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四章 磐石一块

第一百七四章 磐石一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太太忙着收拾行李,郭胜和陈师爷细细交待衙门公务,徐焕去了码头,很快就定了只十分合适的小船。

    午后起了西南风,顺风顺水,郭胜和徐焕择日不如撞日,一个大箱子两个包袱,带着小厮木瓜,上了船,顺风顺水扯满帆,往南而下。

    二月上旬,郭胜和徐焕进了平江府。郭胜和徐焕一起抬箱子下了船,和船老大结了船钱。

    一路走到现在,郭胜已经含含糊糊和徐焕说了,他这趟带他出来,游历是小事,主要是他要办一件大事,带他一起,顺便让他见识见识。

    徐焕对游历兴趣挺浓,对见识大事,虽说很有几分惴惴不安,但兴趣更浓,只是奇怪的厉害,这郭胜,到底办的什么大事?之前也没见他有什么动静,说出来办大事,突然就出来了……

    两人上了岸,先找个脚夫扛上箱子,木瓜左一个右一个抱着包袱,一行人顺着码头进了平江城,找了家客栈住进去,洗漱出来,都换了一身衣服,郭胜吩咐木瓜在客栈里看着行李,自己带着徐焕,摇着折扇,往离码头不远的一条街过去。

    穿过一片货栈,再穿过一群说说笑笑的等着扛活的码头苦力,又走了一会儿,在一间看起来十分威武的大门口停下,大门敞开,门里门外或坐或站了不少面相不怎么良善的壮汉,见两人站在门口不走了,郭胜还伸长脖子到处打量,几个壮汉晃着膀子迎过来。

    离了七八步,郭胜哗的收了折扇,用折扇点着几个壮汉笑道:“老胡在家吧?”

    几个壮汉都怔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个壮汉眨了眨眼,倒聪明,回头一声吼:“找老胡的,哪个老胡认识这俩长衫?”

    “胡磐石!”郭胜立刻接了句。

    另一个一直打量着郭胜和徐焕,明显见多识广的多了的壮汉嗐了一声,“这厮,敢呼我们胡爷名讳!不要命了……两位稍等,来人,看着,别让他们走了。”

    那汉子这几句话的功夫,大约已经转了七八十个心眼了,扬声又叫了几个人过来看着郭胜和徐焕,自己转身就往里跑。

    “我姓郭!”郭胜举起折扇,扬声喊了句。

    徐焕兴致盎然的仔细打量着四周,和齐齐打量着他俩的壮汉们。

    没多大会儿,院子里一片踩地极重,简直震的地面都有些动的急促脚步声由内而外。

    最前面,一个比一般人高出几乎一个头,气势迫人的中年汉子,大步流星走的飞快,后面一群壮汉跟成雁翅,一群人往外冲的虎虎生风,一般子杀气扑面冲出来。吓的徐焕一个箭步躲到了郭胜身后,这老郭难道是寻仇来了?

    “哪个是姓郭的?混帐东西,怎么连个名也不问!姓郭的呢?哪个姓郭?”走在最前的汉子一边走一边高声呵责,连声喊问。

    “老胡。”郭胜不错眼的看着汉子,扬起了胳膊。

    胡磐石一声惊叫,“真是你!哥!”胡磐石一声惊喜尖叫,一跃而起,直冲出来,吓的周围的人急急慌慌赶紧闪开,后面跟着的那群汉子,呼呼啦啦跑成一片。

    “哥,我不是做梦吧?真是你?你不是在高邮县?怎么……真是你?”胡磐石两只手按在郭胜肩膀上,一边叫一边激动不已的用力摇着郭胜,郭胜被他摇的前仰后合,气的一巴掌拍在胡磐石头上,“先松开!多大的人了?”

    徐焕在旁边看的两眼圆瞪,这郭先生还有个弟弟?不对啊,他弟弟家人,不应该在绍兴么?这俩人长的可一点儿也不象……噢!是了,是他义父家弟弟……不对啊,他说过,他义父家就他一个独子……

    “这是徐先生。”郭胜从胡磐石手里脱出来,先介绍徐焕,“这是我义弟,也是唯一的弟弟,进去再说吧。”看着胡磐石长揖到底和徐焕见了礼,郭胜简单介绍了一句胡磐石,让着徐焕,往里进去。

    胡磐石一边往里走,一边挥着手吩咐不停,“快去杀猪杀羊,还有,看看有没有牛肉,我哥最爱吃牛肉,把我那几坛子最好的酒起出来,还有菜,去把望江楼的铛头叫过来,这位徐爷,您爱哪一口?给你叫几个绝色女伎?我哥不好这口……”

    “我也不好!”徐焕赶紧摆手。

    “徐爷是个不简单的!哥,你怎么来了?年前我让人去一趟高邮县,说您挺好,没敢打扰您,哥你气色不错,哥,你怎么给个县令当上师爷了?还带了俩奶娃娃,哥……”

    胡磐石问了徐焕一句,就盯着郭胜问个不停。

    “你先闭嘴!”郭胜被他问的瞪了他一眼,胡磐石不停的点头,“好好好,不问了,哥,你这趟来,能住上几年不?几个月也行,再怎么也得多住几天……”

    徐焕听胡磐石两三句话就从几年掉到了几天,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这个弟弟,是个粗人。”郭胜和徐焕低低说了句,徐焕一边笑一边点头,不用他说,看出来了。

    有胡磐石一路上大呼小叫的吩咐,以及时不时没头没脑和他哥郭胜说几句话,这一路快的,徐焕感觉没走几步,就进了后面正堂。

    正堂和院门,以及这个极大的院子十分匹配,大极了。

    胡磐石一溜小跑,将郭胜往最上首让,郭胜极不客气的居上首坐了,指了指旁边,示意徐焕,“你坐。”

    徐焕也不客气,挨在郭胜旁边坐了,胡磐石从一个汉子捧过来的托盘里,先端了一杯茶递给郭胜,又端了一杯递给徐焕,徐焕欠身接了,谢了句。

    郭胜抿了口茶,示意垂手在胡磐石身后站成整齐好几排,高矮不一的诸人,“咱们兄弟安静说说话,让他们都退下吧。”

    “都退下,该忙什么赶紧去忙,抬张大桌子,一会儿宴席就摆在这里,去吧!”胡磐石立刻转身挥手吩咐下去。

    诸人退下,郭胜放下杯子,转头打量了一圈这间极大的正堂,站起来,背着手出来,站在廊下看了一圈,又来回走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