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六章 教子

第一百八六章 教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乐远楼出来,郭胜依依不舍的和柏景宁父子告辞,“我和表弟得启程赶路了,柏帅的船泊在塘泥?今天还赶路吗?也是也是,这天色不早,肯定要歇一天了,真盼着和柏帅能有机会把酒长谈,柏帅来统领江南诸军,是我等的福份。”

    “先生不是说还想到福建走一趟?先生若来,请一定到舍下盘恒几日。”柏乔看着郭胜,几句邀请极其诚恳。

    郭胜眼睛亮亮,连连点头,哈哈笑着,拱手和柏景宁父子作别:“就些别过,有缘咱们肯定还能再见。”

    “多谢胡兄,徐兄,就此别过。”柏景宁客气了几句,看着郭胜甩着袖子,和抖开折扇摇着的徐焕退了一步,转过身,走出一两步,就看到郭胜凑过去些,“老徐,咱们也找条船,到海上飘……”

    柏景宁眉毛挑起,忍不住笑起来,这对表兄弟,真是极其有意思的两个人。

    “出城看看。”柏景宁吩咐诸长随护卫。

    一行人出了城,柏乔跟上父亲,低声道:“阿爹,那位胡先生说的……”

    “都暂且听着。”柏景宁稍稍勒慢马速,细心教导儿子,“咱们在京城听到的那些,多数由上而下,今天听到的,来自明州士子,倒不一定谁真谁假,就象摸象,各自从自己眼里看出去而已。”

    “是。”柏乔应了声,看着他爹,“阿爹,不是说江家在……”

    “嘘!”柏景宁用眼神警告儿子,“这话我一直教导你,从上往下,最难看清楚。”

    “阿爹,我是担心……”

    柏景宁迎着儿子的目光,沉默片刻,伸手在儿子肩膀上按了按,“乔哥儿,太子,你见过的,至少中上之资,宫里那位,更聪明些,你想的那些,太蠢了,人心之恶恶到无底无边,可聪明人,会衡量得失,放心。”

    “嗯。”

    “说说今天这两个人。”柏景宁在儿子肩膀上拍了下,提高声音,压下那股子从离开京城起,就横在心底的莫名的不安。

    “都是很有趣的人。”说到郭胜和徐焕,柏乔笑起来,“特别是那个胡胜,见多识广,人很聪明,也敏锐,不过,又很粗心。”

    “不是粗心,是个不使心的。”柏景宁满意的点着头,“他因为犯过一点小错,就放手不再科举,第一,这人想的长远,思虑周到。他那点小错,只要他不入仕途,就不算什么,可要是入了仕途,越往上升,就越严重危险,多数人都会抱着万一之侥幸,象他这样的不多。

    第二,这人极其豁达,这仕途一道,说放手就放手,可不容易得很呢。”

    “也许他压根就考不上了呢。”柏乔有几分不服气的说道。

    柏景宁笑起来,“你接着说。”

    “一顿饭,全听他说话了,阿爹说过,一直说话的人,多半心机不多,跟咱们这顿饭,他没使心?”柏乔看着父亲。

    柏景宁哈哈笑起来,“这个人,绝了仕途,他那个表弟,看起来也不象个热心仕途的,拉肚子……”柏景宁一边笑一边摇头,“十有八九,是吃喝玩乐的过了。拉肚子不算大病,到京城,水路能一路进到北水门,真想赴考,一边坐船赶路一边调养,哪能耽误了?”

    “我也这么想!”柏乔笑容飞扬,“去年咱们回京城,姐姐不就是拉肚子?一点儿也没耽误,咱们刚上海船,妹妹还晕船晕的上吐下泄呢。”

    “嗯,这两个人,不求仕途上进,人无欲则坦荡,阿爹已经让人去明州打听了,要是还好,阿爹想请这两位到咱们家,陪你外出游历几年。你的性子不够阔大豁达,也少了几分趣味,要是能跟这两位先生相处几年,与你大有裨益。”

    柏乔嗯了一声,笑容明亮,“我也很喜欢那位徐先生,他说胡先生姓的胡,是胡说的胡,说他是一本正经的胡说,我看他才是一本正经的胡说。”

    柏景宁失笑出声,这一对表兄弟,确实有意思极了。

    ……………………

    郭胜拉着徐焕,出了南城门,骑着马悠闲悠哉往南走。

    “这就走了?”骑马出来走了将近一刻钟,徐焕见郭胜半分要绕道回去的意思也没有,用鞭子捅了下郭胜。

    “不能再回去了,柏景宁精明着呢,肯定让人盯着咱们,也该派人去明州打听咱们了。”郭胜骑在马上晃来晃去。

    “那下一步?怎么办?”徐焕勒马赶上,和郭胜并肩。

    “刚才不是说了,找条船,咱们也到海上飘几天。”郭胜语调轻松,头一步的顺当,超过了他的预期,他这心情,相当的不错。

    “到哪里找?磐石的船?停在哪儿了?在海上再巧遇?”徐焕一连串问道。

    “别问那么多,这都是随机应变的事,咱们下了头一步棋,还不知道柏景宁要怎么应子,下一步怎么走,现在哪知道?走吧,跑一跑,咱们找船去,好几年没出过海了,赶得急,天黑前还能钓几条鱼。走吧。”

    郭胜抖动缰绳,扬鞭纵马,徐焕紧跟在后,两匹马一前一后,轻快的飞奔起来。

    ……………………

    柏景宁带着柏乔,对着地舆图,查看了几处战略之地,夕阳几乎落尽时,回到了塘泥镇,穿过小镇,往码头过去。

    刚到码头,从泊在码头上的小船上,飞奔而下一个锦衣管事,一口气跑到柏景宁马前,柏景宁看着跑的飞快的管事,皱着眉,跳下马,盯着管事问道:“出什么事了?”

    “也不知道算不算大事。”管事抹了把额头的汗,“早上爷和少爷走后,小的就带人上岸巡查,咱们泊船的两面崖上,都有人呆过的痕迹,十分明显,一共三处,有一处,找到这个。”

    管事转身从长随手里拿过只做工极其粗劣的手炉模样的东西,“小的看到时,还是热的。”

    柏景宁接过,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是什么?找当地人问过没有?”

    “没得爷的吩咐,没敢到处打听。”管事垂手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