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七章 虚虚实实

第一百八七章 虚虚实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人拿到镇上问问。”柏景宁将手炉递给紧挨他站着的一个长随,看着管事吩咐:“带我去看看那三个地方。乔哥儿,你也来。”

    管事在前面带路,护卫簇拥上来,手握刀柄,成阵形散开,护卫着柏景宁和柏夭,往昨天郭胜去过的那两处山崖大步过去。

    董老三光着脚,站在离柏景宁一群人不远的一条渔船旁,正用力用浮石刷掉船底的贝类,瞄着柏景宁一群人走远了,扔了浮石,伸了个懒腰,不远处四五个补渔网的,晒鱼干的,都停了手里的活,拿了东西,一幅各自回家的模样。

    “小海,你去看看,远着呢。”董老三冲刚才补渔网的年青人努了努嘴。

    海庆哎了一声,顺手拎起只大渔篓子背上,又拿了根长铁签子,沿着海边,拣海货野菜去了。

    柏景宁上到一边崖上时,天色已经全黑,护卫们点起火把,柏景宁仔细看着昨天夜里郭胜和董老三趴过的地方。

    “爷您看,这是两个人,应该是从这里就趴下,一路爬到这里,这里的人,应该是小的们来前,就走了,不慌不乱。”管事看起来极其擅长野外寻查,指着郭胜和董老三趴下又起来的地方,一路指到崖上那处俯看海船的好地方。

    “就是看咱们的。”柏乔趴在董老三昨天趴的位置,往下看了眼,站起来和父亲道。

    “嗯,再到那边看看。”柏景宁脸色阴沉。

    管事带着柏景宁,先下到崖底,指着正对着他们那只大海船的一块黑色大石头,“那个还热着的手炉,就是在这个角落里找到的,要不然……”

    管事看着光秃秃的大黑石头,要不然,是没办法发现这石头上曾经趴过人。

    “爷您看,一早一晚涨潮的时候,要漫到这里,拿到手炉,发现还热着,小的就赶紧先带人搜人,可还是没找到,爷来看这里。”管事带着柏景宁看向大黑石后面一个一人来高的山洞,临近山洞,里面水声轰轰。

    “这里小的带人查过了,一直通往后面一片沙滩,早上涨潮的时候,潮水从这里涌进来,一直冲到后面的沙滩,再退回来,沙滩上就什么也没有,看不到脚印。”

    管事仔细解释为什么手炉还热着,他却没拿到人。

    “这边还有一个地方。”管事又带着柏景宁看向旁边一处极狭的一线天缝隙,“人能过去,走上一两百步,就出去了。这里,潮水也能扑进去,不留痕迹。那边还有两处,不过略远,小的以为,那人就是从这两边逃走的,早了一刻半刻钟,偏赶上了早上涨潮的时候,就无迹可寻了。”

    “嗯,上去看看。”柏景宁没多关注那两处退路,而是站上大黑石,趁着星月,往四周仔细看了一圈,这里,倒是个瓮中捉鳖的好地方。

    “是。”管事扶着柏景宁下来,几步走到最前,带着众人,往另一面山崖过去。

    从另一面山崖那处趴着人的位置看出去,看到的不是柏家那条大海船,和那个海湾,而是海湾外面,那一片苍茫的大海。

    柏景宁站着看了片刻,撩起长衫趴到那个位置,看了片刻,脸色微变,站起来示意柏乔,“你也看看。”

    柏乔忙趴下,抬头看了片刻,跳起来道:“阿爹,这是……”

    “回去再说。”柏景宁示意儿子,转头看着管事问道:“撒了多少人在四周?”

    “爷,咱们人手少,这地方太大,实在看不过来。”管事一脸苦楚,这一趟他们爷赴任,正宗的轻车简从。

    “先回去吧。”柏景宁沉默片刻,吩咐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柏乔紧跟在父亲身边,一只手紧紧握着刀柄。

    眼看着柏景宁一行人走远了,海庆急忙站起来,一溜烟往镇上跑回去。

    ……………………

    傍晚,太阳还挂的挺高,郭胜和徐焕就到了一处热闹的临海大镇。

    两人进了镇子,先找了家客栈安顿下来,出了客栈,直奔码头。

    码头上,大大小小的渔船海船一个挤着一个,杂乱无比。郭胜和徐焕两个,背着手在码头上走来走去,一条条看着那些新旧不一,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海船。

    余大头一溜小跑过来,“两位爷,是要走货还是送人?小的有条大船,崭崭新的大船,又能上货又能坐人,两位爷是北上还是南下?两位爷……”

    “真让你吵死了,走,去看看。”郭胜一脸嫌弃的挥着手,余大头笑的嘴巴咧的不能再大了,点头哈腰,一溜小跑在前头带着,直奔码头一侧停着的一只看起来并不怎么新,但确实非常大的一只大船。

    一只小船划过来,接了三人上到大船。

    胡磐石从船舱里探着头,看到郭胜,顿时眉开眼笑,“哥,等你好几天,怎么样?现在就启程?北上还是南下?得北上吧?大头说您是从北边来的。”

    “不急,明天一早启程,找个人去客栈把东西收拾过来,有什么信儿没有?”郭胜一边进船舱,一边吩咐道。

    “大头去一趟。有,留在客栈的,说是让大郎好好念书,银子的事,都安排好了。”胡磐石急忙答道。

    郭胜松了口气,“吩咐下去,好好歇一夜,明天一早启程,先往北,找到柏家的船,就靠过去,还有,安排了几只船?”

    “四只,照哥的吩咐,让他们装了货,船上有咱们的人,给足了钱,说好了,让怎么走就怎么走。”胡磐石赶紧答道。

    郭胜嗯了一声,在船舱里转了一圈,找到钓杆,一边拿起来收拾,一边吩咐:“照安排好的,都安排下去吧,走,咱们钓几条鱼去。”

    郭胜示意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徐焕,徐焕不怎么情愿的站起来,跟着郭胜出了船舱。

    胡磐石忙吩咐将船往深海走一走,好让他哥好好钓鱼。

    外面,落日余晖撒在海面上,波浪涌起,金光跳动,郭胜用力甩出钓钩,头也不回的和徐焕道:“你说,这一杆能钓到大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