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八章 不要心虚

第一百八八章 不要心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到底打算怎么办?不是说……”徐焕拖了把小竹椅,一屁股坐在郭胜旁边,有些着急了。

    郭胜昨天就说过,从今天一早起,就是随时,要是今天夜里就出了事怎么办?

    “你看你急什么。”郭胜伸长脖子,专注的看着他甩出去的这一钩。

    “这是什么事?能不急吗?万一今天夜里……那咱们就是前功尽弃!不是咱们前功尽弃,这简直是……”

    “淡定。”郭胜将钓杆插在锚孔里,拖了把竹椅子坐到徐焕旁边,看着他,“你以后入仕为官,头一件,就是得先学会沉得住气,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第一,你急不急,我看不出来,第二,你心里有数,你没跟我说,第三……”徐焕冲郭胜一根根曲着手指。

    “我心里是有数,有点数,这事急也没用,不光这事,什么事都是急也没用。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听我说。”郭胜冲徐焕摆着手,“董老三还在塘泥镇上看着呢,到现在没传信过来,那就是说,至少到现在……到咱们上船之前吧,董老三还没看到有船靠近查看。

    这就是暂时没事,那帮子海盗,谨慎得很呢,再怎么也是杀官,而且是柏景宁,动手前,肯定要查看清楚,一切准备妥当了,才敢动手,连看都不看,就敢带着船直冲上前动手?他们不敢,今天夜里,肯定平安无事,你不要急。”

    徐焕长长吐了口气,“也是,你这话有道理,是我太沉不住气了。”

    “再说,咱们已经示过警了,柏景宁又不是没经过战事的纸上将军,他算是个有本事的,柏家又底蕴深厚,不留心容易着了道了,留心之后,说不定,他自己就能把自己护的好好儿的,放心吧。”

    郭胜拍了拍徐焕的肩膀。

    “也是,”徐焕往后靠到矮矮的椅背上,“我这是关心则乱,不过,真要象你说的,他被人掂记上了,还是……咳!”徐焕用力咳了一声,把还是后面那些令人恐惧而愤怒的猜想咳回去,“他这会儿飘在海上,四下无靠,现调自己人一时半会到不了,这沿岸官兵,他还没就任……”

    “你想到的,我都想到了。第一,有事没事还不知道,只是猜想么……”郭胜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徐焕鄙夷的眼神给看的转了弯,“我真没得什么信儿,就是猜想。”

    “舅舅的信儿过来没有?”徐焕盯着郭胜问了句。

    “过来了,只说肯定不是他们,别家,这种极其机密的事,要打听到哪有那么容易?唉。”郭胜叹了口气,“老徐啊,这事,真就是我瞎猜测,你真别多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这几年游历天下,听到过那位江娘娘几件小事,我就觉得,她是个毁天灭地的暴烈性子。

    你想想,柏景宁要是能稳住南边沿海,对江家,对她,对太子,会怎么样?”

    “我看柏帅是个公心为国的。你也说过。”徐焕神情凝重下来。

    “我们看有什么用?暴烈之人,多半固执自信,虑事不周全。”郭胜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下去,“不能说虑事不周全,也许是虑事太周全了。老徐,那江家,跟我一样,都有一个没法揭开的过往,柏帅真要清净了沿海匪患,能牵出多少事,谁知道?

    柏帅公心为国,柏家又是手捏免死铁券的豪门世家,柏帅真查出什么了,只怕不会隐瞒,哪家撞到他手里,哪家就得倾覆,就是江家,只怕也不会例外。”

    徐焕轻轻打了个寒噤。

    “为私,柏家和苏家结成了儿女亲家,柏家女现在是苏贵妃嫡亲的侄儿媳妇,更不会放过江家,唉,不是她虑事不周,实在是……看来,柏景宁真是个有本事的,假以时日,能给这一带一个清平安宁。”

    郭胜仰头看着阴沉的天空,最后一句,更象是自言自语。

    “明天怎么办?”徐焕上身前倾,看着郭胜严肃问道:“你得先跟我说一声,让我心里有个底,象再象今天上午那样,我都不知道你要说什么。”

    郭胜斜着徐焕,不跟他说,可比跟他说,要好得多了!

    “迎上去,咱们走的时候不是漏过话了,要找条船也到海上飘几天,现在找到了,就去找他们搭个伴。”郭胜这话,听在徐焕耳朵里,就是这郭胜又信口胡扯上了。

    “我问你正事儿呢!到底怎么办?”

    “到底就是这么办,迎上去,找到他们,隔着船拼命喊,和他们一起走,搭个伴,说说话喝喝酒喝喝茶,就这样。”郭胜看着徐焕,极其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徐焕瞪着他,“你这简直……你既然明刀明枪的摆明了,那今天上午就该明说,还姓什么胡?”

    “老徐,你这叫心虚。”郭胜用手背一下下拍在徐焕肩上,“你想想,好好想想,要是没有这些事,咱们什么打算也没有,今天上午,咱们跟他们就是一个偶遇,遇到了柏帅,发现柏帅平易近人,和咱们十分谈得来,咱们很想和他再多聊几回,他也很愿意和咱们来往聊天,你会怎么办?有机会肯定再坐一起喝茶聊天对不对?现在咱们找了条船,正好跟他们顺路,难道不是找到他们,搭个伴,酒逢知已千杯少,以解海路之枯燥?”

    徐焕被郭胜说的连连眨着眼,怔了好半天,这话好象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可是……嗯,他确实十分的心虚……

    “好……吧,明天一早启程?船好象动了?”

    “哪能明天一早,这会儿天落黑了,就得走了,先往下南走一段,绕一点路再往北,这种算计别人算计别人的算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稍一粗心,谁是黄雀,谁是猎人,就说不准了。”郭胜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收了他那根钓杆。

    “这是吉兆。”郭胜收起钓杆,看着空空如也的一串鱼钓,满意的笑道。

    徐焕失笑,“没钓上来是吉兆,那要是钓上来鱼呢?也是吉兆?”

    郭胜点头,“大战之前看兆头,必定是吉兆。行了,进去吧,至少上半夜都能太太平平,赶紧吃了饭,能睡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徐焕跟着站起来,一起进了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