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三二章 三张请柬

第二百三二章 三张请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心里猛的一跳,“阿娘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太外婆收了徐家一半家业?不是说太外婆有钱,是因为太外婆嫁妆丰厚吗?”

    “我就听阿娘提过一回,阿娘也是在娘家时,听家里下人嚼舌头根子听到的,太外婆嫁妆再厚……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事,阿娘也说了,都是下人乱嚼舌头根子。都是胡说八道的话。”

    李冬说到一半,又急忙往回转,一来说这样的话,让她心里十分不安,二来,万一阿夏不小心说出去,那就是大事了……

    “噢……”李夏拖着声音噢了一声,看着姐姐,没再说话。

    这是她疏忽了,阿娘是跟着长房大伯大伯娘长大的,长房跟这位太外婆,从太外婆进门那天起,就明争暗斗,至死不休,这仇恨早就深种的厉害,阿娘能听到的关于太外婆的话,都是从长房那边听到的,怎么可能有好的呢?

    可太外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阿娘不算很精明,可也不糊涂,过一阵子,她自己就能看到了。

    只是,太外婆这无数的银钱,得让阿娘心里明白,嗯,这事让五哥跟阿娘好好说说,就直说,告诉阿娘,太外婆的银子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

    京城过年,有两场流传已久的热闹盛会,其一,是初五日古家园子里的文会,其二,是十五日那天,大相国寺那场灯笼诗会。

    十五日的诗会,敞开在天下人面前,谁想去都随便,可初五这天古家园子里的文会,却是要拿到了请柬,才能进得去。

    刚刚踏进京城的徐焕,隔天就收到了初五文会那张名家书画的精美请柬,徐焕捧着那张名动天下的请柬,如同捧着块旺炭,一路捧进书房,锁进匣子里,急急忙忙出来,去找郭胜。

    郭胜在京城赁了间小院,独自居住,徐焕急如火燎冲进东厢房时,东厢房地上,乱七八糟放的到处都是敞开的半人多高的书箱子。郭胜在最里面,半截身子伸在一只书箱子里,正将书一本一本往外扔。

    “你这是干什么?”徐焕唬了一跳,从书箱子中间七绕八转,绕到郭胜身边,伸头往箱子里看。

    “找书。”郭胜头也不抬的答了句,“你先坐。”

    “找什么书?这些书箱子都是你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老郭,我有急事,你……”徐焕转身看了一圈,不是箱子就是书,哪有地方坐?

    “找到了!”郭胜拎着本册子,从箱子里直起上身,“什么急事?是你说的那件烦恼事,还是古家的请柬?”

    “古家的请柬,你知道?是你帮我讨的?”徐焕惊讶的看着郭胜,都忘了看他找到的是什么书。

    “我哪有那个颜面?是你外甥,我也收到了一张,还有六哥儿,初五那天,五爷,六爷,你,我,都得去。

    这本诗集你看看,这是我十多年前在川南游历的时候,遇到的一个苦修的和尚写的,那和尚是个高人,修闭口禅,我跟着他,憋了三个月没说话,他才开始跟我笔墨来往,你看看,是个畸零人,心结太重,我在川南游历一圈,出川时去看他,他已经坐化了。”

    “你这意思,这里面的诗,能放心抄是吧?”徐焕抖着那本诗集。

    “话不能这么说,天下文章……你先看看吧,未雨绸缪而已,到时候,轮不轮得着你展才,还是一回事儿呢。

    你来的正好,六哥儿的事,我本来想着,晚几天说也没事,不用急,可现在接到这请柬,还是跟你说清楚,这事,你心里得有个数。”郭胜拎着那本诗集,转圈看了看被他扔的到处都是书的东厢,“走,到隔壁说话。”

    两人进了上房,郭胜将那本诗集递给徐焕,拿了茶叶茶壶,沏了壶茶端过来,徐焕已经将那本诗集翻了好几页了。

    “这诗格调难得,如睛空朗月,这人必定有极不寻常的出身,或是经历,霁月清风,看不出郁气。”徐焕看了几首,赞不绝口。

    “多看几遍就有了。”郭胜倒了杯茶推给徐焕,“先说正事,六哥儿,你,还有我,这三张请柬,我的以为,不是五哥儿的意思,这是王爷的意思。”

    徐焕一个怔神,“王爷这是什么意思?给五哥儿的脸面?他那身份地步,用不着吧?”

    “你可真敢想。”郭胜又气又笑,“唉。”郭胜笑容没展开,又一口气叹没了,“正好,有些话,都跟你说清楚,你好好掂量掂量。你是个聪明人,如今这朝中的局势,你心里也该有个数。”

    徐焕顿时神情一凝,“这话,咱们从前也说起过,五哥儿附骥王爷,咱们要看的……王爷是什么意思?”

    郭胜站起来,走到门口,挑帘子看了两眼,转回坐下,直视着徐焕,“你说呢?”

    徐焕手掌用力揉着额头,一脸苦笑,“老郭,有话你就直说,我这个人,不擅这些事,知道的又少,你说吧。”

    “王爷若是看好太子,柏家的事……”郭胜看着徐焕,没再往下说。

    徐焕紧拧着的眉头舒开了些,又皱紧了,“老实说,柏帅那件事,不管是……娘娘还是太子,都让人愤慨,这不是君上所为!”

    “嗯,大约王爷也是这么想的。”郭胜抿了口茶,“年前,陆将军找我,要了六哥儿几篇文章,又细细问了我半天六哥儿的学问文章,要是今年下场,有几成把握。”

    徐焕有几分呆滞的看着郭胜,郭胜移开目光,“我想了大半夜,当初在横山县时,五爷常带六哥儿和姑娘和王爷一起玩耍,六哥儿的脾气性子,他们一清二楚,六哥儿,天生的风雅名士,百无一用。”

    徐焕正喝着茶,呛着了。

    “那样的性子,又才只有十三岁,一举高中,有什么用?”郭胜看着徐焕问道,徐焕张了张嘴,“那个……你说,我听。”

    “如今天下才子,士林年青一代最出色者,是谁?”郭胜看着徐焕问道。

    徐焕呆呆的看着郭胜,脸色变了,“苏……要再树一个六哥儿?分庭抗礼?王爷也不看好……那?”徐焕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