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一五章 回到京城

第二百一五章 回到京城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恍过神,噢了一声,挪了挪,低头吃起了咸豆花。

    那一年,她和姐姐追着看他,被人流裹挟,不想挤出来,也挤不出来,回去的太晚,姐姐罚跪病倒……三年后,她进了宫,他死在秦王长枪之下……

    窗外,那串孩子中间,有一个踉跄几步,后面一个孩子急忙上前两步,用肩膀顶住他/她,因为这急上前的两步,后面一串的孩子被带出一连串的踉跄斜歪。

    跟在孩子串旁边的壮汉先一巴掌打的踉跄的孩子仰面倒在地上,接着冲顶住踉跄孩子的孩子扬起了巴掌。

    正纵马经过这一串孩子的江延世猛一勒马头,马斜侧冲向打人的壮汉,壮汉高高扬起的巴掌落在孩子头上的同时,江延世手里的鞭子,重重抽在壮汉头上脸上,壮汉惨叫一声,顿时血流满面。

    郭胜反应极快,壮汉头一巴掌挥下去时,已经急急示意跟着他过来的长随富贵出去看看,富贵动作快捷无比,江延世鞭子刚刚收起,富贵已经冲在最前,看上了热闹。

    看热闹的人群呼啦啦围上去,几个眨眼间,从望远阁一楼看出去,能看到的,就只有背影和攒动的人头了。

    片刻,人群渐渐散去,几个壮汉将长长一串孩子拢在一起,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进了旁边的小分茶铺子。

    富贵回来,垂手低声禀报:“先头那个孩子饿的厉害,才步子不稳,这是那个扶人的孩子哭叫喊的,说是饿了一天多了,大冷的天,再怎么命贱,也是个人。那个管事挺横,和江公子挺着腰子叫板,说他这是领着官府文书的买卖,个个都是公道买卖来的,有身契有文书,他怎么管教自家奴仆,只要不出人命,连官府也管不着。”

    李夏看着窗外围成一堆,瑟瑟发抖的那群孩子,郭胜面无表情,只李文岚,义愤填膺,“怎么能这样?”

    “六爷说的对。江公子说,他不管什么身契文书,让这么大的孩子饿着,还下狠手殴打,他看不惯,他看到了又看不惯,那就要管,让那管事,第一,让孩子们吃饱,从现在起,不许饿着一人一顿,第二,不许殴打。”

    “好厉害!”李文岚激动的胳膊肘顶在桌面上,上身一窜一窜的跳。

    窗外,几个伙计跟在管事后面,端着盛满馒头的大筐出来,挨个发给那群孩子。

    “回去……吧。”郭胜看着李夏,见她垂了下眼皮,这最后一个吧字,才语调往下,把这句话说成了肯定句。

    李文岚跳起来,跟到郭胜身边,仰头看着他,还在激动不已,“先生,江公子真是令人敬仰!怪不得能到太子身边伴读……不是,应该是,江公子就有这样的德行,怪不得都赞太子盛德。”

    郭胜瞄了眼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李夏,笑道:“六哥儿,看人,不能只看一件事,大奸大恶之人,必定先是不凡之人,有大智大勇,往往以德行高尚、慈悲刚正的面目示人,至于朝臣盛赞太子之德……”

    “我懂了我懂了。”李文岚打断郭胜的话,带着十二分的不好意思,“我知道了先生,就是……江公子实在太好看了,太英武了。”

    “我觉得还是六哥好看,比江公子好看多了。”李夏看着李文岚,接了一句。

    李文岚顿时又是不好意思又带着无数开心,“哪有,我i觉得还是江公子好看,不是不是,我觉得我们家阿夏最好看。”

    郭胜想笑赶紧忍了回去,不停的点头。姑娘可不是能用好看不好看来论的。

    徐太太和洪嬷嬷都是归心似箭,第二天一大早,就催着启程,顺风行船,午正前后,就进了京城南水门外的码头。

    透过大门的窗户,徐太太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码头上,伸长脖子往河面上张望不停的李文山,指着李文山,话没说出来,泪流满面。

    李冬往前伸头,看到五哥,呀了一声,“阿娘,五哥长这么高了,五哥越长越好看了,阿娘你看,五哥往那儿一站,鹤立鸡群!”

    李夏挤在窗户边上,目光从五哥身上,移到紧挨五哥站着,同样伸长脖子看个不停的李文松,以及两人一两步后,拉着斗蓬,不时跺几下脚的二爷李文栎,李文栎后面,三爷李文林怀里抱着手炉,正仰头往旁边一棵树上看。

    郭胜的船最先靠岸,不等船停稳,郭胜已经一个箭步跳上了岸,冲着李文山大步过去,离了十来步,就拱起手,再冲前几步,恭恭敬敬的长揖到底,“五爷,总算又见到您了。几年不见,五爷长大了。”

    “郭先生!”李文山连连长揖回礼,“郭先生安好,这些年,辛苦先生了。”

    郭胜眼里闪过丝满意,没劈头盖脸先问他阿娘,嗯,很好,长大了。

    “谢五爷关爱,五爷过奖了,在下份内之事。太太和六爷,两位姑娘都很好,老爷也很好。”郭胜再次长揖到底,交待了几句,顺着李文山的介绍,和满眼好奇打量着他的李文松,以及客气无比的的李文栎,有几分懒洋洋的李文林一一见了礼,徐太太的大船,已经停稳,搭出了跳板。

    “阿娘晕船晕的厉害,我去看看,把阿娘扶焉。”见大船上放下了跳板,李文山急不可耐的交待了一句,一溜小跑往船上冲过去。

    “唉,那个……”李文松一句话没说完,见李文山已经跑远了,急忙跟在后面,也跑过去。

    郭胜一边笑,一边不紧不慢的跟过去。

    李文山几步跳上船,一头扎进船舱,正迎上已经穿戴整齐,正要扶着洪嬷嬷出来的徐太太。

    徐太太看到儿子,松开洪嬷嬷,冲了一步,仰头看着已经比她高出很多的儿子,想笑却又淌起了眼泪。

    “阿娘。”李冬忙用帕子去擦她阿娘的眼泪。

    “五哥!”李夏从后面硬挤过来,跳起来往五哥怀里扑,“五哥我想死你了!”

    “还有我!五哥我也想死你了!”李文岚紧跟李夏后面挤上来,也往李文山怀里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