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三四章 胜出不容易

第二百三四章 胜出不容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小事,用不着特特说一声。”李夏喝着茶,这果汁儿糖吃多容易腻。

    “也是。为什么把舅舅也请上了?”李文山又捏了粒糖扔嘴里,这糖果然好吃。

    “请上舅舅……”李夏眼皮微垂,“苏大公子你也见过,人品才华心计家世,样样出色,古六有他的家世人品,没有他的心计才华,六哥有他的人品才华,没有他的心计家世,舅舅……有钱,郭胜心计胜过他,加在一起,才能和他差不多。”

    李文山不停的眨着眼,还能这么做?这算不算以众欺寡?车轮战?

    “舅舅……不是,是太外婆,到底多有钱?”李文山想着一件事,问的却是另一件事。

    “多到……你随便用。”李夏想着从前看过的那本册子,霍二当家一手做海盗,一手做生意,这样的人才,当时她红笔勾下时,都有些不忍。

    “再多也是太外婆的,咱们哪能随便用?”李文山随口接了句。

    李夏看着他,只笑没接这话,“你去找郭先生吧,跟他商量商量初五文会的事,还有,五哥要留心拘着些郭胜,他是在坑蒙拐骗中长大的,留心别让他使出过于不上台面的手段,丢人现眼。”

    李文山听的有几分怔神,阿夏这话里,对郭先生可是半分尊重也没有……

    ……………………

    徐焕回去没多大会儿,就又进了郭胜那间小院,木瓜跟在后面,提着个食盒,后面跟了四五个伙计,抱着酒坛子,拎着四五个大提盒。

    郭胜从厢房出来,吩咐富贵摆开张大桌子,放上提盒,挑了四五样可口的下酒菜,在廊下摆了张小桌,吩咐富贵拎了只炭炉过来,和徐焕对座,烤着花生瓜子喝酒说话。

    李文山进来时,两人刚刚坐稳喝了一两杯酒。

    “五哥儿来了,快坐。”徐焕跟在郭胜后面站起来,郭胜又拿了只小竹椅子过来,挪了挪,围着炉子放好,给李文山倒了杯茶。

    “五爷这个年纪,没事还不能喝酒。”郭胜将茶推给李文山,解释了一句。

    李文山笑着点头,接过茶谢了,伸头看了看围在炉子一圈的花生瓜子,徐焕忙示意他,“你吃这个,这个烤的正好,你尝尝,花生就是这么吃最好,一绝。”

    李文山拿起徐焕示意的花生,烫的两只手来回换着扔了一会儿,剥开吃了,连连点头,“好吃,怪不得六哥儿说舅舅最会吃。”

    “六哥儿过奖了。”徐焕笑起来。

    三个人两个喝酒一个喝茶,吃着小菜,剥着花生,闲聊了一会儿,郭胜先把话扯入了正题。“……初五文会的事,五爷是怎么打算的?”

    “我就是来跟先生商量这事,先生的意思呢?”李文山看着郭胜,徐焕将花生壳扔到火里,也看向郭胜。

    “咱们一行四人,”郭胜划了一圈,“五爷在京城多年,声名已成,以务实著称,我,最多就是个出色点儿的幕僚,一个师爷,上不得台盘,这一趟,也就是六爷,和舅爷。”

    徐焕不知道想到什么,神思恍开的怔忡了片刻,才看着郭胜道:“我不擅长这些,性子又过于落拓,只能看六哥儿了。”

    郭胜眼神微变,盯着徐焕,徐焕看着他,露出丝丝苦笑,“我确定……明年的春闱,我都没想好,这事太婆也知道。”

    郭胜看向李文山,李文山一脸意外,“舅舅上一科因病误了,这一科怎么没想好?有什么不得已的事?”

    郭胜一个怔神,下意识的打量了李文山一遍,这位五爷,比他看到的敏锐……

    “也不是,我这个人随性得很,小时候太婆就说过,我以后要是不成器,就是不成器在这份过于随性上。”徐焕赶紧解释。

    郭胜没说话,李文山有几分狐疑,却没再追根问底,过几天问问郭先生就是了,阿夏说过,舅舅和郭先生倾盖如故,是无话不说的知交,舅舅这里,只管交给郭胜打理。

    “初五文会,咱们是头一趟,连五爷在内。”郭胜不客气的担了主纲,“这文会的底细,咱们还不知道。”

    “嗯,古家这文会,在古家园子里,说是古家主人家,其实,年年都是礼部主持,皇上有时候也亲自过问,古六去年没去,告了病。王爷去杭州前,去过几回,从杭州回来,就头一年回来去过一回,今年不知道去不去,我还没问。”李文山接话道。

    “在下的意思,今年,先看个虚实,不出错就行。”郭胜看着两人,徐焕连连点头,李文山看着郭胜,等他往下说。

    “这几天,我让人到处打听,听下来,才子这一样,除了才华,还要有绝佳风仪,六哥儿那天的衣着打扮,得好好用用心,还有徐舅爷。”郭胜果然话锋猛转。

    “大伯娘说了,那天衣着饰物,她要用心打点。”李文山接了句。

    “严夫人是个明白人。”郭胜随口奉承了句,接着道:“眼下京城以风仪著称的,太子不提,二和四两位皇子也不提了。公认风仪最佳,一是苏大公子,二是江大公子,风评不分伯仲,苏大公子胜在气质清华,如谪仙一般,江大公子漂亮如妖孽,冷若冰霜,贵气迫人,古六少爷在两人之下了,其余不提也罢。”

    徐焕听的津津有味,又无限向往,特别是漂亮如妖孽的江大公子。

    “六爷年纪尚幼,气质还没完全养成,照我看,三五年后,必定不输于苏大公子,六爷还胜在漂亮,不亚于江大公子。”郭胜吃了粒花生,目光灼灼。

    “那江大公子和六哥儿差不多好看?”徐焕惊讶又遗憾,“说起来也真是,我这几个外甥外甥女,最漂亮的,竟然不是两个外甥女。”

    郭胜斜了他一眼,他正说正事儿呢!

    “六爷要如何在苏大公子和江大公子夹缝中胜出,得好好盘算。”郭胜看着李文山,李文山迎着他的目光,摊开手,“先生,你说的这些,我最不擅长,要不,让人把六哥儿接来,一起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