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六章 懞圈儿的李县尊

第二百零六章 懞圈儿的李县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是造反!”郭胜一声吼,“别放他们走!”

    船上,侯庆的人往前冲,衙役也往前冲,岸上,泼皮们往船上冲,衙役们追着泼皮喊打喊杀,一步不放。

    郭胜上前一步,一把揪住转身就要跑的侯庆。

    侯庆本来就又急又怒,被郭胜用了暗劲儿的这一把,揪的怒火直往上冲,郭胜抬手拦了一下,揪着侯庆,脚步往后趔趄,侯庆一个转身,挥起两只胳膊,一起打上来。

    郭胜死揪着侯庆不放,左躲右闪,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李县令裹进来了。

    “县尊快跑!”郭胜伸手大约是想推开李县令的,谁知道侯庆拳头抡的急,郭胜一个趔趄,往后倒去,伸出的手正好拽过李县令,李县令半边脸正正好迎上侯庆那呼呼带风的一拳,顿时被打的鼻血飞溅,半边脸高高肿起,一声惨叫,仰头摔倒在地上。

    “县尊被打死了!”后面的衙役立刻尖声大叫。

    侯庆傻了,两只眼睛瞪的溜圆,看着倒在地上、鼻血横飞的李县令,和站在李县令旁边,吓的一脚接一脚打滑,扶了好几回,也没能把李县令扶起来的郭胜。

    他明明是打郭胜这厮的……

    衙役们的尖叫,仿佛是传了什么号令,村子里顿时响起一阵接一阵急如星火的铜锣声,召集村民,出来保家卫村了!

    高邮县的民风,也是方圆几百里出了名的彪悍,小张村的男男女女一起往外冲,青壮拎着锄头铁锨,一马当先,老弱妇孺随手抄件家伙什儿拎着,跟在后面,以看热闹为主。

    郭胜看起来怒极了,也不扶李县令了,干脆一屁股坐在李县令旁边,将李县令抱在怀里,吼声连连:“县尊!县尊您醒醒!快去县里报信!快去!有人造反杀官!去高邮军!快去!叫人来!把人都叫来!”

    李县令虽然一只眼前金光乱闪,人却清醒得很,站起来一回,被郭胜拽倒一回,再要站起来,又被拽倒,这会儿听郭胜狂喊乱叫让他醒醒,李县令急的直挥手,他醒着呢,一直醒着!

    远远看着压阵的侯参将见几个眨眼间,局面就失了控,又是生气又是庆幸,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急急的催着赶紧把船靠过去。

    他这几船刀枪,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

    不等船停稳,侯参将一边往岸上跳,一边大吼:“都给老子住手!住手!”

    副将护卫等心腹跟在侯参将身后跳下船,一边横冲直撞,驱赶着闲人,一边大声宣布着他们家爷的身份,“这是高邮军侯将军!侯将军来了,闲人回避!都滚回去!你们他娘的凑什么热闹?”

    李县令被郭胜一把揪起,郭胜一只手紧紧揪着李县令,另一只胳膊横在李县令面前,将李县令护在自己身后,警惕而恐惧的盯着大步走近的侯参将。

    李县令半边脸青肿的看不出原本模样,鼻血流的自己前襟和郭胜横在他面前的那只袖子上到处都是,又被郭胜连急带乱的到处乱糊,直抹的李县令头上脸上到处是血,整个人看起来血头血脸,上半身衣服上也全是血,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仿佛离死不远了。

    侯参将一眼看到李县令的惨相,心一下子提起来,又惊又怒又怕,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把侯庆抽的仰面朝天摔出去好几步。

    “混帐东西!老子让你来拉几船货,你这是闹的什么把戏?敢打到县尊头上,你他娘的,混帐成这样了!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县尊你也敢打?是你能打的?”

    侯参将抡了一巴掌,瞄了眼惨不能看的李县令,抬脚又猛踹了侯庆一脚,再踹一脚,直踹的侯庆惨叫连连,没个人腔,才转过身,冲着晕头涨脑的李县令,和拽着李县令,一脸紧张盯着他的郭胜,长揖到底,“我这个侄子,自小儿浑惯了。等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再带他到县衙,给县尊磕头陪罪。”

    李县令两只眼睛上糊的血淋淋看不清楚,没等他说话,郭胜先答话道:“侯将军,我们县尊的脾气,这一两年,你也知道些。

    今天一大早上,县尊接到线报,说有人运了几船私盐进了咱们高邮县,将军也该知道,这是多大的事儿!我们县尊敢不赶紧过来查看?赶过来,和令侄说的清清楚楚,既然不是私盐,就让我们县尊看一眼,能结个案,也就了了。

    我们县尊就不明白了,这船上到底是什么?怎么就一眼不能看了?你说是五谷杂粮,那就算是五谷杂粮,五谷杂粮怎么连一眼都不能看?将军,令侄这威风,也太大了吧?将军你也都看到了,不但不能看,还把我们县尊打成这样,将军,令侄这是要造反了吧?”

    郭胜看起来真是气极了。

    侯参将打着呵呵,“我这个侄子是个暴脾气,昨儿个又被我教训了一顿,这会儿心头大约还带着气,这脾气就更不好,一时不慎,误会,误会而已,两位见谅,见谅。

    不是说不能看,县尊真要看,哪有县尊不能看的东西,是吧?不过呢,实在是有些不宜为外人道的小东西,私人私物,本将军的私物,实大不大好给别人看。

    来前我交待过我这个侄子,私物,对吧?这个侄子也是个实心眼儿。

    李县尊一早上就接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信儿,一路赶过来,这心气儿……呵呵,这我知道,路上赶得急了,这心火也就上去了,大家都是有心火急脾气,话赶话说岔了,呵呵,县尊也知道,我这侄子是个武夫,我们这些当兵的,跟你们读书人不一样,从不吵架,也不会说话,一言不合就动手,拎刀打仗的人,都这样。县尊见谅,见谅。

    也不是大事,县尊这伤……皮外伤皮外伤,我那儿有上好的金创药……

    小事小事,我替他给县尊,带有郭师爷陪罪了,明天我再带着他,到县衙登门陪罪。县尊大人大量,就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