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四章 警告

第一百八四章 警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是没有倒春寒,这样的酒肆,也喝不到明前,那明前茶,都是一点儿的小嫩芽,一棵树上能摘几个?满江南一共有多少茶山?多少茶树?能出多少明前,那是有数的,少得很呢。

    满天下,家家都标榜明前,哪有那么多明前?”郭胜接话道,“咱们要明前,那是出了明前的价,喝的一样是雨前,不犯着花那个冤枉钱。”

    柏乔噢了一声,柏景宁再次打量着郭胜和徐焕,眼睛里隐隐闪着亮光,这两位,都是极有心的,可以好好攀谈攀谈。

    伙计送了冷碟热菜上来,郭胜让过一回,拍着额头恍然道:“看看我,还没请教先生是……”

    “在下姓柏,”顿了顿,柏景宁微笑道:“两位就称我柏大郎吧,这是犬子,乔哥儿。”

    郭胜猛一个转身,一口茶冲着后面侍立的小厮,噗的喷了出去。

    徐焕看看喷了茶的郭胜,再看看被他喷茶喷怔了的柏家父子,一脸干笑,老郭这是啥意思?

    “柏乔!”郭胜将杯子递给小厮,揪出帕子擦着手脸,一边擦一边先冲柏乔抬了抬下巴,又看向柏景宁,“柏帅司,您这……”

    徐焕看着一脸无语看着柏景宁的郭胜,和同样一脸无语看着郭胜的柏景宁,噗一声笑起来,柏乔也忍不住,笑的肩膀不停的耸动,他爹还真是,说了姓柏,又说他是乔哥儿,自己是柏乔,他还能是谁?

    柏景宁也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冲郭胜举了举茶杯,“胡先生面相豪爽,其实心细……”话没说完,笑着不往下说了,他大意了,这也算不上对方心细如发。“就以茶代酒,今天偶遇两位,实在令人高兴。”

    郭胜和徐焕忙举起茶杯,柏乔也跟着父亲举起,抿了口茶。

    “听说柏帅司领下了南方诸军,要到福建?”郭胜问的直接干脆。

    柏景宁点头。

    “那您这柏帅司,就是柏帅了。”郭胜又是一阵笑,笑声了了,上身前倾,带着一脸神秘和关切,“看邸抄,皇上让您到任头一件事,就是清剿沿海匪患?特别是海上的?”

    柏景宁爽快点头,都是抄到邸抄上的话,满天下能识字的人,都能看到,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那柏帅这一趟往福建,走的是水路陆路,还是……海路?”郭胜神情有几分严肃。

    “自然是海路。”柏景宁往后靠在椅背上,惬意而放松的看着郭胜笑道。

    郭胜慢慢坐直,转头看向徐焕,徐焕迎着郭胜的目光,一脸忧虑的看向柏景宁,柏景宁看看郭胜,再看看越来越忧虑的徐焕,收了折扇,笑道:“两位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没什么没什么!”郭胜答的飞快。

    “怎么没什么?明明有什么,不过也不能算有什么,这话……真不能算没什么……”徐焕折扇拍着头,看起来十分犹豫苦恼。

    “这话,也是!”郭胜也拿折扇拍起了头,“怎么说呢,这事儿……”

    话没说完,伙计扬声报进,又送了几样锅子汤品进来。

    郭胜住口,看着伙计摆好菜品,退出了雅间,才牙痛般咧着嘴,一眼接一眼的看着徐焕,咬牙道:“柏帅在江南东路多年,照理说……这事不能照理说,我和表弟也是才知道,敢情往北往东一点点,上上下下,就都不知道我们南边这些海匪的事儿了,都当这海匪,跟那些土匪山匪一样,这中间,差距巨大,说天差地别,都不为过。”

    “胡兄能不能仔细说说。”柏景宁端正坐直,微微欠身请教道。

    “你先说吧。”郭胜示意徐焕。

    徐焕也是一幅牙痛不已的样子,“我向来闷头读书,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平时会文什么的,听人说起,柏帅权且当闲话听听。”

    “徐先生请讲。”柏景宁点头表示明了,示意徐焕,柏乔也专注的看着徐焕。

    “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吧,都是些一鳞半爪的话儿。说是这些海匪,不全是咱们的人,还有好些不知道哪儿的人,都是荒蛮不通人话的,无法无天,胆子极大,爱吃人。”

    顿了顿,徐焕苦笑道:“说是,是真爱吃,不是吓人用的,有一回,我们会文,在一个大海商家的后花园,有个老船工,在海上飘了几十年,说明州往南,有一伙海匪,连海匪都说他们不是人,都爱吃人,烤活人,清蒸必须要女童,五到七岁之间……”

    柏乔听的眼睛都瞪大了,柏景宁眉头微蹙,倒没有太多意外,这件事,他得了任命之后,了解到的情况中,就有。这个徐焕,倒还真知道不少事。

    “我总觉得这是假的,盼着是假的吧。”徐焕不再多说,连叹了几口气,“还有,说是大一点的海匪,在海外都有块地,一座岛什么的,有水有土,有家有院,有一年,还听说某一伙海匪要请个先生去他们岛上,教他们的娃儿开蒙念书。”

    “啊?”柏乔脱口惊讶,“还开蒙念书?难道还要……”

    “嗯,听说还真有不少很会读书的,说是,有不少悄悄送回来,托人收养,或是寄养在某户好人家,或是放到孤幼院,大约,也有考中了秀才举人的。”徐焕看着柏景宁,声音很低很轻。

    柏景宁脸色变了。

    “我和表弟也常说到这些海匪,朝廷当他们是匪,也对也不对,他们比匪不同,在海外有落脚地,虽说是普天之下都是王土,可那儿……这天下,除了咱们,还有别国别朝,那些海匪头子,在自己的岛上,自己的地盘里,都是称王称帝的,听说有些岛上,有国有号,律法齐全,这不是匪了。”郭胜说的慢而沉,一边说,一边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嗯,土匪也罢,山匪也好,毕竟在王法之下,好一份对官府的畏惧抹不掉,可这海匪……”徐焕跟着叹息感慨。

    柏景宁紧紧抿着嘴,神情更加冷峻,柏乔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看着父亲,嘴张了张,却没能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