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一七章 心气就是不顺

第二百一七章 心气就是不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人和夫人都等着呢,还是进去再说话呢,别让老夫人和夫人都等急了。”赵大奶奶看着徐太太笑道,黄二奶奶侧身让着李冬,“这儿风大,今儿又冷,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李冬微微曲膝,让了黄二奶奶,跟在阿娘身后,一起往里进去。

    李文楠却拉着李夏,先去看她的哈巴狗。

    李文楠和李夏一路跑,先看了一眼那只雪团一般的哈巴狗,再赶紧往姚老夫人院子里跑,在院门口不远,总算赶上了徐太太一行人。

    开间深长的正院上房,暖香扑面,到处明晃晃,耀眼富贵。

    一脚迈过门槛,徐太太一颗心就不由自主的提起来,她刚嫁进来,还住在伯府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踏进这间屋里。

    李冬仿佛感受到了阿娘的害怕,也跟着提起了心,连脸色都有些发白。

    李文岚站在门口,看着李文楠和李夏牵着手进了屋,才最后迈进了门。

    上首榻上,姚老夫人稍稍斜身坐着,姚老夫人面前,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子,正头抵头坐着,拆着一只白玉九连环,姚老夫人腿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拿着美人锤,正低眉顺眼的给姚老夫人捶着腿。

    榻沿上,端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神情严肃的小男孩,塌前,严夫人和二太太郭氏都是垂手侍立,两人身后,站着两个极年青的小媳妇。

    听到通传,姚老夫人抬起眼皮,冷冷的目光从徐太太身上,一直扫到走在最后的李文岚。

    “总算到了,一路上辛苦了,从接了你们要启程进京的信儿,老祖宗就掂记的不行。”严夫人上前几步,拉着徐太太的手,一边将她拉到姚老夫人榻前,一边语笑温暖的说着话。

    小丫头在地上放了锦垫,徐太太跪下,一丝不敢苟的行了磕拜大礼,“给母亲请安,多年不见,母亲可还好?”

    “好,一向安好,起来吧。”姚老夫人声音倒是十分温和,抬了抬手指,示意李冬几个,“过来我瞧瞧,这就是六姐儿?叫什么来?”

    “是冬姐儿。”严夫人笑着答话。

    姚老夫人微微蹙起了眉头,“我记得,这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我是赐了名的,不叫这名字,大名叫什么?李冬?这名字谁起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徐太太张着嘴,一个字说不出来,赐过名这事……都是钟氏……

    “冬姐儿原本是小名,女孩子家没那么多讲究,老祖宗也知道,老三夫妻都不是讲究人,这小名叫着叫着,也就叫成大名了,说起来,族谱上的上的什么名儿,还真得让人看一看,族谱这事,一向是大老爷管着的。

    也不知道大老爷这下一任……唉,昨天我还跟山哥儿说,让他看看能不能问一问王爷。”严夫人在徐太太前头,连说带笑,连敲带打。

    郭二太太斜着严夫人,想撇嘴却没敢。

    姚老夫人似有似无的哼了一声,示意胆颤心惊的李冬坐到自己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她,叹了口气,指着李冬和严夫人道:“你看看这孩子,生的倒还好,我早就说过,把孩子接回来,到咱们身边教养,你父亲就是不肯,看看这孩子,我就跟你说,就不能听你父亲的话,你看看这孩子……行了行了,好在长的还过得去。”

    李冬脸都青了,这一番话言下之意,太明白不过。

    李夏淡定无比的看着姚老夫人,这样的手段,她领教了好多年,从惶恐到愤怒到暴躁,到恨到要杀人……后来她就杀了。

    “你也过来。”姚老夫人指着李夏,李夏上前两步,先曲了曲膝,再侧身坐到姚老夫人手指点着的位置,仰着头,直视着她。

    “这孩子,这双眼睛是怎么回事?亮成这样?”迎着李夏亮的出奇的眼睛,姚老夫人心头一阵恼火,她就知道,这一家子,就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好东西!

    “先生说,是因为我聪明。”不等严夫人说话,李夏看着姚老夫人,认真的答了句。

    李文楠先噗的笑起来,正捶着腿的八姑娘李文梅想笑忙又抿住,严夫人看看李夏,又看看目瞪口呆的姚老夫人,只笑不说话了。

    郭二太太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夏,脸皮如此之厚者,她是头一回见!

    赵大奶奶瞪大眼睛,看向黄二奶奶,黄二奶奶满眼满脸的兴奋,看着李夏,简直想点几个脚尖了,有好戏看了噢!

    垂手站在后面的两个小媳妇低头抿嘴笑。

    “你今年几岁了?”姚老夫人脸色往下沉。

    “回太婆,过了年就十一了。”李夏笑意隐隐的看着姚老夫人,她最讨厌她们兄妹喊她太婆了,从前,她只许她们喊她老夫人,连老祖宗都不许叫的。

    姚老夫人脸色一僵,“可真是个聪明孩子,就是没规矩了些,你阿娘给你和你姐姐,请的哪家的教引嬷嬷?”

    李夏直截了当的看向严夫人,严夫人眉毛刚要挑起,又急忙落下,接话答道:“因为你们一直在外任辗转,几个孩子的教养,老祖宗操心得很,一直说要请个教导嬷嬷送过去,都是我疏忽了,好在冬姐儿和阿夏,弟妹都教导的极好。前儿我见陆将军夫人,她问起老三一家什么时候进京,还说陆将军跟她夸过好些回,说冬姐儿和阿夏,一看就是伯府出身,教养极好,实在是难得。”

    “小九也就算了,陆将军跟着太后在杭州的时候,冬姐儿可不小了,陆将军怎么见着她了?”姚老夫人盯的极紧极快。

    “皇上是个大孝之人,太后在杭州城那几年,杭州城的烟火,比咱们京城好,听说王爷年年都请山哥儿他们兄妹过去看烟火,古家六少爷前儿听说阿夏要回来了,说是买了一堆九连环,单等阿夏到了,就送过来,这九连环,是怎么回事?”严夫人努尽全力,要把姚老夫人从不着调状态,给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