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五章 县尊查个案

第二百零五章 县尊查个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侯参将皱起了眉。

    “粮食行里倒不在乎这几个钱,就是听他说高邮要打起来了,这话传出去可不得了,出了乱子,二叔肯定有不是,因为这个,就把他抓了,问他这话从哪儿听来的,原本想打一顿,教训教训,让他往后不敢再乱说。

    谁知道,他说他亲眼看到的,昨天夜里,他们村外那河里,一船一船的运刀枪,不是要打仗,运刀枪干嘛?”

    “小张村?”侯参将一头扑到地舆图上。

    “小张村紧挨着茨河,茨河那头连着三大湖,二叔,都怪我,没想到三大湖,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可不是藏东西的好地方,要是把大船里的的货分到小船上,往芦苇荡里一藏……二叔,都怪我,没想到他们把货搬到小船上,换了船……”

    “还在这儿废什么话?还不快去小张村!快去!”侯参将一声吼,刚吼完又跟了一句,“多带几个人,我也走一趟,赶紧!现在立刻!记着,悄悄儿的,别惊动了富胜那厮。”

    ……………………

    一大清早,李县令正吃着早饭,郭胜急急忙忙让人请他出来,带着几分紧张和李县令附耳道:“县尊,出了点儿事,刚刚有个访行的无赖,过来举报,说小张村外,有人贩了几船私盐,咱们得赶紧去看看,县尊这一任眼看就……可千万不能什么大事。”

    李县令一听说一贩就是几船私盐,吓了一大跳,“谁敢贩几船……是高邮军?”

    “要是高邮军,那倒好了,高邮军做这盐的生意,那是正大光明,可用不着贩私盐,我是担心,那个访行的无赖,才是高邮军指使的呢,大约哪个不长眼的……总之,得赶紧过去看看,没几个月了,宁可辛苦些,千万不能出事。”郭胜一脸烦恼。

    李县令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咱们这就走。”

    “县尊把高邮军使的印信带上,以防万一。”郭胜提醒了句。

    李县令答应一声,回去取了高邮县令和高邮军使两枚印信,前面,郭胜已经点齐了县衙所有的衙役,训了话,一行人出了县衙,直奔城外小张村。

    ……………………

    城外小张村,侯庆得到信儿比李县令早,腿脚也比李县令快,早一个多时辰前就到了小张村。

    摸到离河不远的打麦场里,放倒捉了五六个不停围着打麦场里一堆一堆麦秸垛打转的小张村青壮,根本不容他们出声,就捆成了一只只粽子,嘴里塞上了麻核。先提上船关起来,这些都是证据,回头要找富家说话的。

    这目标明显的都不用找,侯庆抽出几把麦秸,就看到了藏在麦秸垛中间的刀枪铁箭。

    李县令赶到时,巧中又巧,侯庆带人刚刚拆完了所有的麦秸垛,沉沉装了两船刀枪,正要带着人把整个小张村抄个底朝天。

    见一群衙役狂喊厉叫着冲过去,侯庆急忙命那两条船收锚抽跳板,赶紧走。

    “拦住他们,不许走了!”郭胜一声暴呵。

    这两年多,高邮县衙,早就被郭胜打理成了自己的一块铁板,听了郭师爷的吩咐,衙役们不要命的扑上去,将铁锚死死的按在原地,没了跳板,几个衙役干脆跳进河里,浑身水淋淋的爬上吃水沉重的大船,舞着腰刀、水火棍大叫:“高邮县衙查案!都不许动,李县令在此!”

    侯庆气的连连跺脚,急奔过去,先冲李县令见了礼,再冲郭胜拱手陪笑道:“给县尊见礼,在下侯庆,县尊误会了,郭师爷误会了,这是在下的几条船,装了点儿……五谷杂粮,麦秸什么的,不敢烦劳县尊。”

    李县令疑惑的看向郭胜,这个侯庆,他是听说过的,侯参将的侄子,他可用不着贩私盐。

    郭胜一张脸板的结结实实,“县尊接了线报,有人将几船私盐贩进了高邮境内,既然是侯爷的船,那就好办了,请侯爷把船靠岸,让在下陪县尊查检一遍。”

    郭胜几句话说的侯庆脸都青了,接了线报?他贩私盐?这必定是富大年的手笔,放了一半的货当饵,这是要借高邮县衙的手,除掉他?

    “凭着几句真假不知的话,就想抄检我侯庆的船,郭爷,这您可就过了!”侯庆垂下手,腰背往后挺,下巴抬起,嘴角往下扯,“郭爷在这高邮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儿个这是老酒喝多了吧?欺到我侯庆头上了?老郭,今儿,我就当你酒多了,不跟你计较。县尊这一任,平平安安了两年多,可别到这最后几个月,坏了自己的前程性命,不为自己着想,县尊也得替你家儿女想想,是不是啊县尊大老爷?”

    几句话听的李县令脸都气青了,郭胜伸手将李县令往后推了推,拦在李县令前面笑道:“侯爷,我们县尊接的这线报,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现在这私盐船就在眼前,当着这么多人,不查一查,那才真是要坏了我们县尊的前程性命。这几船货,是侯爷的私货吧?你家大人知道吗?”

    “郭爷这是信不过我?”侯庆冷笑连连,心急如焚,他船上这货,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两位查看的。

    “当然信得过,侯爷既然说是五谷杂粮,自然不怕验看,不过看一眼,大家就都交了差使,侯爷执意不让我们县尊查看,侯爷这信得过,怎么信得过?”郭胜眯眼看着侯庆。

    船上,要冲进船舱查看的衙役,和守着船舱的七八个泼皮,剑拨弩张,眼看要打起来了。

    侯庆心急如焚,干脆不理郭胜,直视着李县令说话:“县尊,这船上的货,可不是你该看的,这是高邮军的东西,县尊管你那座县衙也就足够了,别管的太宽,误了性命!”

    “侯爷大约忘了,我们县尊还兼着高邮军使,高邮军的东西,我们县尊更要看一看了。”郭胜一步过来,伸手指点在侯庆肩膀上。

    “爷看你是失心疯活的不耐烦了!爷的东西,是你们想看就看的?把他们打下船,咱们走!”侯庆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让人家看他船上的货,唯一的办法,就是蛮横的就是不让看就是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