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二五章 大处着想

第二百二五章 大处着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知道了,谢谢大伯娘,那我回去了。”李夏谢了严夫人,站起来告辞。

    严夫人忙叫了蔓青进来,吩咐她带两个小丫头,送李夏回去。

    李夏回到明安院没多大会儿,李文山陪着大夫,就进了明安院。

    大夫凝神仔细诊脉,李夏轻轻拉了拉李文山,两个人挪到帐幔一角,李夏掂起脚尖,凑到李文山耳朵,低低道:“这些大夫,都是常来伯府这样的人家的,都懂事得很,一会儿你跟大夫说,阿娘是路上累着了,又受了些风,象是有些小风寒的样子,让他照小风寒开方子,还有,年三十前,就让阿娘一直病着。”

    李文山在京城熏陶了这几年,这些的事情,已经十分明了和熟捻,连连点头,示意李夏放心。

    两人嘀咕好转过来,大夫也诊好了脉,李文山让着大夫出到外面,听大夫说了几句脉案,一边亲自给大夫磨墨,一边笑道:“我阿娘一向不怎么强健,又晕船晕的厉害,昨天夜里在船上,风大又冷,阿娘睡着时,窗户没关紧,受了风寒,先生诊的脉象怎么样?”

    李文山甩出来的这根色彩明艳的彩色翎子,大夫一听就懂了,捻着胡须笑道:“老朽诊下来,也是如此,令堂确实是小风寒的症状,幸好发觉得好,还没十分起来,我开两个方子,换着吃吃,好好歇上几天,最好别出门,很快就能好了。”

    李文山连声谢了,看着大夫开了一张小风寒,一张日常调理方子出来,一边送大夫出府,一边打发婆子往严夫人处禀报了。

    李文山送走大夫,再回到明安院,婆子已经提了几包药送过来,李文山将阿娘的“病情”仔细交待给了李冬。

    徐太太这会儿已经睡沉了,这药还是要熬出来的,李冬吩咐小丫头看着熬出来,亲自端到屋里,却没叫醒徐太太,只随手放到了一边,五哥交待的清楚,阿娘没什么事,就是累极了,阿娘这会儿最要紧的,是好好睡一觉,好好歇一歇。

    徐太太一会儿睡沉一会儿呻吟,李冬干脆睡在了徐太太床前脚榻上,一夜起来了不知道多少回,四更时分,徐太太总算睡沉了,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杆。

    李夏进来看过一回,洪嬷嬷守在外间,示意她阿娘和姐姐都睡沉了,李夏掀帘子瞄了眼,悄悄退到外间吃了早饭,拿了书包,带着青果上课去了。

    严夫人安排的青藤居,在外院靠近内院的一个清静角落,靠近她平时理事听回话的议事厅,十分便当。

    李夏出来的早,出了角门,先围着青藤居转了一圈,这里她一趟也没来过,从前在伯府那么多年,除了自己和姐姐住的那间偏僻小院,就连后面的园子,她都没去过几回。

    青藤居偏在伯府一角,三间上房门朝东开,背靠高大的院墙,起高了地基,显的十分舒适,南边是高大的伯府院墙,院墙上爬满了粗大枯干的藤枝,李夏认不出是辟荔蘅芜,还是紫藤什么的,春夏时,应该很好看。

    北边小小两间厢房,做了茶水间。

    上房里已经布置妥当,中间靠后放了只红铜大熏炉,李夏和李文岚两张课桌,摆在熏炉前,屋子四角,放了四只小巧的炭盆,都加了红铜罩子,先生的书桌上,放了盆姿态舒展,青翠可人的金钱菖蒲,靠着墙,错落有致的放了两三个花架,摆着几盆已经盛开的寒兰。

    屋子里清雅宜人。

    李夏看了一遍盛开的寒兰,坐到临窗的书桌前,刚刚坐下,李文岚后面跟着郭胜,进了院子。

    李夏听到脚步声,推开窗户,看着郭胜带着李文岚,也象她一样,在院子里看了一圈,进了上房。

    李文岚先一步过去,仔仔细细看着那盆巴掌大小的菖蒲,爱不释眼,再转一圈看了几盆寒兰,这才满足的坐到自己座位上,摆开书本笔砚。

    李文岚年后要考童子试,郭胜这课,就直奔童子试了,李夏凝神听了一会儿,打量了郭胜好几眼,这个郭胜,当年考童子试时,必定很急切,学问文章都差了不少时,就去了考了,所以才有了这些专一应付童子试的投巧之法。

    李文岚抱着郭胜布置的一堆文章,照例出到院子里,来来回回走着,大声背书。

    李夏看着坐过来的郭胜,“六哥的学问文章,应付不了童子试吗?”

    “足以应付。”郭胜一个怔神,忙欠身答道:“六爷在读书上头极有天份,虽说年纪小,可学问文章,别说童子试,就是秋闱,也足以应付,只是秋闱要考策论,实务上头……六爷太小了,又是个不爱实务的。”

    顿了顿,不等李夏再问,郭胜接着解释,”姑娘让六爷明年下场,必定是要考出来的,六爷年纪太小,若不十分出色,只怕……”

    “凡事要往大处想。”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京城里,苏烨的人品才华,无人可出其左,在士林中呼声益高,收拢人心,事半功倍。”

    郭胜微微屏气,全神贯注的听着李夏的话。

    “六哥人品才学,胜不过苏烨,可六哥,过了年只有十三岁。”

    郭胜眼里一团亮光闪过,欠身而笑,“在下懂姑娘的意思了,只要六爷学问文章挑不出毛病,明年的两场考试,自然有人安排?”

    “嗯,古玉衍人品才华处处落在苏烨后面,不成气候,可是,要是再有一个六哥……那就足够了,这士林的风头,就不是苏烨一人独占了。”李夏想到风雅背后的那些银子,眉头微蹙,“舅舅到哪儿了?”

    “正要跟姑娘禀报,徐大郎押着几船行李,昨天一早上就到了。一直派人在码头上守着,昨天富贵带着人,盯着扛夫直搬了一夜,今天一早,已经将行李都搬好收拾好了,留了几个人看着宅子,徐大郎这会儿该启程去迎老太太的船了,迎上老太太的船,再一起进京,初三初四,就能到京城了。”

    郭胜声音压的很低,满溢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