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九七章 细查之下

第一百九七章 细查之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李文山眉开眼笑的出了门,秦王呼了口气,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金拙言走到他旁边,顺着他的目光,看着脚步雀跃的穿过天井,再穿过垂花门的李文山。

    “他精明着呢,只是这份心地难得,他跟咱们就是敞开的,不使心。”金拙言低声道。

    “嗯。”秦王嗯了一声,片刻,又叹了口气,“唉,最难消受的,就是这份敞开不使心。你接着说。”秦王吩咐陆仪。

    陆仪微微欠身,“咱们福建之行前,我就让人去打听郭胜了。

    太平村的人,都记得郭胜,说他好的几乎没有,多数都是提起他就骂,他非常聪明,胆大包天,跟着村里几个浪荡子,偷鸡摸狗,无所不为,还曾经放火烧了间土地庙,说是因为和别人打赌。

    族里没人喜欢他,又嫌弃他是收养的,不是真正的本家,族里有几家,就怂恿哄着他,在一次逢集回家的路上,伏击杀了另一姓两个青壮。

    两姓上百年的世仇了,因为这事,械斗又起,族长把罪责都归到郭胜身上,械斗时,让他冲在最前,没想到郭胜杀了几个人,却保住了命。

    械斗死了不少人,官府要两族有个交待,事情起自郭胜,族长要把郭胜交上去,郭胜的养父替郭胜顶了罪,和另一姓顶罪之人,被枷死在八字墙前。

    族长觉得郭胜是真正的祸根,当天夜里,当天夜里,默许另一姓摸到郭胜家,郭胜养母非常机警,叫醒郭胜,让他赶紧逃,自己却被仇家砍死。”

    秦王听的专注,金拙言皱着眉头,这个郭胜,可不象是个人之初性本善的。

    “郭胜离开太平村之后,以及回到绍兴之前,无从打听。”陆仪看了眼皱着眉的金拙言。“他中间曾被海盗挟裹的事,我顺着他的话,让人到台州驻军查过,确有此事,只是,他和另外三个孩子被捆回台州城的路上,隔天后半夜,郭胜和那三个孩子杀了两名看守的官兵,逃了,其它细节,无从查证。

    郭胜是带着胡磐石一起回到绍兴府的,郭胜在郭氏族学念书,胡磐石在街头打架,两个人,一明一暗,也就一年多,就将绍兴的打行拢在手中,之后又收拢了访行和把行,到郭胜启程赴秋闱的时候,胡磐石已经是绍兴地面上的老大。”

    “郭胜才是老大,胡磐石不过是个打手。”金拙言冷声说了句。

    “胡磐石跟着郭胜启程赴考,中途失踪,之后行踪就查不到了,一个月后,太平村有六家,青壮尽皆被杀,只余妇幼,案子到现在没破。

    从离开到现在,郭胜和胡磐石再没回去过绍兴。郭胜找到舅舅朱参议,入了师爷行,胡磐石跟着郭胜,从运河入手,如今是运河两浙路段的龙头老大。两人都没成亲,也没有孩子。”

    停了片刻,陆仪看着两人,“郭胜明面上做幕僚的来往朋友,对他这些事,都是一无所知,他舅舅只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外甥不简单,却并不知情。其它时候,郭胜几乎都是独来独往,行踪诡秘。

    胡磐石这个人,直到现在,在绍兴城名声都极响,有不少绍兴浪荡子,听说他现在平江府,慕名投奔他。绍兴现在把行老大刘秃子提起胡老大三个字必定先竖大拇指,说他人不在绍兴,可绍兴地面依旧到处是他的传说。”

    “哈!”金拙言高挑着眉毛,兴趣十足的哈了一声。

    “胡磐石明面粗豪,其实心机深沉,我在平江府花了不少功夫,也没听说他跟谁提起过从前,嘴巴极紧。他厌恶读书,却很敬重读书人,从不欺负孤寡老弱,在平江城口碑极好,和平江府衙,也处的不错。”

    金拙言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哼胡磐石,还是哼和胡磐石关系不错的平江府衙。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留在了李家?看中了李五?”秦王看着陆仪,象在问他,又象是在自言自语。

    “李五可驾驭不了他。”金拙言拧着眉,片刻,又接了句,“我也不能,陆将军大约……”金拙言看向陆仪。

    陆仪摇头,“我也不能,郭胜过于桀骜不训。而且,这个人,自断仕途,不成家不近女色,漠视银钱,到现在,我还没找到能诱惑他的东西。我觉得,他依附李五,只怕看的不是李五,而是王爷。”陆仪看着秦王,“如果不是走了李五这条路……”

    后面的话,陆仪没往下说,如果不是李五,他想依附王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这一关,他就过不去。

    “嗯,要是这么想,倒也能勉强说得通,可是,他依附王爷,又想干什么?所求为何?”金拙言赞同,又疑惑的皱起了眉。

    “凤哥儿说了,他断了仕途之心,断了成家之念,不爱女色,不爱钱财,所求,只有一个名字了,不过,看他所作所为,又根本不愿意别人得知,这是个怪人。”秦王沉思道。

    “他确实不在乎名,他做的大事不少,却几乎无人知道。”陆仪看着秦王,声音很轻,“福建之行后,我在他身边放了一个人,他起居规律,奉已极简,心境平和,时常带笑,看起来对于入幕李学明门下,满足得很。”

    “满足得很?”金拙言惊讶失笑。

    陆仪没答金拙言的话,只看着秦王,“柏景宁这事后,他和徐焕回到高邮,说是极其高兴,和徐焕连个两三个晚上,都喝酒说话到半夜,徐焕和人闲话,说一想到南边近海一带,以后也能安居乐业,实在令人愉快。”

    秦王呆了好一会儿,“阿娘说过,这世间最猜不透的,就是人和人心。”

    “嗯,世间万人万相,百万人百万相,福建之行时,我仔细留心过郭胜,是个坦荡正气之人。”金拙言看着秦王道。

    “我和他聊过几回。”陆仪也看着秦王,“他说过两回,此生别无所求,只盼着能活的不一般,见识常人不能见之人,经历常人不能历之事。这话,我觉得是他的真实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