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二六章 家事不能管

第二百二六章 家事不能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太太真是不简单,徐大郎说,都是老太太的主意,说是总算有了用银子的地方,往后徐大郎和五爷、六爷舅甥三个,相辅相助,两家就都能立起来了。”

    郭胜的声调中透着浓浓的敬佩和感慨。

    “从前还好,如今咱们要做点儿事,银子就少不了,原来,我是打算从磐石那里调银子用,可现在,磐石被世子爷盯上,这银子,少了还行,要是调多了,只怕瞒不过世子爷。不敢瞒姑娘,听说老太太要走海路进京,我就起了心,没敢多想……”

    郭胜轻轻咳了一声,他打的那些主意,这会儿没脸提了,“没想到,老太太是这样的见识胸怀,令人敬佩。”

    李夏斜着郭胜,好一会儿,慢慢哼了一声,这似有似无的一声哼,哼的郭胜心儿颤了好几颤,下意识的头往下缩,他那点子龌龊主意,姑娘必定一清二楚,姑娘不高兴了……

    “这是京城,如今也不是你带着胡磐石坑蒙拐骗打江湖的时候,这种不上台盘的心思,收一收。”李夏声音微冷,郭胜额角冷汗都出来了,赶紧答应。

    ……………………

    从小三房回到伯府第二天起,姚老夫人心口一直疼,徐太太路上受了风寒,只宜闭门静养,李文岚年后考童子试这事,伯府上下是都知道了的,成了府里和过年同等地位的大事,唐家递了准信,黄夫人过了正月十五就启程,二月中下旬进到京城,随行的,还有几船族里给唐家瑞备的嫁妆……

    一堆一堆的事挤上来,严夫人看起来忙碌不堪,其实却比平时轻松。

    徐太太算是个能干的,至少李文山成亲这事,交到她手里,严夫人看了几天,十分放心,这一件,严夫人再看着点儿就行,不用事事操心了。

    六哥儿考童子试这事,他五哥忙进忙出,她要操心的,也就是茶水点心变着花样精美而已,大过年的,家里可是什么都齐全。

    徐家初几就到京城了,早就听说徐家那位老太太不简单,那位徐舅舅,听说也不好缠,不过……这是老夫人的事,不是她的事。

    严夫人想着姚老夫人那些话,心里一片冷硬。各人管各人的事吧。

    ……………………

    秦王府里,虽然只有秦王这一位主人,不过府里过年的热闹喜庆一分不减,秦王那间书房除外,安静的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陆仪进了垂花门,沿着游廊,转头廊下新换的崭新宫灯,和院子里应景的万年青,和盛开的海棠,嘴角带着笑意,看起来心情十分愉快。

    小内侍打起帘子,陆仪进了屋,一眼先看到长案一头放着的一盆姿态极佳的水仙,笑意更浓,看起来王爷心情也不错,居然让人把水仙摆到桌子上了。

    “坐,我写完这封信。”秦王头也不抬的示意陆仪,陆仪在长案前的扶手椅上坐下,抬眼看到笔洗旁边一个解了一半的白玉九连环,急忙移开目光,仔细看着对面一盆寒兰。

    秦王很快写好了信,亲手漆封盖了小印,吩咐快马急递给金世子,站起来,伸展了几下胳膊,看着陆仪问道:“找到了?”

    “哪还用找?李文岚的先生是郭胜!我直接找郭胜要了几篇,又细细问了李文岚的学问才气,郭胜极口称赞,说他看过苏烨的诗词文章,李文岚纵然比不过他,也差不了多少,文章一道,说到最后,差别都在格局品味上,郭胜说李文岚和李文山一样,都是有天赋的,李文山胜在心地,李文岚胜在天生风雅。”

    陆仪说着,将一卷金粟纸递给秦王。

    秦王接过,一页一页仔细的看,看了两刻多钟,又翻回去,挑出几篇再看了一遍,递给陆仪,“天生风雅真没说错,你看看这两首诗,词句稚嫩,可这意境,我看着比小古强。”

    陆仪接过看了,笑着点头,随即又眉头微蹙道:“可惜也跟六少爷一样,心地单纯。说起来,苏大公子真是得上天之独爱。”

    “有郭胜呢,郭胜死心塌地入幕李家,只怕也是看到了这两兄弟都不是凡品,偏偏又都是憨厚人儿,拘束少,又能发挥他所长,这是个聪明人儿。咱们的打算,不用瞒着郭胜,告诉他。”秦王舒适的靠在椅子里,笑着吩咐。

    “是。”陆仪不知道想到什么,笑起来,“这个郭胜,是个什么手段都使得出的。”

    “提醒他一句,使手段前,想想他家五爷六爷的身份,别掉了价儿。”秦王也笑起来。

    陆仪答应了,接着说起别的事,两个人直议了一个多时辰,陆仪站起来告退,秦王用折扇点着额头,“对了,那小丫头今年多大了?”

    “过了年就十一了。”陆仪想着李夏,嘴角露出丝丝温暖的笑意,那是个可人疼的懂事孩子。

    “十一了还喜欢吃糖?”秦王嘴角往下撇。

    陆仪斜着他没说话,他十三岁的时候,要是不管着,还一吃一匣子呢,这会儿嫌弃人家十一岁的喜欢吃糖,可真是……

    “总是从我这里送出去不好,让你媳妇给她送过去。”秦王用折扇挠了几下头,看起来十分烦恼。

    陆仪看着他,慢吞吞问道:“李五跟你说过没有?你给她送的那几匣子糖,她在伯府里送了一圈,说是秦王爷送给她的,外头买不到,请大家尝尝。”

    “嗯?”秦王反应极快,“一回家就受气了?”

    陆仪失笑,“您这想的……”

    “那丫头有多鬼灵精,你还不知道?她可不是大方人。”顿了顿,秦王挥了下手,“算了,这是李五的家事,李五不是个好欺负的,那丫头更不是,这事咱们管不了,多送几匣子糖吧,算了,还是别多送了,经你媳妇手送过去,用处不大,她不会拿去送人了,糖吃多了不好。

    跟小古说,让他有空,接李文岚出来吃顿饭什么的,反正他俩挺能说得来的。”

    “要不要让阮氏过去伯府一趟?听说李文山阿娘从回来就一直病着。”陆仪犹豫问道。

    “不用!”秦王断然摆手,“我说了,这是李五的家事,让他自己打理,要是连这点家事都打理不好,还能有什么用?不用多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