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九章 高台之上

第二百零九章 高台之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金拙言眯眼看着牛将军,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你这话,实在,我不多责备你。

    行了,就冲你这几句实在话,这一桩事,恶人,小爷我替你做了。

    祖父也说过好些回了,如今秦王爷署理兵部,朝廷也知道了如今这些积秽弊端,理好了这件事,我跟王爷说一声,调高邮军南下福建吧,你到柏帅帐下听几年令吧。柏帅,你是知道的。刚直的很。”

    “要是能这样,世子爷放心,牛某虽老,饭量还在呢!”牛将军眼睛亮了,“在下听说了,柏帅正在练兵,要打大仗,在下求之不得,要是能再打上几仗,老牛这辈子……再打上几场硬仗,过过瘾!”

    “嗯,这事宜快不宜缓,你去安排,这高邮军,你要能镇得住。一干人犯,今天晚上就启程押往京城。你只管稳住高邮军中,别的,有我呢。”金拙言跺了跺脚,眯着眼,一幅嗜血的狠厉模样。

    “世子爷放心。”牛将军满口应诺。

    他到这高邮军中这两三年,也没全都闲着,人手,他还是拢不少在手里,况且,这会儿又有这位手段高明,顶着金相和兵部两块金字招牌的大靠山,再控不住这群被打掉了头脑的高邮兵痞,自己这几十年,那岂不是白活了?

    嗯,这座大靠山,要是能长长久久的靠上去,那可就太好了……

    ……………………

    已经是秋末冬初,午后白花花的太阳照在高邮军大校场上,却让人感觉不到温暖,只有森森的寒意。

    焕散已久的高邮军,已经不记得上一回象今天这样,穿着礼服列队整齐,将大校场密密麻麻的站满,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队一队礼服整齐的高邮军进来,一队一队的站齐,全幅甲胄的大小统领们,手里捏着短短的牛皮鞭,恶狠狠的巡视着自己的队伍,时不时往站的不直,或是摇动了几下的兵丁身上,抽一鞭子,或是猛捅一鞭杆。

    等到整个大校场全部站满,站整齐时,早到的那几个方阵的高邮军,已经站的头晕,眼睛都有点花了。

    大小统领们刚刚归位站齐,一阵声如雷动,却整齐的仿佛只有一个人跑动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队队盔甲鲜亮到刺目的殿前军,跑的如同一条锦绣的线,飞快的漫延过来,从一个个方阵中间穿过,一个挨一个从队伍中闪身出来,在各个点上、角上,牢牢钉住,目光扫过诸人,和着手里长长的陌刀,寒光逼人。

    殿前军们刚刚站定,几十个锦衣护卫手按刀柄,大步流星,径直冲上大校场正中的高台。

    护卫们中间,一个穿着四爪蟒服,头戴金冠的冷峻少年,带着无边的威压和气势,大步流星,冲上高台,一阵风过,少年身上那件黑底绣金斗蓬往后扬起。

    牛将军全幅甲胄,步履生风的紧跟在金拙言身后,上了高台。

    金拙言走到高台正中,伸手从明镜手里接过那卷明晃金灿的圣旨,往前高举过头,阴冷狠厉的目光扫过台上诸人,以及整个大校场,一字一顿:“本钦差,奉圣谕,署理清查高邮军务!”

    金拙言的声音不算高,安静的落针可闻的大校场中,落在高邮军诸人耳朵里,却如雷霆一般。

    从殿前军杀气凛然冲进大校场那一刻起,高邮军里,就是一片愕然胆颤,金拙言这几句其实很平常的话,却听的不知道多少人心中一片森然寒意。

    站在高台一角的侯参将,一颗心紧成一团,直直的往下坠落,眼睛被金拙言身上的四爪金龙,和那张金光闪烁的圣旨,刺的生痛。

    他象是掉进陷阱了,他好象……要完了……

    “拖上来!”金拙言举着圣旨递给明镜,往前走了几步,站到了台子最前。

    一队锦衣金甲骑兵一只手控马,一只手提着一个个捆成一团的不知道是谁,纵马跃入,一个个将人扔到高台前。

    骑兵之后,几辆车子推进来,到了高台前,车子掀起,崭新鲜亮的铁箭长刀,被倾倒一地,在阳光下,闪着点点寒光。

    “这是朝廷花费重金,为你们,打制的护身杀敌之器,两个月前,刚刚送到高邮军中,这些利刃长枪,铁箭弓弩,有谁拿到了?有谁见到过没有?”金拙言指着台下崭新锋利的刀箭,一字一句的问道。

    台下鸦雀无声。

    “你们谁都没看到,没拿到,这些本该握在你们手里,杀敌卫国,保护家族亲人的刀箭,却被人送到了那些海匪手里,握在他们手里,成了杀死你们父母兄弟、奸淫你们姐妹妻女的凶器,他们拿了你们的兵器,杀了你们的人,抢光了你们的家财银钱!这些本该是你手里的利器,为什么落到了海匪手里?为什么!”

    金拙言一步步逼近冷汗淋漓的侯参将和富参将,冷笑连连,“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来人!抬上来,给大家瞧瞧。”

    几个护卫两人一箱,抬了四五个箱子过来,抬到金拙言脚下,打开箱子,倒提起来,将箱子里金光灿灿的赤金块倒了个满地乱滚。

    “就为了这些,为了这些金光闪闪的东西!这些金子,从你们家里族里抢出来,经过海盗土匪的手,送到了他们手里,换走你们的刀箭,再去抢掠奸杀你们,和你们的亲人!”金拙言声调里透着浓烈的愤怒,回手揪在侯参将胸前,一把将他拖出来,扔在那堆金子上,明镜急忙从后面一脚将富参将踹倒在侯参将身上。

    “捆起来!”金拙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台上的护卫们,如狼似虎,从站了满台的将官中,揪出七八个,踹倒捆起。台下,殿前军们手握长刀,准确无比的直冲上前,几乎同时,捆起了上百人,捆成一只只粽子,扔到了台前那一堆人中间。

    “带走!”金拙言一个转身,大步冲下高台,斗蓬逆风飞扬卷起,卷的整个大校场目不敢视。

    “恭送钦差!”牛将军这一声恭送气势充沛,长揖到底,再直起上身,几步走到台前,声气皆厉:“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