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零三章 繁华之外

第二百零三章 繁华之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接过那碗汤,慢慢啜着,瞄着那条鱼,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郁郁的生着闷气。他难道没看到她长大了吗?这汤她不喜欢喝,那鱼,还能吃到嘴里吗?

    金拙言给李夏盛了这碗汤,眼里的怒气缓下来不少。

    郭胜瞄着金拙言放到李夏面前的那碗汤,眉梢极其不易觉察的动了动,看着李夏喝了口汤,才接着笑道:“大郎这一趟……打算做到什么程度?”

    “除根。”金拙言声调冷厉。

    郭胜轻轻抽了口气,“你带了多少人?”

    “你既然能想到柏家那一场事,自然是知道朝廷如今的局势,我要是调多了人,只怕我人没到这里,信儿先到了,还查什么?好在,你在这里,还有你那个兄弟。”金拙言紧盯着郭胜。

    郭胜迎着金拙言的目光,“上头是怎么打算的?磐石这几个人,要么现在用,一锤子买卖,要么,事了之后,由他们收拾残局,江湖也有江湖的规矩,最忌和官府联手。”

    金拙言失声冷笑,郭胜笑眯眯摊着手,“至少不能明刀明枪的联手。”

    “那行,明面上的事我有人,明面之下,归他。”顿了顿,金拙言斜着郭胜,一脸讥笑:“事了之后收拾残局?你可真会说话,是事了之后大吃一顿吧?”

    “对于你和那位爷来说,有什么分别?虎豹之后,野狗饱餐,也是清理打扫,不至于腐烂遍地,滋生蝇蚁。”郭胜微微欠身笑道。

    金拙言两根眉毛高挑,忍不住笑起来,“这话说的,老郭,你可是真能放得下身段。”

    “下九流藏污纳垢,却也是消污化垢之处,再清明的盛世,也免不了这些。”郭胜神情郑重。

    “既是盛世,自然是各处都盛,污垢也一样兴盛。”金拙言轻叹了口气。

    “大爷是明白人,那些地方,朝廷要控制,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找一家懂事听话的,以毒制毒,事半功倍。”

    “嗯,懂事是挺懂事,聪明也够聪明,听话么……”金拙言上上下下打量着郭胜,“只听你的话吧?”

    “我听王爷吩咐。”郭胜欠身,笑意融融,“听您差遣。”

    “那就这样吧。说说你的打算。”金拙言多看了郭胜好几眼,才吩咐道。

    李夏凝神听着两人的话,一碗汤不知不觉喝了半碗,放下汤,伸手去够那条鱼。

    郭胜忙伸手端起那条鱼,金拙言的手也捏住了碟子,不客气的从郭胜手里拿过来,仔细看了看,不等他吩咐出去,李夏抢先道:“我自己会吃。”

    郭胜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这事上,他可不宜多话。

    “那慢一点吃。”金拙言犹豫片刻,将鱼子放到李夏面前。

    李夏暗暗松了口气,嗯了一声,低下头,夹了块鱼肉放到自己的小碟子里,用筷子拨着,细细的挑刺。

    “大爷今天也看到了,就是富家和侯家,都是参将,富家有个子弟,刚进兵部领了差使,富家这气势就有些盛,在下的意思,各个击破,不过要快。”郭胜看着金拙言。

    金拙言一边看着李夏剥鱼刺,一边点头,“把那四条船放出来吧,四船东西,这样的诱饵,至少要钓起一家。”

    “大爷放心。”郭胜微微欠身。

    “你家东翁,我就不多说了,他领着高邮军使的差呢,你自己看着安排。”金拙言扫了眼李夏。

    李夏剥好了一小块鱼肉,正放进嘴里。

    郭胜顺着金拙言的目光扫了眼李夏,欠身笑道:“大爷放心。”

    李夏吃了半条鱼,又拌着雪菜笋丁吃了小半碗饭,漱了口,金拙言和郭胜也吃好了,三个人一前一后出来,各自回去。

    转进对着县衙的那条路,郭胜瞄了眼四周,低声道:“他这趟来的突然,只怕要措手不及。”

    李夏抬头看了郭胜一眼,“你还有别的打算?”

    郭胜一个怔神,“打算都跟姑娘说了,别的……我明白姑娘的意思了,只是,别的都好,答应了霍二爷……”

    “告诉金拙言,都过到明路上。”李夏自在的甩着胳膊,“金拙言这个人,是个不拘一格,能做大事的,放心。”

    “是。”郭胜答应的极其爽快,“送姑娘到县衙,我就过去跟世子说清楚。”

    李夏嗯了一声,跟在郭胜身边,悠悠闲闲进了县衙,郭胜看着李夏进了二门,转身去寻金拙言交底儿去了。

    ……………………

    运河在高邮城东,有一条不算小的河汇进来,叫茨河,沿茨河往上四五里,三片大湖连在一起,湖边沼泽相连,芦苇密布,人迹罕致,最东边的朱湖,尤其荒凉。

    东湖东岸,长满了茂盛无比的芦苇丛,芦苇丛靠湖中间一边,四五条小船隐在芦苇丛中,船上坐着十来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正自在的或躺或坐,钓着鱼说笑着。

    盘坐在船头钓鱼的海庆愉快的吹了个口哨,猛一把拽起钓杆,拉上来一条足有五六斤重的大黑鱼。

    海庆一跃而起,站在晃动不已的船头,拎着猛烈扑腾的黑鱼,眉开眼笑的举着给众人看,“果然是条黑鱼,看看这条鱼,多肥!晚上咱们吃黑鱼汤,再贴几个饼子,我给你们做,我做的黑鱼汤贴饼,老大说了,天下第一!”

    “我瞅大庆这小子,最近容光焕发的很啊!”董老三曲着条腿,歪坐在另一条船的船头,正仔细打磨着一只紫檀木雕刻的小猴子。

    “可不是,大庆,瞧你高兴成这样,盼盼让你爬床了?”跟海庆一条船的于老四一边说笑,一边站起来,抓过黑鱼,猛一把摔在船头,顺手扯了根芦苇穿过鱼嘴系紧。

    “她那床,老子早就不想爬了,爬个床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就说你们没见识。”海庆拽起旁边的虾笼,拿了只大虾重新挂到鱼勾上,将鱼勾远远抛出去。

    “就你这货有见识!”董老三远远啐了海庆一口,站起来,一连跳过几条船,跳到海庆那条船上坐下,“我还没问你,那回你给人家磕头,那头磕的……”董老三啧啧有声,“可真够诚意的,我还当你不跟老大,要改换门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