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九九章 吃讲茶

第一百九九章 吃讲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看了一会儿,扭头回来看了眼郭胜,“四哥去杭州给五哥请期,最好能让舅舅跟着走一趟。”

    郭胜一个怔神,“姑娘的意思?”

    “年底回京城,舅舅也跟咱们一起最好,后年春闱,让舅舅回去一趟明州,把太外婆接上,徐家在京城有宅子,阿娘就是在京城长大的,也该回去了。”李夏的话说的极其简洁。

    郭胜凝神听着,“那江宁府?要不要走一趟?”

    “江宁府不必去了,舅舅有些憨厚了,江宁府那边,不必知道太多。”李夏垂下眼帘,低声道。

    郭胜连连点头,柏景宁的事,徐焕一清二楚,见了李漕司,只怕要被李漕司把话全套出来……这会儿,李漕司确实不宜多知道。

    “我懂了,让他跟着四爷去杭州请期后,就直接回明州接上霍老太太,跟咱们一起启程去京城?”郭胜和李夏确认着细节。

    “从明州怎么到京城,咱们就管不着了。”李夏瞄了眼郭胜,“老太太是个有主意的,随她吧,这不是大事。”

    “是。”郭胜忙欠身答应,见李夏提起笔,要开始描字了,站起来,走到门口,背着手看李文岚背书。

    ……………………

    傍晚,先是李县令和徐太太嘀嘀咕咕商量,这去杭州请期,只让四哥儿一个晚辈去,是不是有点儿托大,这门亲事,毕竟是高攀,就算不是高攀,照理说,这请期,要么李县令登门,要么,至少徐太太得走一趟吧,可两人都走不开……嗯,好在有位舅舅在。

    徐太太多想了一点,四哥儿说了,她家老爷下一任,只怕要回京城了,徐焕最好跟他们一起去京城,好好儿的准备后年的春闱。

    要是这样,老太太就得有四五年,都是一个人在明州,老太太上了年纪……嗯,最好,把老太太也一起接到京城,徐家在京城的宅子,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徐太太和洪嬷嬷一商量,洪嬷嬷极力赞成。

    李县令和徐太太又和徐焕商量了,徐焕一口答应。

    虽说事情定下来的急,可好在徐焕是个包几件衣服就能出远门的人,徐太太和洪嬷嬷忙了半夜,第二天一早,李县令亲自送徐焕和李文松上了船,启程赶往杭州城。

    ……………………

    一个月后,杭州城和江宁府的信儿都递过来,李文山和唐家姑娘的婚期定在了明年四月里,过了年,黄夫人就带着女儿启程赶回京城。

    李县令也和徐太太商量定了,和上次赴任一样,过了年,出了十五,就由郭胜沿途打点,徐太太先带着孩子和行李返回京城,李县令和陈师爷则在高邮县,交接好公务之后,再启程赶回京城。

    徐焕也从明州捎了信来,霍老太太的意思,要走海路先赶往京城,就不和姐姐、姐夫一起了。

    郭胜将信递到李夏面前,手指在走海路三个字上掐过,一脸的笑。

    李夏似笑非笑的嗯了一声。

    ……………………

    金秋的高邮城外,秋高气爽。

    北三里一间茶坊的角落里,李夏穿着李文岚一件半旧长衫,一幅男孩子打扮,和李文岚并肩坐在郭胜旁边,看着茶坊正中摆着的两张大桌拼在一起的巨大桌子,和桌子四周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十几把椅子。

    今天这间茶坊,有一场讲茶要吃,郭胜带着她和李文岚,来看个热闹。

    李夏手里捏着块绿豆糕,一点点的啃着,目光从那张已经摆满了各色茶点的桌子,和空空如也的椅子上,移向茶坊门口,茶坊门口,已经聚了不少歪帽斜衣,神情不善的兵痞闲人。

    李文岚大睁着双眼,从里看到外,又从外看到里,忍不住拉了拉郭胜,“先生,走吧,这不好看。”

    “这不是好看不好看。”郭胜瞄了眼看的专注的李夏,俯到李文岚耳边低低道:“你以后入了仕途,必定要从地方做起,象这样的事,必定是要遇到,要理会的,就跟你念书一样,不喜欢的,也一样得学会背熟。”

    “好吧,我懂了,”李文岚深吸了口气,端端正坐好,提起肩膀,落下,把肩膀也放端正,认真的看着那张大桌子。

    一个中等个,瘦而精壮,三十来岁,披了件织锦缎短袍的中年人身后跟着七八个壮汉,气势汹汹的进来,扫了眼茶桌,一屁股坐到了最上首的位置。

    一个拄着拐杖,看起来不怎么老,却装出很老的样子的老者一步三颤的进来,拄着拐杖站在茶桌前,拧着眉头看出看去。

    紧跟在老者身后进来的微胖中年汉子,拧眉怒目着高居上首而坐的瘦壮汉子,错牙道:“富大年,怎么?这吃讲茶的规矩,你也改一改?”

    富大年大喇喇坐着,斜眼瞄了瞄老者,又斜向微胖汉子。

    郭胜正要低声介绍,却见李夏目光定定的看着门口,根本没看剑拨弩张的那张大茶桌。郭胜忙顺着李夏的目光看向门口,门口站在一大群伸长脖子看热闹的闲人,姑娘看的是哪一个?

    李夏看的,是站在茶坊门口看热闹的,金拙言的小厮明镜。明镜在,金拙言必定也在,李夏目光扫过茶坊外,又看向散在茶坊各个角落里的十几桌看热闹的茶客。

    郭胜顺着李夏的目光,也看向四周,李夏一圈扫过,没看到金拙言,看着跟着她扫过一圈,眼睛里透着丝茫然的郭胜,又看了眼双手托腮,一脸嫌弃看着热闹的李文岚,眼皮微垂,没说话,

    郭胜也不再四下乱看了,收回目光,看向正中间眼看要吵起来的那群汉子。

    “既然不讲规矩,这讲茶也不必吃了,咱们走,是生是死,咱们刀头上见!”中年胖汉子,猛啐了一口,转身就要走。

    “真他娘的,老子坐哪儿,哪儿就成了上首了。”精瘦汉子话说的懒洋洋,人站起来的却很快,人站起来,手就伸出去扶那柱着拐杖的老者,“崔老请坐。”

    “客气客气。”崔老的腰又往下弯了弯,先挪拐杖再走路,“侯庆老弟,坐下吧,先坐下。”崔老一边一步三颤的挪过去坐到主位上,一边让着中年胖汉子。

    侯庆坐到崔老示意的位置,看着一幅骄横模样,坐到他对面的富大年,冷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