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六章 不一般的兄弟情

第一百七六章 不一般的兄弟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是吃了个女孩子,只有七八岁。”郭胜低头看着杯子里的清茶。“那是处死地,逃不出去,我就横了心,夜里趁他们睡熟了,拿了刀,杀一个是一个。胡磐石比我小两岁,那时候又瘦又小,跟这矮几差不多高,见我拿刀杀人,竟然也跟着拖了把刀,刀跟他差不多高,举起来就要剁,我就教他割喉管和这条大血管。”

    郭胜伸手往徐焕脖子上一摸,吓的徐焕上身后仰,一声尖叫摔在了地上。郭胜哈哈笑着,起身把他拉起来。

    “他那狠劲儿比我厉害,头一刀下去,血喷了一身一脸,他两只眼睛贼亮,一点儿都不怕,我们两个,也不知道杀了几个人,其实也没杀几个人,都是饿极了的,哪有力气?

    天亮的时候,我就拉着胡磐石藏在几具尸体下面,那帮海盗本来就饿的神志不清了,在血泊中醒来,吓坏了,我就喊了句,官兵来了!那些海盗疯了一样就往外冲。

    哪里冲得出去?刚冲出那堵矮墙,没跑几步,就被官兵射杀了。

    后来,官兵进来查看,说我和胡磐石也是海盗,两个小海盗,捆了要带回去,半路上,我带着胡磐石逃了出去。”

    “唉。”徐焕叹了口气,官兵把他俩带走,他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海盗窝里的半大孩子,甚至孩子,也是相当的可怕,这样的事他听的多了。当然,这位郭先生就更可怕了。

    “从我教他割喉咙那会儿起,胡磐石就揪着我不松手,非得跟着我不可,磐石这名字是我给他起的,姓胡是他自己说的。

    我也挺喜欢他的,看到他头一眼,我就觉得他才是我亲弟弟。我就带着他,两个人一路……说是乞讨回到的绍兴,其实一路上什么都干。回到了绍兴,我去郭家认祖归宗,把他安置在离郭家族学不远的一间小庙里。”

    郭胜往后靠在椅背上,脸上笑容温暖,看来这些回忆对他来说,十分愉快。

    “那几年,我在郭家族学念书,他就在绍兴街头打架。这夯货,教他读书认字,他说我是在生割活剐他。”郭胜错着牙,随即又失笑,“就是爱打架,特别能吃,那几年我拼命读书,一多半是为了能拿到月考奖的钱,能多拿多少就拿多少,好能把他喂饱。

    郭氏族学里,每个月考一回,月考头一名,奖五百个大钱,连着三个月考头一名,就给一两银子。大方得很。”郭胜看着徐焕,解释了一句。

    徐焕想着胡磐石那么高的个子,和精壮的身板,嗯,这喂的够饱的。

    “后来我考过了童生试,一个月能从族里领到一两银子的笔墨钱。一两银子不算少了,至少,够送他进武馆了。

    绍兴有不少武馆,我和他一家家的挑,挑了家功夫最好的,把他送到了武馆里。他认字不行,学功夫这上头,极有天赋,不到一年,武馆客客气气把他送出门,交的钱都退了不说,还给了他二十两银子。”

    “怎么还给了二十两银子?”徐焕惊讶。

    “磐石面憨,心里鬼得很,他觉得他连半年都没学到,就学无可学,还成天在武馆里干这个活那个活,一年交的这十五两银子学费,太亏了。转心眼想把学费银子要回来,开不了口,就在武馆里揍人,经常失手把人打伤,在武馆切磋伤了人,都是武馆的事,一个月里头,打伤了五六个人,整个武馆,连大当家在内,没人能制服得了他。

    其实武馆里也是看好他,愿意交好,干脆爽快的退了学费,又给了他二十两银子,还给他热热闹闹办了场出师宴。”

    郭胜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面憨心鬼这条,我看出来了。”徐焕笑个不停,“要是真象脸面上那么憨,他也拿不下这一大摊子,这可是真正凭本事的。”

    “嗯,偏偏有人就是觉得他傻。”郭胜笑接了一句,接着道:“后来,我去了趟太平村,他跟着我一起去的。

    从太平村回来之后,我就不想再在绍兴呆着了,就去找舅舅,入了师爷行。

    那时候,我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找到舅舅后,他又在我身边跟了大半年。

    舅舅那时候还没入幕罗尚书门下,那一任东家,刚好在运河边上,他常到码头厮混,就入了码头帮,从此,算是如鱼得水吧。

    他为人义气,又是个爱热闹的性子,是个有兄弟缘的,很快就聚了一帮生死兄弟。

    后来,舅舅入幕罗尚书,就任两浙路的时候,我也在两浙路,他借着这股东风,没几年就在运河两浙路站住脚根。

    他运气好,罗尚书在两浙路任上,一连做了三任,十几年下来,他占了整个两浙路段,站稳了脚步。”

    “你要办的大事,到底是什么事?不会是杀官吧?”徐焕上身前倾,低低问道。

    刚才听他吩咐胡磐石那几件事,他这心就一直提的高高的,听他那安排,除了杀官还能干什么?

    “杀什么官?”郭胜失笑,正要再说,一阵脚步声直冲进来。

    胡磐石人没到,笑声先到,“哥!望江楼的铛头请来了,咱们运气好,那帮小子还真弄到了两条黄牛腿,已经炖上了,哥,徐先生,这儿地方小,咱们这宴,摆到前面院里,哥你歇好没有?兄弟们想见见你,给您磕个头。”

    郭胜的话虽然被打断了,可徐焕听到一句’杀什么官’,心已经定了,跟着郭胜站起来。

    徐焕跟在郭胜左边,听着郭胜右边的胡磐石兴奋的说这个说那个,再时不时看一眼高兴的浑身放光的胡磐石,感慨之余,也跟着高兴起来,象郭胜说的,这块磐石,确实是个热闹人儿。

    三个人出了正堂所在这座已经不算小的院子,再出来一个院门,前面一大片空地上,正忙的热火朝天,一张张的搬进桌子长凳子,一摞摞抱进碗碟杯筷,旁边靠墙,一溜大灶已经现架起来,点了上火,大灶旁边,几张高桌拼成长长的案子,上面已经堆了不少洗好的鸡鱼肉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