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七章 认认兄弟

第一百七七章 认认兄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派热闹,看的徐焕眼睛都瞪大了,这摆宴席,是要支灶支锅,现场做的?

    “这是磐石兴起的规矩,说是热闹。”郭胜见徐焕看花了眼,跟着站住,看着他将整个院子里忙碌的人群和各处,都细细打量了一遍,笑着解释了一句。

    “先是为了省钱,徐先生不知道,我们这帮人,都是出力的,吃的多,都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自己做又好吃又划算。后头不缺银子了,可兄弟们爱上了这股子热闹劲儿,正好,也算咱们有自己的规矩了。”胡磐石跟着多解释了几句。

    徐焕连连点头,“是热闹,更喜庆,我也爱这股子热闹劲儿。”

    “徐先生是个爽快人,不简单!”胡磐石竖起大拇指再次夸奖。

    徐焕被他夸乐了。

    三个人进了屋,五间上房,中间全部打通,正中摆了张大圆桌,左右各摆了两张八仙桌。

    门口四块门板已经全部卸下来了,门槛也拿掉了,一张茶桌,几把矮椅,一半屋里一半廊下,一个动作极其利落的汉子,正拎着微滚的水,一杯杯沏了茶端过来。

    “哥,咱们在这儿坐着说话。”胡磐石指着茶桌椅子。

    郭胜背向屋里,拎了把椅子坐下,徐焕坐到他旁边,胡磐石背靠着门框,面对着茶桌,将摆了满茶桌的干鲜果品,茶点蜜饯一样样端给郭胜。

    郭胜哭笑不得,“你放着别动,我要吃自己不会拿?再说我又不吃这些东西,放着放着。”

    “那徐先生吃,别客气,这是鸡头米,刚刚摘下来,嫩得很,你们读书人都爱吃这个,你尝尝。”胡磐石调头让徐焕。

    徐焕失笑,赶紧接过那碟子鸡头米,“多谢多谢,我确实爱吃这个。”

    “徐先生爽气!怪不得我哥跟你交好。”胡磐石夸人夸的真诚无比。

    正说着话,旁边十来个汉子,瞄着空儿,犹犹豫豫的一点点往这边蹭过来,胡磐石一眼看到,赶紧招手,“过来过来,给我哥磕头领训。”

    十来个汉子赶紧笑着紧几步过来,排好队站整齐,一起撩起衣襟,冲着郭胜和徐焕,十来个人同时扑通跪在了地上。

    郭胜端坐没动,徐焕吓的一跳而起,一只手端着那碟子鸡头米,一只手摆着不停,连退了好几步,才意识到人家根本不是跪他,他想多了。

    徐焕干脆站在旁边,端起鸡头米吃着,看着郭胜端坐受礼。

    这老郭,他早就觉得他匪气十足,现在看……嗯,自己这直觉,真是相当的不错。

    十来个汉子磕了三个响头,郭胜笑着欠身示意他们起来。

    胡磐石满意的看着他的小弟们,中气十足的吩咐道:“规矩学的不错,起来吧!”

    十来个人站起来,徐焕这才蹭回去,重新坐下。

    “这是余大头,海上功夫就数他最好,这小子鬼得很,老子我好几回差点让他给糊弄了。”胡磐石指着站在最右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个子,开始介绍。

    郭胜上上下下打量着余大头,“他这样子,跟你小时候有几分象。”

    “哥你可别这么说,他跟我哪能比?”胡磐石看起来有点急了。

    余大头咧着大嘴笑的合不拢,冲郭胜拱着手,连连躬身。

    “这是董庆,行三,董老三,船使得好,从来不迷向,看天气有绝招,长是长了一脸傻相,可是心里鬼的不得了,当初我初入行,就着过他的道儿,你别跟我傻笑,这帐我记你一辈子。”

    胡磐石唬着脸,看着笑的满嘴牙都露出来的董老三,警告了一句,不过看起来,董老三把这句警告当夸奖听了。

    胡磐石将这十来个人挨个仔细介绍了一遍,郭胜听的十分专注,一边听,一边不时问几句,说几句话。

    徐焕吃完了那碟子鸡头米,端起杯子喝着茶,看郭胜认人看人。

    看样子,这场还不知道什么事的大事,老郭是要亲自指挥了,所以先把人认清楚……到底是什么大事?

    这一拨十来个人足足花了小半个时辰,郭胜才一一说完了话。

    认完聊完这十来个,胡磐石一声令下,十几个人退下,片刻,从余大头开始,各人带着十来个人,挨排上前给郭胜磕头见礼。

    见好了礼,象胡磐石介绍他们一样,向郭胜挨个介绍他带来的人,叫什么,有什么本事,脾气性格儿怎么样,或是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比如某一个,曾是官家子弟……

    徐焕坐在郭胜旁边,听的跟郭胜一样专心,他是觉得有意思,而且这些人,至少他这双眼睛看起来,都算是有一身正气,徐焕转眼看向坐在他斜对面,一直一脸傻笑的胡磐石。

    照老郭说的,这位磐石,杀人如麻是算得上的,而且算是从小就杀,天生的杀神,可看他这样子,这么坐着,多厚道的一个人儿呢!

    加成,站起来个子太高,那身板儿太壮,气势太足……还是坐着好,多好啊!

    迎着徐焕的目光,胡磐石冲他咧嘴一笑,伸脖子往桌子上看了眼,立刻一脸恍然大悟,赶紧招手一声吼:“再拿两盘子鸡头米!”

    徐焕神情一僵,刚要摆手,又缩了回去,算了,拿就拿吧,可他看他,真不是为了鸡头米。

    百十来人介绍完,宴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

    外面十几张桌子上,冷碟已经摆上了,董老三带着几个人,用托盘托着明显比其它席面上精致很多的十来个冷碟进来,摆到了主桌上。

    徐焕干脆站起来,先到院子里溜跶了一圈,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大盘大盘,堆的扑扑满的炝虾,酥鱼,五香牛肉,白切羊肉,蒜泥白肉,大盘鸡头米,糖醋排骨等十来个冷碟,竟看的有点儿饿了。

    一坛坛的酒抬进来,拍开泥封,浓郁的酒香很快弥满院子。

    徐焕不停的抽着鼻子,这可都是好酒!嗯,看样子那个胡磐石,还真是象他说的,现在根本不缺银子。

    也是,这条运河,可是肥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