帅极其欣赏这位郭胜,听说他进京,特意写了信给我,嘱我能照应时多多照应。”苏尚书声调颇为感慨。

    苏烨沏茶的手微滞,抬头看了眼父亲,这事,父亲没跟他说过。

    “李六呢?真有考过秋闱的学问才气?”苏尚书看到了儿子那一眼,却没理会,接着问道。

    “嗯。”苏烨沏好了一壶茶,给父亲倒了半杯,“李文山天真烂漫,心有旁骛,于学问文章一道极有天赋,再过几年,诗词文章一道,儿子就比不过他了。”

    苏尚书微微动容,“人品呢?”

    “俊美不亚于江延世,天生风雅,又心无杂念,单就才子一道论,之后十几年内,很难有人能出其右。”苏烨端起杯子,垂眼喝茶。

    “你我是没办法,从你姑姑入宫那天起,苏家,就没法心无杂念。他今年真要下场?”苏尚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问道。

    “嗯,李文山自己也很有几分要强之意,他舅舅十四岁考出了案首,江延世拿案首解元挤兑,成与不成,与太子,都只有好处。”苏烨提到江延世,眉头微微蹙起,露出几分厌恶之意。

    “童试秋闱,都在唐承益手里,唐家和李家结了姻亲。”苏尚书凝神细想。

    “阿爹,唐尚书不避亲仇的名声,早就如铁似钢,结不结姻亲,都没什么大碍,唐尚书这名声……就是人品,也无可挑剔。”苏烨看着父亲,低低提醒道。

    “嗯,这事得妥当安排。”苏尚书眉头拧起。

    “阿爹,那边……柏帅的事,两家都心知肚明,我们?”苏烨看着父亲。

    苏尚书迎着他的目光,轻轻叹了口气,“你以为你阿爹没试探过?我一知道柏帅的事,就寻陆将军说过话,那边,滴水不漏。柏家跟咱们,这姻亲,就是你和你媳妇,这事,咱们心里明明白白,柏家心里明明白白,咱们就是占了别人不明白的便宜,可那边,也是明明白白,柏家是柏家,咱们是咱们,他们是他们……”

    苏尚书的话顿住,脸色微青,“柏家,若有倾向,也是往那边,不是咱们,唉,和柏家结亲,这件事,明面上是咱们占了便宜,可实际上,是那边占尽了便宜。”

    “阿爹。我……”苏烨看着父亲,神情愧疚,他们苏家子嗣单薄,每一份姻亲,都极其要紧。

    “你和柏氏夫妻和美,这是最要紧的,这门亲事,也是你阿娘的意思,咱们苏家,再怎么,也不至于把子子孙孙都押进去,你已经够辛苦了,这日子,总要有点儿可期可盼,可停可歇的地方。”苏尚书轻轻拍了拍儿子的手,声音温和。

    苏烨眼眶一热,低低咽了一声,低头沏茶。

    ……………………

    江延世和徐二公子一起出来,上了马,各自回府换了衣服,直奔宫门。

    太子程峄刚从江娘娘处请了安回来,召进两人,小内侍上了茶,垂手退出,程峄站到窗前,伸手推开窗户,迎着扑面而来的寒冷气息,深吸了几口气,这才示意江延世,“说说吧。”

    “看到郭胜和徐焕了。”江延世的话和人一样,简单明了带着几分冷淡之意,“年前我在长垣码头接烟火,偶遇的那次,就是郭胜,当时留意到他,是因为他带着两个粉妆玉砌、十分显眼的小孩子,那两个孩子,大的是永宁伯李家六郎李文山,小的,是九娘子李夏。”

    江延世顿了顿,眉头微蹙,看着太子,“当时,三个人中间,最令人瞩目的,是那位九娘子,十岁左右,一双眼睛犀利明亮,看眼睛,完全不象是十来岁的孩子,那双眼睛……我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当时就没留意,就看到了一双眼睛。”

    徐二公公轻轻咦了一声,这样一双眼睛,是什么样的眼睛?得找机会看一看。

    太子也十分惊讶,“李家庶出这一房,四个孩子,岂不是个个出类拔萃?”

    “没看到那位大女儿,大约也不差。李学明人品才具都……提不起,徐氏几乎是悄然无声,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现在看徐焕,和那个霍氏,这个徐氏,只怕不简单。”江延世声音里透着丝丝若有若无的感慨。

    “一个好媳妇,三代好子孙,老话不会错。”徐二公子忙接了一句。

    太子嗯了一声,示意江延世,“你接着说。”

    “是,李文山人品才华不亚于苏烨,又有个才子舅舅,背后还站着郭胜这位先生,那边想立起他压过苏烨,我觉得可行。”江延世看着太子,“我今天特意提了徐焕的案首和解元,可进可退,只看太子的意思。”

    “你先说说。”太子拧眉想了想,示意江延世和徐二公子。

    徐二公子看向江延世,江延世看着太子,“我的意思,咱们帮他树起来。咱们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皇上……健康得很,咱们得照长久打算,十年二十年这么长久来看,这样的话,树起来更好,最好老五也立起来,纷争之局,太子只要站稳半君之位,就立于不败之地。不怕乱,最怕一家独大。”

    “我也是这么想。”徐二公子连连点头。

    太子想了想,嗯了一声,“不要交到郑志远手里,郑家,古家,金家,彼此牵涉太久太深,你来操办吧。”

    江延世干脆的答应了,太子看着他,迟疑了片刻问道:“你的亲事,家里看中了哪家没有?今天阿娘还说起这事。”

    “还没有,我想晚一晚,家世要好,人,我也想着,至少能看的过眼。”江延世眼皮微垂。

    “你这个看得过眼,不是要长相跟你差不多吧?那可就……”徐二公子的话没说完,迎着江延世狠狠瞪过来的目光,赶紧打着哈哈,“要合眼缘,这是正理。缘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