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一零章 谁请都不去

第二百一零章 谁请都不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拙言押着一两百个还懞头懞脑没反应过来的人犯,以及十几车赃物书信帐册等等,长长几十辆车的车队,直奔码头。

    他在高邮军这一场清理,占尽了天时人和,用了一个快字,半天时间捉尽在案人员,也要越快越好的把这些人送出高邮地界,要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一切都彻底落定。

    有了高邮军这样雷霆之势的开头,后面的几家,一来时间充足了,二来,他这趟出巡各军,要达到的震慑之力,至少一半有了。

    离码头还有老远,余大头就看到了那只金光晃眼的车队,急忙招手示意手下。

    大半年前,胡老大就命他挑了十几个手下,到这高邮县的下九流的下九流中间来混地盘,老大真是英明神武!

    十几个码头扛夫横冲直撞,驱散沿路不管闲还是不闲的人,飞快的清出一条路。

    装着人犯和证物的车子沿着清出来的空旷地带,速度不减的直冲到船边,早就等在船下的精壮扛夫听着统领的指挥,半袋烟的功夫,就将人和东西全数装好,船工立刻撑开船,风向也是正好,升了满帆,往北而行。

    金拙言骑在马上,看着十几条船驶离了码头,满意的轻呼了口气,拨转马头,沿着河岸纵马跑了三四里,从一条小路,奔南门进了高邮城。

    客栈里,郭胜已经在等着他了。

    金拙言一边由着小厮换下那身招摇的大礼服,一边盯着郭胜,带着一脸狠意道:“这十几条船,不能有任何闪失!”

    “世子爷放心。”郭胜微微欠身,一脸笃定,“为了这十几船货,磐石抛下平江府码头,还有这高邮县码头,亲自带人押运,就是做着不能有任何闪失的打算。磐石是能信得过的。再说,这些人,不过是高邮地面上的地头蛇,出了高邮,不过一堆小爬虫而已。”

    金拙言斜着郭胜,话题突转,“你家县尊伤的怎么样?”

    “一点皮外伤,劳世子爷过问。”郭胜微微欠着的上身顿时矮下去,陪着一脸干笑。

    “老郭,你这苦肉计,是见谁都演,习惯了,还是就在我面前,唱念做打全套功夫?”

    金拙言换好衣服,从小厮捧上的扇匣子里,随手拿了把折扇,点在郭胜肩膀上,认真的问道。

    “瞧世子爷说的……”郭胜呵呵干笑道:“哪敢在世子爷面前……都是实情,高邮军那些人,这些年,在高邮地面上有多猖狂,世子爷是亲眼看到的,别说把我们县尊打成这样,也不过是皮外伤,当年硬生生弄断人家两条腿的都有,实在是……”

    “柏大帅给王爷的信中说,你武艺高强,对战之时,反应之快,料敌之准,是他生平所仅见,要跟王爷讨了你去,做个左右手。柏大帅的眼光,不会差吧?就你这样武艺高强之人,对着几个无赖,连你家县尊都护不住了?”

    金拙言坐到郭胜上首,接过明镜递上的茶。

    郭胜面不改色,再往前欠身,“世子爷英明!您一眼就看穿了,也确实是一时大意,没留意,也是……没去留神。

    我们县尊初一调任高邮县,王爷就署理了兵部,托王爷的福,高邮军那边,对我们县尊一直客气得很,逢年过节,礼厚人客气,从来不缺礼数,这几年,我们县尊对高邮军,印象极佳。”

    金拙言听到这里,端起杯子低头喝茶。

    “先头五爷来了信,说下任,想让县尊求一份六部的闲差,真要回到京城,在六部领份闲差,也就是明年三四月里的事,只怕正是高邮军一案热闹的时候,几件大事,都是我们县尊任上的事。

    刑部大理寺大约没什么事,有王爷和世子爷呢,同僚之间,难免会说到这高邮军诸事。世子爷也知道,我们县尊是个实在人,说到高邮军猖獗狂妄之行,只怕我们县尊,真来个不敢苟同……呵呵,您看,现在就没事了,这会儿我们县尊一提高邮军,就胆颤心惊,脸色都变了。”

    金拙言放下杯子,上上下下斜了一遍郭胜,“你替你家县尊,想的真是太周到了。”

    “托王爷的福,托世子爷的福。”郭胜连连欠身。

    “李五说,明年正月里,出了十五,他阿娘和弟弟妹妹,就先启程回京城,一路上行程,由你打点?”金拙言转了话题。

    “现在是这么打算的。”

    “跟你们县尊说说,等他好了,就收拾收拾,先打发家眷启程进京吧,我安排人护送她们进京,你跟着我,料理这一趟兵部差使,年后一起回京城。”

    金拙言看着一脸为难的郭胜,“高邮军从今天起,就开始日夜练兵,一个月后,就调往福建,没有高邮军这一大祸害,高邮地面上,还能有什么事?你在不在都没什么要紧的,你们县尊这里,我再找个积年的师爷给他。”

    “不光是县衙里的事儿。”郭胜没想到金拙言这样安排,飞快的转着心眼,想着怎么回掉。

    金拙言看着他笑道:“还有替你那个磐石兄弟看着打架抢码头的事儿是吧?这事,我跟牛将军打个招呼,除了你磐石兄弟,谁敢伸手,就让他练个兵清清干净。”

    “世子爷厚爱。”几句话之间,郭胜已经想好了说辞,“上次福建之行前后,陆将军就该把在下查的一清二楚了。我是个不祥之人,杀了不少不该杀的人。

    四处漂泊这些年,机缘巧合,跟在五爷门下,是因为五爷那份天生的宅心仁厚,福泽极深,五爷这样的仁厚福泽,才能压得住在下身上这股不祥之气。能寻到五爷这样的东主,是在下的大福,往后必竭尽心力,不作它想,世子爷见谅。”

    郭胜目光诚恳坦白的看着金拙言,一脸笑,又接了一句,“五爷投在王爷门下,在下投在五爷门下,都是替王爷做事,听世子爷差遣。”

    金拙言盯着郭胜看了半晌,摇头失笑,“李五可真是憨人有憨福。你既然这么说……那好吧,我看这样,你们腊月里就启程吧,路上赶一赶,节前到京城。

    高邮人犯物证,到京城后也进了腊月,清点核查,要审,也要在明年开了年,你正好看着,后头,大约还有几船要送进京,你一起看着,这些下九流的诡诈门道,陆将军不大擅长。

    这高邮码头,人手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