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七章 一脚踩进来的牛将军

第二百零七章 一脚踩进来的牛将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县令头晕的厉害,这些话听下来,也动了气,这话说的,太气人了。

    郭胜冷笑连连,“将军可真是会说话。您这几句话,就把这蓄意杀官,抗拒官府的重罪,说成兵痞浪荡子打架了。

    我们县尊可担不起!县尊,您还好吧?县尊您醒一醒。县尊,这案子,咱们既然查了,必定要一查到底!断没有半途而废的理儿,要是半途而废了,咱们的性命,只怕要搭进去。

    将军,我们县尊是读书人,可我们县尊这性子虽好,骨头却硬!将军,这几条船上,到底是不是私盐,谁说了都没用,我们县尊必定要亲眼看过,亲手查过!

    侯将军,还请你见谅,都是为了身家性命!”

    侯参将沉下了脸,李县令被站在笔直的郭胜揪着,怒气胆气豪气一起上来了,“查!一查到底,本官不怕死!”

    侯参将恶狠狠睛瞪着李县令,一时还真僵住没了主意,这位,他还真不敢怎么着他,这可不是没有来头背景的穷书生,永宁伯府他勉强能不放眼里,可秦王府,虽说只是沾了一点儿边,那他也是半点不敢惹……

    僵持中,远远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飞快的由远而近:“都住手!住手!”

    侯参将的心猛的一松,又紧紧收缩,提了起来,牛将军来了!牛将军怎么来了?

    郭胜扶着李县令转个身,目光从已经冲到近前,正翻身下马的牛将军身上,迅速扫了一圈,一眼看到昨天跟在明镜身边的一个小厮,顿时心里一宽,好了,到这儿,他和和李县令这场戏,就差不多了。

    小厮紧跟在牛将军身后,看着郭胜,不易觉察的眨了下眼。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李县尊打成这样?这是谁干的?反了天了?不想活啦?”牛将军几步冲过去,一眼看到血头血脑的李县令,惊怒交加,脚下趔趄几步,一个猛转身,冲侯参将怒吼连连。

    “是在下这个侄子,混帐惯了,在下正跟李县令陪罪。”侯参将一脸干笑,冲牛将军长揖到底,态度前所未有的恭敬,心里却一紧又一松,忐忑不定。

    牛将军这尊泥菩萨,怎么到这里来了?这个先放一放,先得用一用这尊泥菩萨,赶紧把李县令这个混帐东西送走再说。

    “将军来的正好。这事,请将军主持个公道!”郭胜满脸忿然,一只手架着李县令,一只手点着侯参将,怒气溢于言表,“我们县尊接了线报,说有人运了几船私盐进了高邮县,就泊在这里,将军也看到了,就是那两条船,全是私盐!

    侯将军这位贤侄,说是他的船,侯将军刚才又说,这船上装的,全是他的私物,无论如何不能让我们县尊查看,为了这船上的货,侯将军和他这个侄儿,宁可杀官造反!

    请牛将军主持个公道,也请牛将军查看清楚,这船上,到底装了什么?是什么东西,能让侯将军和他这个侄子,连身家性命也不要了!

    事已至此,若不查清楚,我们县尊无论如何是不敢走的,牛将军是年长有德之人,自然知道,这样的案子,若不给我们县尊一个交待,不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县尊这身家性命,连上永宁伯府,连上我们五爷的前程性命,只怕都得搭进去!

    请牛将军彻底查清此案,给我们县尊一个交待!也让我们县尊能交待过去。”

    郭胜的话,狠意十足,充满了威胁。

    侯参将脸色铁青,牛将军一声接一声的叹气,指了指船,和侯参将商量道:“你也听到了,不用我再多说了吧?你这船上,到底装了什么?今天是无论如何,也得清清楚楚的说个一二三,不光给李县尊一个交待,就连我,也得查清楚,真要是私盐……你自己说吧,这事怎么办?”

    侯庆紧张的看着他二叔,他二叔侯参将咬着牙,往前一步,将牛将军往旁边拉了拉,凑到牛将军耳边,低低道:“将军,真没什么,就是咱们换下来的几把锈刀锈枪,将军也知道,那些无知小民,都说这是能镇宅子的东西,好些人求到我这里,我实在推不过,就拿了几件换下来不要的,送送人,一点小事。我是怕他们这帮文人,屁事不懂,看到了,大惊小怪叫起来,又是咱们的不是。”

    “喔。”牛将军长长的喔了一声,一脸明了的斜瞄着侯参将,拉着他往旁边又走了几步,也附耳过去,“老侯啊,你是个明白人,你得好好想想,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侯参将的脸色顿时变了,牛将军叹着气,一下下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老侯,咱明人不说暗话,你都懂,你看怎么办?你自己看。我来,可不是巧了,是不能不来,这事儿,你看看,环环相扣啊,这事,可不是我抬不抬手的事,我这手,嘿,也不在我手里不是。”

    “将军,一家独大,对您可没什么好处,您这一任,还有三年呢。”侯参将阴阴的看着牛将军。

    牛将军一脸苦笑,“这我懂,要是不懂,我也就不跟你这么说话了,可这事,你比我明白啊,这事得看你,不在我啊,我有什么办法?咱们这底,你还不知道?”

    “这小张村,是富胜那厮新纳的小妾的外家,这东西……”侯将军飞快的转着心眼。

    “老侯啊,那两船东西,你刚才可是铁口钢牙说过了,是你的私人物件儿。”牛将军不客气的堵了句,往李县令抬了抬下巴,“为了这两船东西,你侄子把李县尊打了个半死,现再说这话,嘿。”

    牛将军一声干笑,“老侯,钦差可是快到了,那钦差,跟人家大儿子,好的很呢,他那里,你这话,可交待不过去,真惹恼了人家,拼死拼活,咱也不一定拼得起。我这个人,这把年纪了,无所谓,你自己看着办。”

    “这是我的不是。”侯将军扫了眼李县令,明智的立刻转方向,“他那里,还请牛将军帮个忙,交待过去,明儿我带上厚礼,上门陪罪,这是小事,将军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