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九零章 热闹的郭胜

第一百九零章 热闹的郭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再有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管事冲船老大打了个手势问了,恭敬回道。

    后面郭胜的船,一片忙乱,扯了满帆,却还是跟不上来,柏景宁看了一会儿,吩咐管事:“缓一缓,让他们靠近。”

    柏景宁的船上,帆落了一半下去,郭胜大喜过望,示意胡磐石稳住,追了一刻来钟,略落后柏景宁那只船半船,并行上来。

    郭胜半边身子都伸到船外面了,冲站在桅杆前的柏景宁和柏乔,眉开眼笑的用力挥着手,大喊大叫:“是我!老胡!还有我表弟!又见面了!没想到真迎上你们了,靠近靠近!靠近点!不能近了?好好好,那就这样!”

    柏乔看着兴奋的手舞足蹈的郭胜,和站在郭胜后面,一边笑一边冲他和父亲不停挥手的徐焕,笑起来,“这两位……还真找了只船飘到海上了。”

    柏景宁正在仔细打量着郭胜那条船,和船上的船工们。不过他看不出什么来,对海船,他懂的极少,至于船上的船工,行动利落有力,下盘都很稳,可海上的船工,下盘好象都这么稳,不然,在无风三尺浪的海上,也站不住啊。

    看不出什么不对,可他总觉得,对面这条船,还有船上的郭胜,不那么简单。倒是那个徐焕,是个真正的书生。

    今天风不小,浪自然也不小,郭胜叫着靠近,旁边胡磐石吼着不能再靠近了,多给银子也不行,万一碰坏了船谁赔?

    柏乔看着郭胜和胡磐石跳脚,看的笑个不停,柏景宁看了一会儿,示意管事喊话,让胡先生和徐先生稍安勿躁,一会儿船泊下,再见面说话也不晚。

    郭胜和徐焕总算坐回去了,两条船一前一后,很快进了华亭港。

    相较于塘泥那样的小镇码头,华亭就热闹得多的多了,栈道长长的伸进海里,稍小一点的船,可以直接靠到栈道上,柏家和胡磐石这两条船,都算是很大的船了,靠在外面落了锚。

    几条南来北下的大货船,陆陆续续也靠进了华亭港。

    船泊下,离的就极近了,郭胜上身探出来,冲柏景宁和柏乔拱了拱手,高声叫道:“这华亭有上好的白山羊肉,我请两位,这就下船?”

    柏景宁已经拿定了主意,笑着拱了拱手,做了个下船的手势。

    郭胜和徐焕下到小船,旁边,柏景宁带着柏乔,和十几个长随护卫,也上了小船。

    上了岸,郭胜一步上前,冲柏景宁长揖到底,又冲柏乔拱了拱手,高兴的眼里亮光闪闪,“果然迎上你们了。真是有缘千里能相会!昨天和两位分手后,我和表弟就商量着,不如也找条船,到海上飘几天,说起来,我和表弟有些年没到海上飘一飘了。

    没想到巧得很,就在这华亭港,就找到了一条船,价钱也不贵,船老大憨厚利落,还是个旧识,早年我就认识他,没想到现在成了老大了,说远了,难得他船好,又是旧识,我和表弟就雇下了。

    今天早上,天还没亮,表弟就催着船老大启程,一早上竟然起了南风,还以为碰不到你们了,真是巧,这是咱们有缘。”

    郭胜看起来是兴奋极了,一开了口,就滔滔不绝。

    柏乔失笑,柏景宁忙拍了他一下,柏乔急忙忍住笑,徐焕从另一面拍了拍柏乔的肩膀,“想笑就笑吧,他这个人,不介意这个。”

    柏乔再也忍不住,噗笑出声,一笑出来,赶紧冲郭胜长揖解释:“没有别的意思,又看到先生,实在是高兴。”

    “我懂我懂,我这个就是这么个热闹性子,大家见了我,都很高兴,我陪表弟去文会,人家都说,冲着我才请的我表弟。”郭胜哈哈笑的比柏乔还响亮。

    连柏景宁也失笑出声,这位胡胜还真是,一看到他,就是热闹两个字。

    有郭胜一路上滔滔不绝,几个人不知不觉中,就从码头走进了热闹的城中,郭胜说着话,却没耽误走路挑地方,指着远远看去最富贵热闹的一间酒楼隔壁,“……这华亭我熟,来过不知道多少回,你看那家,最堂皇富贵,最显眼,其实他家的菜和酒,都不如隔壁那家,隔壁那家的东主,是平江府人,听说是前朝的御厨出身,有几样拿手菜,十分难得……”

    郭胜一边说着,一边冲在前面,将众人带进了隔壁的清远楼。

    相较于隔壁,清远楼内敛雅静了许多。

    柏乔进了大堂,转头打量四周,柏景宁看着儿子笑道:“这清远楼,和京城的清远楼,都是同一家的本钱,这间大约就是上一代的老太太回老家荣养,闲着无事开出来的那间了,胡先生知道的不少。”

    柏景宁看向郭胜,“他家,确实是前朝的御厨出身,侍候了仁宗一辈子,难得的好手艺,确实有几样家传的拿手菜,他家的规矩,每间酒楼必有一样只在这间酒楼卖的菜品,不知道这一家是哪一样。”

    郭胜惊讶无比的瞪着柏景宁,“竟是真的?我还当是……柏先生不知道,这样的传说,号称老字号的,家家都有,我真没敢当真。明州城也有清远楼,杭州城倒没有,这一家的拿手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其实,您说的这每间酒楼必有一样只在这家卖的拿手菜,这个,我也是头一回听说。”

    郭胜十分干脆,不知就是不知。

    柏景宁笑着往里让了让郭胜和徐焕,先一步往楼上,一边走一边看着伙计问道:“你们这间,哪一样菜品是铛头最拿手的?”

    伙计已经听到了几个人你来我往的话,脚下不停,轻快的往楼上走着,回头欠身笑道:“几位爷个个见多识广,小号是有这规矩,小店最拿手的是一味煨猪手,是开出这间酒楼的那位老祖宗的拿手菜,别的菜品,羊肉多数都要尝尝的,白切清汤红烧油焖都好,这会儿虾鱼都肥得很,今天还有刀鱼,江刀。几位这边请,这间能远望到海,最敞亮不过。”

    伙计将几个人让进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