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八章 牛将军其人

第二百零八章 牛将军其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这里连小事都没有,你清楚的很,这咬着你不放,要借那位县尊,借钦差的手……”牛将军做了个刀杀的手势,“这人,你清楚明白对不对,这我可没办法,我帮不了你,你得自己想办法。”

    “我这里好歹还留了一大半,富胜那老贼,只怕一件儿都没了!”侯参将眼里都是狠厉,恶狠狠的啐了一口。

    牛将军看着他,没说话。

    “将军先替我把这事儿,跟那姓李的交待过去。把他打发走,咱们办大事。你放心,富胜想害我,可没那么容易。我先拨了他的毛!要活一起,要死,也一起死!”侯参将咬牙切齿。

    “唉。”牛将军烦恼的一声长叹,又一声长叹,“你说你们两个,还是儿女亲家,唉,何必呢,行吧,看看我这张老脸管不管用。”

    牛将军说着,走到郭胜扶着的李县令面前,拱手欠身,“县尊可还好?唉,都是在下治军不严,这船上……唉,李县尊伤得重,这船上,就让我替县尊去查看清楚,怎么样?县尊放心,若有什么不妥之处,一切皆全由本将承担,县尊看呢?”

    “有劳将军。”李县令这个高邮军使,说起来也得算是牛将军半个下属,牛将军既然这么说,李县令自然没什么不行,上峰发了话,不行也得行。

    “将军,这事,我们县尊必定得写上折子往上报一报,无论如何,请将军要给我们县尊一个能交待的过去的交待。”郭胜语调虽然谦和,话却强硬的接了一句。

    “县尊放心,郭先生放心,放心就是。”牛将军笑着拱着手,看着郭胜扶着李县令,再招呼上这一场痛快架打的个个挂彩,狼狈不堪的衙役们,看着他们走出几十步,才转回身,看着侯参将,“老侯,你这儿,这会儿算得上是人赃俱全,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牛将军一边说,一边斜着村子边上伸头探脑,看热闹看的兴致盎然的村民,将那些村民示意给侯参将看,“那位钦差,说是也就今明两天,就到咱们高邮军中了,你打算怎么办?这事情可急得很。”

    “哼!老子人赃俱全,那就大家一起人赃俱全!他富胜的屁股,可比老子脏得多了!咱们现在就走,老牛你再调点人过来,也给他个人赃俱获!”侯参将咬牙切齿。

    牛将军牙痛般的咧着嘴,“唉,我也是这个意思,干脆都拿出来,摆到明面上,好好说话,要么,大家都不活,要么……唉,象现在这样,哪儿不好?我这个人知足,这人心哪,可不能这样,太贪了不行啊。

    老牛我这把年纪,就求个平平安安,熬过这一任,回到京城,领份闲差,平平安安养个老,多好。唉,不说了,老侯,这事是得赶紧,我这就调人过来,那位世子爷,听说极不好惹,他后头……唉,是得赶紧,在他来前,你跟富老大,把话说清楚,大家得好好儿的,多好。”

    “别废话了,咱们得赶紧走!你带的马够不够?赶紧!行了老牛,别啰嗦了,你放心,这一回,我记着你人情,咱们赶紧走,他娘的富胜,你让老子人赃俱获,老子也让你来个人赃俱全!”

    侯参将咬牙切齿,吩咐心腹副将押着几只船先回去,自己带着侯庆等人,以及牛将军一行人,等来牛将军调来的人马,直奔富家在高邮城南的一个庄子。

    ……………………

    金拙言站在高邮县城最热闹的大街上一间酒楼二楼,远远看着东门一片喧嚣声起,皱着眉头站到窗旁。

    没多大会儿,就看到被两个衙役架着,半边脸肿涨淤紫的猪头一般,头脸和上半身全是血,要不是能自己走路,简直看不出死活的李县令,和一瘸一拐走在李县令旁边,神情肃然倔犟的郭胜,目瞪口呆。

    呆了片刻,再看向郭胜后面,和郭胜同样肃然,同样伤痕累累,拄着水火棍,都是一瘸一拐的众衙役,呆了片刻,恼怒无比的一拳砸在窗台上,这高邮军,也猖狂的太过了!

    ……………………

    牛将军跟着侯参将,一直忙到午时过后,押着几十大车东西,几十个人回到营里,进到自己那间三进小院的上房时,一眼就看到金拙言坐在上首,翘着腿抿着茶,好整以瑕的等着他了。

    牛将军顿时笑的脸上开花,“世子爷神机妙算,果然不出世子爷所料,侯家把富家揭了个底儿掉,物证起回来好几十车,还有人,世子爷神机妙算。”

    “神机妙算个屁!”金拙言一脸的气不顺,“你们高邮军这份污秽,满高邮县谁不知道?还用得着神机妙算?”

    牛将军尴尬的陪着一脸笑,不停的欠身点头,却不敢答话。

    “你说说,打算怎么办?”金拙言斜着牛将军,看样子更加气不顺了。

    “在下……一切都听世子爷吩咐。”牛将军的腰又往下弯了弯。

    “牛东林,你十九岁就做了百夫长,带着百十号人,一马当先,七进七出,杀的蛮人不敢侧目,做到这一品将军,靠的全是真刀实枪,真本事真功劳,怎么这会儿,软蛋成这样了?这不是你牛东林啊。”

    金拙言站起来,围着腰弯的快要成一张弓的牛东林,转了一圈,叉腰站在他面前,“你先站直了,看着我说话。

    出京城的时候,祖父跟我说,高邮军有牛东林,说我这一趟差使肯定轻松,祖父见过你这幅样子吗?牛东林,你看着我,你这儿子孙子,也有一大家子了,怎么……”

    “世子爷,就是儿子孙子一大家子,下官才……”牛将军站直,看着金拙言,抬手先抹了把眼泪,“老丞相还……记得我。世子爷,这高邮军……不光是高邮军,这一路上下,盱眙军、德胜军,哪一家不是这样?

    从先帝到今上,几十年不调不动,哪家不是就地生根,扎的牢牢的,动不得理不得?就除了杭州军,那时候太后和王爷在杭州,关爷亲手打理,这比不了。世子爷,下官这把年纪,还要再连累了儿子孙子一大家子?下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