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二百章 不能多说的讲茶

第二百章 不能多说的讲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家都在高邮地面上,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从前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往后,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天你家兴旺,也许明天,他家也兴旺起来了,两位说是不是?”崔老坐下,一脸的笑,看着两边说话,这话说的是不错,软中在硬,该提点的都提点到了。

    “两位既然请到我头上,那是信得过我,有什么事,说给我听听,我来评个理儿。两位都是聪明人,我看哪,就是个误会,都是自家弟兄,背靠的都是一个地方,是不是?把话说开了,也就没有解不开的结,两位说是不是?两位……侯老大先说吧。”

    崔老一番开场白说的十分周到,来回看着两人,指着侯庆,见富大年嗯了一声,这句侯老大先说的话,才放出口。

    “富老七,你截了我四船货,这事无论如何,含糊不过去!”侯庆看起来十分愤怒。

    “老子跟你说过了,你那四船货,跟老子没关系!”富大年看起来比侯庆还要愤怒。

    “把人带上来!”侯庆怒气更盛,啪一拍桌子,一声吼。

    两个大汉象提着只小鸡崽子一般,拎了个二十岁左右的瘦小男子进来,手一松,将捆成一团的男子丢到了富大年和崔老之间。

    “这是你的人?”崔老人老成精,看着富大年干笑问了句,再看着瘦小男子问道:“说说,怎么回事?”

    “小的……”瘦小男子迎着富大年恶狠狠的目光,舌头打结浑身发抖。

    “今天吃讲茶,规矩你也懂,放心,说实话,没人怎么着你。”崔老这话是跟瘦小男子说的,眼睛却看着富大年。

    “小的,得了吩咐,说是,上头要把那四条船留下,让小的看着什么时候到,小的看着船过去,还早,头天……折腾一夜,累的睁不开眼,就想着眯一会儿眼再走,就……”瘦小男子说到最后,缩成一团。

    他头天发了点小财,点了小桃红,舍不得睡,直玩了一夜半天,实在是累了……

    富大年一只手攥成拳头压在桌面上,几句话听的额头青筋暴起又伏下,看也不看瘦小男子,只盯着侯庆低吼道:“侯庆,老子再跟你说一遍,这小子是老子的人,老子承认,可这小子不知道受了谁的指使,全是胡说八道!你那四船货,跟老子屁的关系也没有!”

    侯庆冷笑连连,只看着崔老。

    崔老一幅头痛无比的样子,揉着额头,连声叹着气,“都别急,先听我说几句,侯老大丢的,是四船货,不是四件货,这四船,可不是个小数目,四条船,四船货,往哪儿一放,都是大堆大片,可不好掩人耳目。

    这东西,昨天入夜才没了,算着行程,再怎么也出不了高邮地面,只要还在高邮地面,就不能凭白无故的没了,两位说是不是?我信侯老大,也信富七爷,这中间,只怕有什么两位都不知道的隐情,眼下,照我看,最要紧的,是先找到这四船货,找到货和船,一切,也就真相大白了。两位说是不是?”

    侯庆和富大年同时哼了一声,谁都没反驳。

    “这样就好。”见两人都算是默许了,崔老暗暗松了口气,“我就多说几句,侯老大,还有富七爷,咱们是真正的同气连枝,可不能自家窝里斗,那是自寻死路。今儿这事,侯老大做的稳重,寻了我,先当面问清楚,看看,现在就问出不对来了吧?

    富七爷也不错,一是一,二是二,那四船货必定还在咱们高邮地面上,只要在高邮,咱们就能找得出来!侯老大和富七爷联手,别说几条船和几船货,就是几根针,也能找出来,是不是?找到货,是非曲直,自然也就明了。”

    侯庆一声冷笑,“我就给崔爷一个面子,不过,当着崔爷的面,我就问一句话,请富七爷答一答:在这高邮地面上,还有谁敢动我侯庆的货?富七爷,您说说,这高邮地面,谁敢动我侯庆的货?”

    “老子是敢动你的货,这不用你问,可老子既然敢动,就不怕你知道!你什么时候见老子做过缩头乌龟?老子是条硬汉子,我富家那是能一手盘着肠子,一只手照样抡刀砍人,敢做就敢当!”富大年呼的站起来,把胸口拍的啪啪响。

    侯庆盯着富大年,哼了一声没说话。

    崔爷颤颤巍巍站起来,两只手往下虚压着两人,“都让一句,都是英雄出身。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那四条船和四船货,晚一会儿,那船就多走几步了。唉,侯大爷说说吧,那四条船上,装的是什么货,也好让大家伙儿知道要找什么。”

    侯庆紧紧抿着嘴,盯着富大年,却一声不吭。

    富大年迎着侯庆的目光,眼睛眯起,片刻,一声接一声冷笑,也不说话。

    人老成精的崔爷看看侯庆,又看看富大年,干笑几声,“看来……既然是要紧的货……”崔爷又干笑几声,“既然这样,两位都是明白人,找到这批货,才最最要紧,别的,唉,都是小事,侯大爷,富七爷,两位都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了,赶紧找到这批货,不然……这事,侯大爷和富七爷自己商量?”

    侯庆带着十二分的不情愿,冷哼了一声,算是应了,富大年冷笑连连,没说不行,也就是行了。

    崔爷站起来,伸手要去拎放在中间的茶壶,侯庆和富大年抢在崔爷前头,一人拎起一把壶,举起来砸在地上,各自转身,扬长而去。

    李夏至少三成的注意力,都在站在茶坊门口,一脸兴致的从头看到尾的明镜身上,见摔了茶壶,正要站起来,金拙言一身寻常富家子弟打扮,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坐到了李夏身边。

    李文岚见一个陌生男子坐到了妹妹身边,刚要把妹妹拉过来,一眼看清楚了,顿时瞪大眼睛,满脸惊喜,在他那声惊喜的叫声冲出嘴前,李夏伸手捂在了他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