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二四章 不能委屈自己

第二百二四章 不能委屈自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看着只顾低头喝汤的姚老夫人,“老祖宗,咱们这一大家子,您这些儿子,孙子,重孙子,往后,都得靠着人家,显哥儿今年十一了,读书上头,跟他爹不相上下,明哥儿也不是个很聪明的,老祖宗就不替他们想想?”

    姚老夫人沉着脸,一声不吭。

    “大哥儿因为舞弊的事,已经断了仕途,老爷这一任,照理说今年年头,下一任就该有说法,因为这事牵连,到现在还悬着,老爷前儿来信,还问五哥儿这边有什么信儿没有,他这下一任去哪儿没有着落,下一任江南东路漕司倒是先有说法了。

    老爷日夜悬心。三番五次嘱咐我,要善待小三房,让我一定要多劝劝母亲,心胸放宽,收一收性子,山哥儿他们,也是您的亲孙子……”

    “亲孙子!”姚老夫人一声冷笑,打断了严夫人的话:“我操心搏命养大了儿子,又养大了孙子,又有了重孙子,我都快七十的人,我还能活几年?不说让我好好享一享儿孙的孝心,舒心几年,反倒逼着我替他巴结那一帮贱人养的贱货,这样的话,你怎么有脸说出来的?”

    几句话说的严夫人脸色铁青,压着心神强笑道:“母亲教训的是,母亲觉得好些没有?再让人盛碗汤来?”

    姚老夫人冷哼一声,严夫人一句不再多说,起身叫了丫头婆子进来。

    不大会儿,二老爷李学珏陪着太医进来,诊了脉,写了一遍平时荣养的方子留下,严夫人看着人去配了药来,才告退回去。

    ……………………

    徐太太带着儿女,跟着众人急急忙忙出来,出了荣萱院,一口气松下来,腿就软的几乎站不住,李冬急忙上前扶住徐太太。

    郭二太太已经急急忙忙去请大夫了,就是不急着请大夫,她也懒得理会小三房这些人,黄二奶奶将女儿玉姐儿交给奶娘,一边紧一步上前扶住徐太太,一边吩咐道:“去抬顶暖轿来。”

    “不用不用。”徐太太急忙摆手,“我……”

    “又不是只为阿娘,”李夏干脆的抢过徐太太的话,“这天都黑了,玉姐儿这么小,没有暖轿不行的,咱们园子里花花草草长的这么好,小孩子家眼睛干净,不挡着点儿,万一吓着怎么办哪,是不是啊二嫂?”

    黄二奶奶看着李夏,又是惊讶又是想笑,赶紧点头,“可不是,九妹妹真是心细如发,就是这样。”

    几句话间,婆子已经抬了暖轿过来,李冬扶徐太太上了轿,冲黄二奶奶曲了曲膝,低低谢了句,扶着轿杆,和李夏、李文岚一起,往明安院回去。

    暖轿一直抬到明安院垂花门内,李冬和丁香扶着徐太太下了轿,李夏从荷包里摸了一粒银福豆,递给最前的抬轿嬷嬷,“两位嬷嬷辛苦了,天冷,嬷嬷喝杯热茶吧。”

    “唉哟!”抬轿嬷嬷意外之下,喜笑颜开,“谢九娘子赏!”

    李冬回头看向妹妹,李夏已经转身跟上来了,紧挨着姐姐,低低道:“我问过七姐姐,七姐姐说,有来往递信送东西什么的,她都是让人抓一把大钱,要是自己院子里的人,就不用赏,下午我让人往七姐姐,八姐姐,还有大嫂二嫂她们院子里送过一回东西,榆叶和青果去的,都得了赏钱,可见这是伯府的规矩。”

    徐太太和李冬一起停下,看着李夏,没等她们说话,李夏挽着姐姐,“先进屋再说话吧。”

    洪嬷嬷已经从后面厨房急跑迎出来,心疼不已的看着这娘儿几个,听李文岚说还没吃饭,赶紧一迭连声的吩咐摆饭。

    徐太太歪在炕上,累的头一阵接一阵发晕,哪还有什么胃口,勉强喝了半碗汤,又咽了一只菜肉包子,就歪在炕上,似睡着又浑身痛的睡不着。

    李冬姐弟三个轻手静声的吃了饭,洪嬷嬷亲自提着灯笼送李文岚去李文山院里,李冬示意李夏,“你回去歇着吧,我今天歇在阿娘这里,阿娘…”李冬看了眼眉头紧蹙,时不时呻吟一声的徐太太,担忧不已。

    李夏手下用力,拉了李冬出到外间,俯到她耳边,低低道:“阿娘好象病了,还是让人跟大伯娘说一声,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咱们刚到家……”李冬踌躇不定,“老祖宗又那样,就这样折腾,是不是?”

    “我看阿娘真象是病倒了,阿娘晕船晕的厉害,当初到横山县,阿娘就是病了好久才好的。”李夏看着李冬说道。

    李冬眨着眼,到横山县的时候阿娘病了?她怎么不记得了?好象那时候,阿娘一直病着的。

    “姐姐看着阿娘,我去找大伯娘。”李夏往里推了把姐姐,不等她答话,伸手抓了斗蓬就往外走。

    李冬想喊,张了张嘴,却又咽了回去,阿夏说的对,万一,阿娘真病倒了呢……

    严夫人刚刚回来,忙打发人去请了大夫,招手叫李夏坐到自己身边,关切的问她阿娘吃了饭没有,病的怎么样,以及她姐姐可还好,六哥儿怎么样,仔仔细细问了半天,抚着李夏的肩膀低低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跟你阿娘说,先把病养好,调养好了,才能好好的侍候老夫人。”

    李夏看着严夫人晦暗的脸色,乖巧的嗯了一声,看大伯娘这样子,是没能劝下那位老夫人了,她就觉得,别说大伯娘,就是大伯,只怕也是一样劝不下来,那位老夫人一向只委屈别人,绝不委屈自己的,至死都没改过……

    严夫人看着目光清亮看着自己的李夏,直觉中,只觉得她看透了一切,也明白一切,严夫人被自己这个直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摇了下头,“你是个聪明孩子,好好听姐姐的话,老夫人也病着,心情不好,又快到三十了,讲究多,你别淘气,从明儿起,好好跟着你六哥念书,让你阿娘安心,让姐姐能安心侍候你阿娘,好孩子,你记着,这京城伯府里,和高邮,还有横山县衙,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