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一九章 这边和那边

第二百一九章 这边和那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旁边的明萃院是处两进院子,后面没有后罩房,一个小小的花园,十分精致。

    斜后的荟芳院,看起来刚刚修整过,也是两进的院子,红柱绿瓦,看起来十分富贵。

    在明安院前下了轿,严夫人笑容满满,和徐太太仔细介绍道:“这荟芳院,原本是老太爷的书房,你也知道,老太爷眼睛花了,这十几年,早就不看书了,请了示下,干脆腾出来,这院子精巧雅致,给冬姐儿或是阿夏住最好。

    这明安院和明萃院一直空着的,今年春天刚刚修缮过,十分干净,明安院大一些,后头又有个小厨房,没跟你商量,我就先做主,照着你和三老爷的住处收拾的。

    明萃院虽说比荟芳院小点,却胜在后面有处小园子,当年是请了大家用心布置的,都说雅致,这两处院子,是一式一样收拾出来的,冬姐儿和阿夏各一处,谁住哪一处,你们姐妹自己商量。

    岚哥儿今年十三了,我就挑了处离他五哥最近的院子,已经收拾出来了,这会儿你们都累极了的,就先让岚哥儿在他五哥院子里歇一天,等明天咱们再过去看一看合不合适,安排好了,再让岚哥儿住进去。

    离得远,没来得及和你商量,我就先安排下了,你看着哪儿不合适,就让人立刻调换,要调换极便当的,说一声就行。

    这会儿来不及了,等开了年,再让人把这三间院子中间,用游廊连起来,来来往往就便当了。”

    “都合适的很,再合适没有了,大嫂费心了。”徐太太心里暖的眼泪又差点掉下来。

    “大伯娘,这里,和这里,哪里离七姐姐的院子近啊?”李夏伸手拉住严夫人的手,仰头问她。

    严夫人失笑,手指轻轻点在李夏额头上,“离得近了,和你七姐姐一起淘气便当是吧?这里和这里,都不近呢!”

    李夏立刻一个转身,一只手抓住沈三奶奶的手,一只手抓着姚四奶奶,“三嫂四嫂,我最喜欢你们了,哪一个离七姐姐近?”

    沈三奶奶和姚四奶奶笑个不停,沈三奶奶瞄着严夫人,只笑没敢多嘴,姚四奶奶却往明萃院努了下嘴,“就是近,也近不了几步路。”

    “我住明萃院!”李夏立刻宣布。

    严夫人笑出了声,指着李夏和徐太太道:“她四五岁的时候,我就瞧着她是个鬼灵精,是不是也成天淘气得很?”

    徐太太一边笑一边点头。

    严夫人指了明萃院给李夏,让姚四奶奶赶紧看着人抬行李到各人院子里,自己陪着徐太太先到明萃院和荟芳院转了一圈看了,再到明安院。

    明安院里,洪嬷嬷已经得了信儿,后面厨房,一应都是齐全的,唐婆子已经团团转的忙着熬了粥,做了几样可口冷热菜出来。

    严夫人也不多耽误,告辞出来,果然,外面唐家,和陆将军夫人阮氏打发过来问好的婆子,已经到了。

    李文山不在府里,李文岚先跟在明安院,他中午吃的不算少,沐浴出来,就困的呵欠连天,倒头睡了。

    李冬从进了姚老夫人正院就高高提着一颗心,中午饭几乎没怎么吃,徐太太更不用说了,连杯茶也没能喝完,这会儿两个人都饿极了,赶紧坐下吃饭。

    李夏倒是吃的饱饱的,沐浴洗漱好,带着青果和榆叶,先在明安院前前后后仔细的看了一遍,再跑到荟芳院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出来回到明安院,徐太太刚刚歪下要歇一会儿。

    李夏瞄了一眼,正要轻手轻脚退出来,明安院外,小丫头扬声禀报了进来,恭敬曲膝道:“三太太,老祖宗说,几十年没见,要和您好好说说话儿,请您过去。”

    徐太太急忙挣扎着坐起来,让人拿衣服来。

    她晕船晕的厉害,这一趟虽说船大而稳,人又心情舒畅,比赴任横山县时,好了不知道多少,可晕船还是要晕的,这一路上,几乎没睡沉过,这会儿,真正是累极了的。

    “我陪阿娘去。”李夏立刻跳起来叫道。

    小丫头瞥了她一眼,垂头垂手道:“老祖宗只说了请三太太过去说话。”

    “冬姐儿看着你妹妹,让她好好歇着,别累病了。”徐太太吩咐了李冬,带着大丫头丁香,硬生生打点出满幅精神,出门往正院过去。

    李冬担忧无比的看着阿娘出了垂花门,李夏站在她旁边,拉了拉她,“姐姐,我的院子我要自己安置,我先回去了,姐姐也睡一会儿,歇出力气,才能好好帮一帮阿娘,让阿娘一心一意侍候老祖宗。”

    李冬搂了搂妹妹,叹了口气,“姐姐知道,姐姐没事,阿娘也没事,你也先好好睡一觉。”

    “嗯。洪嬷嬷,你帮我收拾好不好?”李夏答应一声,转身拉着同样站在廊下担忧不已的洪嬷嬷道。

    “好好好!我还当你真能自己收拾呢,敢情是心疼你姐姐,这孩子,就是心眼多。”洪嬷嬷叹了口气,拉着李夏,往旁边明萃院过去。

    进了明萃院,李夏跟在洪嬷嬷身边,一边从前到后仔细查看各处,一边说着闲话:“嬷嬷,先生说,舅舅和太外婆要年后才能到京城?”

    “要是赶得紧,初几就能到了,哪用年后……咦,可不就是年后,初几也是年后了。这一间安排值夜用,最好,从屋里一眼看出去,四下都能看清楚。”洪嬷嬷一边答着话,一边安排各处。

    “嬷嬷,舅舅说太外婆可厉害了,太外婆怎么厉害啊?是不是很凶?嬷嬷,我有点害怕。”李夏接着聊她太外婆。

    “厉害可不是凶,九姐儿,嬷嬷告诉你,那脸上凶巴巴,恶气外露的,那叫傻,可不叫厉害,这垂花门真好看。”洪嬷嬷在垂花门下,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趟。

    “那太外婆怎么厉害啊?舅舅说,太外婆最会跟人吵架了。”李夏只盯着问太外婆,太外婆是洪嬷嬷最喜欢聊的话题之一。

    “怎么厉害啊?那说起来话就长了,头一条,你太外婆是个明白人,说话做事,都站在理儿上,第二条,你太外婆可不象你阿娘这样,唉,你和冬姐儿,冬姐儿象你阿娘,我瞧着你,倒象你太外婆,你太外婆见了你,指定疼的不行,你太外婆可不喜欢你阿娘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