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七零章 福祸总相依

第一百七零章 福祸总相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李文山出了门,秦王看着陆仪吩咐道:“明家那两个不满三周的小孩子,安排几个妥当人带到江南吧,给明振邦递个话,让他放心走。”

    陆仪欠身答应,退后几步出了门。

    金拙言坐回去,看着秦王,一脸笑意,“这好心,还真是有好报,立时就报。”

    “这一趟,明振邦太大意了,皇上病的那样重,他竟然一无所知。我没想到他一无所知。”秦王拿出那张方胜纸片,放到长案上,低头看着纸片上一行行人名,和两三个地名。

    “嗯,要不是苏氏用力过猛,只怕太子已经废了。欺皇上病重,这话太狠了。”金拙言抖开折扇慢慢摇着。

    “我就是很奇怪,江后这个后宫之主,不算不得势,苏妃怎么能把皇上病的很重这样的事,瞒过江皇后的。”秦王看着金拙言,金拙言手里的折扇顿住,看向秦王,两人对视了片刻,几乎同时移开了目光。

    金拙言站起来,指着那张方胜纸,“人交给我吧。”

    “嗯,这几个地方,我让凤哥儿去看看。”秦王将那张纸往金拙言推了推,金拙言拿了张纸,提笔将人名抄了一遍,折起收好,拱手告退出去了。

    ……………………

    罗府后园一角的内书房里,闪参议整个人灰的仿佛一块用了几十年的旧抹布,软塌在椅子里,一只手捂着脸。

    对面坐着的姚参议同情的看着他,他也在那一张舞弊士子的名单里,被革了功名,永不许再考。

    罗帅司坐在上首,低头喝着杯茶,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闪参议被牵进名单,后头的备注里,写的是他的名字。这桩舞弊案,他比闪参议知道的多得多,也惊恐的多得多……

    “能囫囵脱出来,只是革了功名,已经是不幸中之万幸了。”罗帅司放下茶杯,看着晦暗无比的闪参议,“今天菜市口……”

    闪参议机灵灵打了个寒噤,今天菜市口的大辟行刑,他们这些革了功名,和没牵进来的新科进士,以及那些落榜的士子,都被驱去观看,那一地的人头和血……

    “明家上上下下三百余口……”姚参议喉咙哽了下,后面的话,没能说下去。

    “太后发了话,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斩草不宜再除根,皇上才下了旨,三岁以下听其自便。”罗帅司几句话说的低而慢。

    这份三岁以下听其自便的口谕传出来时,他看到金相气的脸都青了,不满三岁的孩子,明家一共有两个,一个六七个月,一个刚刚两周,如何自便呢?

    “那两个孩子?”姚参议看着罗尚书,欠身关切问道。

    “听说被人接走了,不宜多问。”罗尚书答了一句,看向已经坐直,努力想要振作起来的闪参议,“你有什么打算?”

    “这会儿,京城不且多留,回家……”闪参议一脸苦笑,他被革了功名,回家怎么面对家人亲戚,他还没想好。“我想四处走走,饱览天下风光……先四处走走吧。”

    “那也好,先疏散疏散,别想太多,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也不见得是坏事。”罗尚书的安慰里透着浓浓的感慨。

    这一场舞弊案,把原本已经有些稳定的朝堂,再次拽入混乱之中。

    太子这太子之位,已经岌岌可危。

    苏贵妃那一对双胞胎,皇上已经有了要封王的意思。

    五皇子生母早丧,去年冬天,因五皇子病痛不断,太后让人把他抱到了姚贤妃宫里,听说如今姚贤妃对五皇子爱如亲生,太后也非常喜欢这位懂事无比的五皇子……

    这一场满门飘血的,是明尚书,谁知道下一个是谁呢?

    立在朝堂中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

    失了功名,从此断仕途的,谁说一定是坏事呢?至少,一个平安是有了,身家性命无碍了。

    罗尚书越想越感慨,“福祸二字,相依相辅,刚知道明尚书主考春闱的福,这会儿就是祸,这会儿的祸,过几年再看,到底是福是祸,谁能说得清?想开些。”

    “多谢指点,这一场,多谢东翁。”闪参议看起来振作些了,站起来,冲罗尚书长揖到底,“我明天一早就启程,就不来跟两位辞行了。”

    “我去送送老闪。”姚参议看着罗尚书道。

    罗尚书点了点头,再看向闪参议,“记得常给老姚写信,要是有什么事,只管开口。”

    闪参议再长揖答应了,姚参议站起来,和闪参议一前一后,出了屋。

    ……………………

    闪参议悄悄启程,游历天下去了,几乎和他同时,永宁伯府里,李文杉带着十来个小厮长随,只背了几个包袱,出城往江宁府去了。

    他也是卷进舞弊案,革了功名的人。严夫人和秦先生商量了再商量,李文杉这会儿留在京城,不如去江宁府,一来避开这场余波未平的祸事,二来,他读书入仕的路已经断了,这会儿,该跟着他父亲,习学历练实务了。

    赵大奶奶哭的差点晕死过去,李文杉启程当天,就躺在床上病倒了,严夫人一边命人延医拿药,一边命二奶奶黄氏协助主持中馈,打理府务。

    ……………………

    京城,至少表面上安静下来了。

    高邮县衙,舅爷徐焕得了太婆的回信,他太婆极其赞同他留在高邮县,跟他姐夫好好学学人情世故。

    徐焕安心住下,李夏和李文岚,就多了位舅舅先生,文章诗词上,徐焕比郭胜强出不少,李文岚很快就喜欢这位舅舅先生,远胜过郭先生了。

    京城的秦先生,和郭胜的书信往来,比舞弊案前,繁密了很多,郭胜嘱咐过的柏家的消息,传过来的非常及时。

    柏家进了京城,听说皇上很高兴,当天就留柏景宁一起用了午膳……柏景宁的夫人汪氏,正在替长女柏悦挑选相看亲事……

    七月初,秦先生递了信来,柏悦定给了苏尚书大公子苏烨。

    李夏听郭胜一句话说完,胳膊僵住,放下了笔,郭胜瞄着纸上描了一半的字,看了眼面无表情看着窗外的李夏,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柏家竟然投到了苏氏一党,柏家在军中威望极高,太子之位,更加岌岌可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