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八零章 各凭本心

第一百八零章 各凭本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柏景宁带着妻妾儿女,以及诸多笨重行李,从际路往海州港,快是快不了的,照快一点算,十五天,最快十五天后,他就能上了海船,飘泊在危机四伏的大海上……

    柏景宁启程的日子和行程安排,对方肯定早就知道……

    他和海盗打过交道,这些人,舍得命,可也惜命得很,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很远,最多到扬州,再往北……也犯不着了。

    假如截击的地方在扬州一带,那海盗们十五天后从明州以南启程,也是绰绰有余,他们肯定要掐准时间,这一路北上,要隐秘的话,最好是不要靠岸补给……

    嗯,最坏的打算,他也有十五天的时间。

    “老郭,咱们到底……要干什么?”看着郭胜心不在焉的挥走了董老三,徐焕看了眼胡磐石,欠身低声问道。

    胡磐石目光灼灼,一脸兴奋的紧盯着郭胜。

    郭胜往后靠在椅背上,先看了眼胡磐石,又瞄了眼徐焕,

    “柏家,柏景宁这个人,听说过没有?”郭胜端起茶,惬意的抿着,问了句。

    “听说过!海庆那小子常说柏家,说他小时候还到柏家拜过年,说是开国长公主的后人,尊贵的不得了,代代都是神勇大将军,听说功夫不错,家传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样。”胡磐石啧啧有声。

    徐焕眉头拧成了一团,上身比刚才又凑近了些,“柏家刚跟苏家结了亲,你说的,难道……”徐焕手指点着郭胜,一脸骇然。

    郭胜抬手在徐焕肩膀了拍了两下,“就是担心这个,这些年,东南沿海海匪有多猖獗,咱俩最清楚,我是觉得,这位柏大帅,象是个有大本事的,他南下赴任,那旨意上,头一件就是剿清沿海匪患,咱们亲戚朋友,连根带枝,都在这匪祸之内,所以……就是这样。”

    “哥!你这意思……咱是要给柏大帅保个镖?那帮子海土匪,敢打柏大帅的主意?也是,他不打柏大帅的主意,柏大帅就得打他们的主意,先下手为强……哥,咱这百八十人,够不够?要不我再多联络几个弟兄?能跟海上那帮子夯货干一仗……江南路汪老大指定得乐坏了……”

    胡磐石兴奋的搓着手。

    “这事,一定要隐秘,走了风声,就是走了性命。”郭胜声音清淡,胡磐石赶紧点头。

    听郭胜说了柏景宁这名字起,徐焕的脸色就变幻不定,越来越白,直直的看着郭胜,他比胡磐石知道的多,自然也比胡磐石悟到的多的多。

    柏家可是刚刚和苏家结了亲……太子和江后,这国这土未来之主,怎么能……

    真是太骇人听闻了!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徐焕想到了无数可能,紧张的声音都有点儿哑了。

    郭胜斜了他一眼,“别问那么多,总之,这是为国为民的好事儿。”

    徐焕看了眼胡磐石,干咽了几口口水,磐石在,这话不能再多说多问,不过,这事肯定没他说的这么简单!

    五哥儿这会儿在京城,跟在秦王爷身边,秦王爷……上回他说金太后替明家向皇上求情的事儿,他当时就琢磨过,这太后的金面,在皇上面前……也就是两个根本不能自活的娃儿啊,这母子两个,情份好象很不怎么样……

    徐焕越想越觉得心乱如麻。

    郭胜和胡磐石出去了半天,回来就招呼徐焕,“咱们一会儿就走,骑马北上,赶到海州看看,让木瓜留在这里等咱们,我让人跟他说过了,收拾收拾,这就走了。”

    徐焕赶紧站起来,他没什么好收拾的,就一个包了几件衣服的小包袱,已经被余大头一手一个拎了出来。

    出到院门口,余大头将两个衣服包袱扔给董老三,大门外,董老三带了十几个人,都牵着马,见郭胜和徐焕出来,递了两匹马过去,郭胜上了马,冲胡磐石挥了挥手,跟着董老三一行,出城先往东,到了海边,掉头却往南而下。

    从平江一直到明州再往南上百里,这沿海一线,看起来郭胜和董老三几个,十分熟悉,徐焕跟不上郭胜的行程脚力,到第二天就磨的大腿皮破,痛的倒在客栈,郭胜和董老三来来回回看海岸线的事,再也不跟了。

    进了明州,这天郭胜看了一圈,回来的特别早,和徐焕两人在码头不远找了个地方吃着饭,看着热闹的码头说话。

    “要不要回去看看?”郭胜要好了饭菜,接过伙计拿上来的茶壶茶杯,给徐焕倒了杯茶问道。

    “算了,咱们这趟……算了。”

    “怕吓着太婆?”郭胜看着徐焕。

    “那倒不是,太婆可不是胆小的人。”徐焕盯着郭胜,“老郭,看到现在,这事儿,你是真准备……”

    “还用看到现在?头一天就是真准备。”郭胜一脸轻松的笑。

    “你得跟我实说,你到底是谁的人?”徐焕神情严厉。

    “名义上你姐夫的幕僚,实际上是你外甥的幕僚,就这样。”郭胜笑看着徐焕。

    “不是,我虽然还没见过我那个外甥,可一个十几二十岁,刚刚考了个举人出来的半大孩子,能让你这样的人物入幕为僚,我瞧我姐姐、姐夫一家,不象是有这样大福的。”徐焕紧盯着郭胜,郭胜迎着徐焕的目光,神情自若。

    “头一条,做这样的大事,我可是特意把你带上了。”

    伙计一声响亮的招呼,送了几个冷碟上来,郭胜顿住,看着伙计摆好退下,才接着道:“第二件,你那个外甥,很不简单,他去了一趟江宁府,伯府那位真正的当家人,不过见了一面,就倾尽全力,要扶你这个外甥,来做伯府下一代当家人,你那个姐夫……这些事你比我清楚。”

    徐焕抿着嘴,一言不发。

    “秦庆,你没听说过,我也跟你说过,奉命从江宁府过去,不过几天,就抛开和江宁府几十年的情份,死心塌地的投身到你外甥门下。”

    郭胜看着徐焕,一脸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