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一章 苏氏父子

第一百七一章 苏氏父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回头看向郭胜,看了一会儿,垂下眼帘,“去过京城吗?”

    郭胜被李夏问的一个怔神,忙点头,“去过,呆了一年多。”

    “见过苏烨吗?”李夏接着问道。

    郭胜摇头,“我离开舅舅游历时,头一个地方,就是去的京城,十几年前了。”

    “关于苏尚书,都听说过什么?”李夏看了眼郭胜。

    这个问题有点儿大,郭胜犹豫了下,“苏尚书进士出身,少年得志,都说他是因为妹妹做了贵妃,才三十几岁就做了尚书,在下不这么以为,苏尚书主理吏部多年,从无差错,这份才干是明摆着的。”

    “嗯,私德上呢?”李夏收缩了范围,郭胜随即明白,他刚才答偏了题了。

    “是,私德上,听说苏尚书和夫人谢氏伉俪情深,听说每年谢氏生辰,苏尚书必定要陪夫人一天,做了尚书之后,公务再繁忙,也从不例外,听说谢氏气质清华,才学极好。”

    郭胜赶紧说他听到的一鳞半爪的闲话。

    他从前那些年,多半时候,都是混迹于社会之底,后来游历天下,也都是在他最熟悉也最擅长的底层游荡。

    朝堂之上,在遇到姑娘之前,他极少关心,对他这样早就绝了仕途之望、又心心念念于奇人异事的人来说,高高的庙堂,就跟头上的青天一样,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不过偶尔抬头,看上一眼而已。

    跟了姑娘之后,他一直努力弥补这一块,只是,还是离的太远。

    “谢夫人气质不清华,才学更算不上好,很家常的一个人。苏家发迹前家境一般,谢家就更一般了,谢夫人的才学,大约……也就是多识了几个字而已。”

    李夏看着郭胜,为了未来之事,从现在起,她要开始教他一些东西了。

    郭胜激动的一阵颤栗,姑娘这是要教导他了。

    “苏尚书却是真正的气质清华、才华横溢,长袖善舞胜过王富年,政务之通,有为相之才。私德上,更是无可挑剔。他和谢夫人是认识在先,结亲在后。每逢谢氏生辰,苏尚书必定陪上一天,这件事你说对了。”

    王富年,郭胜是知道的,没想到王富年竟能入了姑娘的眼,郭胜全神贯注聆听的同时,牢牢记住了王富年这个名字。

    “不光陪上一天,苏尚书每年都写一篇诗词文章,写给夫人,也只给夫人看,谢夫人擅画,常常花上半年几个月,为苏尚书这篇诗词文章,配上一幅画,有时候,还会亲手绣出来,每五年,亲手装订成一本,金装玉裹,非常精美。”

    郭胜听的简直要目瞪口呆,下意识的抬起手,用力在脸上按一把,趁着李夏没看到,赶紧又放下。

    “苏尚书从娶了谢夫人到现在,连个通房都没有过,外面人听说苏尚书夫妻之恩爱如此,就妄加猜测,以为谢夫人必定倾国倾城,才女美女,十分好笑。”

    李夏顿了顿,侧头看了眼紧紧绷着脸的郭胜。

    “苏尚书大公子苏烨,俊美远胜其父,潇洒清贵,风仪极佳,七八岁时,就以神童名闻京城,这你该听说过吧?”

    郭胜急忙点头,“听说了,听说尤其在诗词上,只是……”郭胜顿了顿,有几分尴尬道:“以为这等人家的子弟,写的诗能不错韵脚,就被人夸成大才神童了,就没放在眼里。”

    “嗯,多数是这样,苏烨不是,他的才学不亚于其父,诗词一项上,远胜其父,苏烨家教极好,为人谦和有礼,哪怕和最低下的伶人罪仆说话,也是全神贯注,眼里只有你,京城的小娘子,大约没有不想嫁给他的。”

    李夏想着苏烨,他和她说话时,就是这样,那双专注的眼凝神看着她,仿佛眼里心里只有她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心醉了,柏悦看中他,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柏家是极疼孩子的人家,这是柏家家风,结这门亲,不过是柏悦自己看中了而已。”

    郭胜皱起了眉头,仅仅是因为柏家姑娘看中了人家哥儿?这也太儿戏了吧?

    “柏家是拿着两张免死铁券的人家。”李夏看着郭胜皱起的眉头,“柏家一向人丁单薄,上一代嫡支,只有柏景宁一人,这一代,现在只有柏乔一人,不要想太多,对柏家来说,实在犯不着。”

    “是。”郭胜欠身,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真有免死铁券?”

    “嗯,是太祖的赏赐,太祖的亲笔写的几行字,镌在块小小的赤金牌子上,太祖的手记中写到过,说是担心下嫁到柏家的那位长公主过于无法无天,以此警告她,免死的机会只有两次,不可胡闹的过了。”

    李夏极其仔细的答了郭胜的话,郭胜这会儿震惊的已经完全麻木了。

    “姑娘,那咱们……该怎么做?”

    李夏提笔描了两三个字,郭胜才恍过神,突兀的问了句。

    李夏停了笔,从眼角斜着郭胜,那一脸的嫌弃简直是劈头盖脸,“怎么?你还想送份贺礼?”

    郭胜顿时尴尬无比,“那个……在下……”

    “六哥的书背好了。”李夏示意窗外举着两只胳膊欢呼的李文岚。

    郭胜急忙站起来,几步冲到门口,顿了顿,再转过身,后背虽说还是一片僵硬,脸上却已经看不出什么异样了。

    ……………………

    郭胜给秦先生写了信,让他把柏苏两家结亲的事,事无巨细,一定要及时告诉他。

    秦先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柏家和苏家结成了儿女亲家这件事,对京城诸人的震动不小,说是人人侧目,一点儿也不为过,他自己也极其关心这件事,郭胜关心,太情理之中的事了。

    郭胜隔不多久就和李夏禀报一声,合了八字了,大吉大利,过了小定礼了,如何热闹,定下婚期了,就在年底,成了亲了,如何的十里红妆,如何金童玉女,满京城哄动……

    李夏始终一言不发只听着,直到郭胜这天告诉她,柏景宁下一任已经定下来了,统领南方诸军,据说皇上的意思,让他头一件事,先荡平东南沿海越来越猖獗的海匪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