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一百六九章 饯行

第一百六九章 饯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有。”李夏打断了郭胜的话,“舅舅知道了?阿爹呢?”

    “还没告诉李县令,我想着,他知道,也就是知道,令尊胆小心细,倒不如等这事尘埃落定了,再告诉他。”郭胜先解释没告诉李县令这件事。

    李夏嗯了一声,她也是这个意思,这会儿,阿爹不知道,比知道好。

    “徐大郎心绪不静,出门逛街去了。”郭胜接着说徐焕,“徐大郎是个难得的明白人,略一指点,立刻就能悟了。”

    李夏又嗯了一声,低头开始描字。

    郭胜看着她,犹豫了下,低声问道:“伯府那位大爷,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李夏没抬头,手里描着的字也没有丝毫停顿,随口答了句、

    郭胜看着她流畅的描着字的手,暗暗松了口气,看来,伯府那位大爷,至少没什么大事,这就好。

    ……………………

    京城,五月的熏风里,透着刺骨的寒意,和浓浓的血腥味儿。

    大理寺后面,那座阴沉沉的地牢里,永宁伯府老大李文杉和老三李文林,一人提了一个食盒,跟在狱卒后面,腿脚发飘,一步一挪的下了湿滑的石头台阶,走过一条晕暗的、长长的过道。

    前面,一支火把插在石头缝里,那火烧的象鬼火一般,照着地上一个挨一个的锦衣囚徒。

    狱卒叮叮咣咣开着铁门,李文杉和李文林紧挨在一起,站在狱卒身后,直直的看着蜷坐在地上的明尚书,和明大公子。

    听到动静,明尚书抬头看过来,狱卒已经开了锁,推开铁门,“半刻钟,别多耽误,这都违了禁令了!”

    “明世伯。”李文杉抖着腿挪进铁门,看着神情灰败的明尚书,嘴唇抖了几下,眼泪成串掉下来。

    “大郎。”李文林紧跟其后,蹲在明大公子旁边,伸手扶在明大公子肩上,一脸的泪。

    明大公子看着他,想笑,却泪水横流。

    “你来了……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能到这里来?你不该来。”明尚书看看李文杉,又看向和儿子面对面哭成泪人儿的李文林,“我这案子,不是舞弊,你不该来,你和文林……你阿娘知道吗?”

    “阿娘知道,阿娘说……我知道世伯的意思,阿娘也跟我说过,阿娘说,要是阿爹在家,也会来的,还有五弟,是五弟求了秦王爷……我和三弟……来给您和大郎饯……我给您带了酒菜,您……说是明天……明天就……”李文杉语不成句,眼泪流个不停。

    这是他头一次这么近的经历家族覆灭,转眼人头落地这样的惨事。

    李文杉一边哭,一边打开食盒,将食盒里酒菜一样样放到地上,斟了酒,托了一杯递给明尚书,又托了一杯,递给明大公子。

    明尚书接过酒,冲李文杉举了举,一饮而进。“谢谢贤侄,回去替我谢谢你阿娘,以后见了你阿爹,跟他说一声,若有来生,明某愿和他再结兄弟。”

    “嗯,我都记下了。”李文杉泪如雨下,不停的点头。从明尚书手里接过杯子,正要再斟酒,突然想起来,急忙道:“五弟有句话,让我捎给你,五弟说:听说皇上年里年外生的那场小病,差点没能熬过来。说是您……欺皇上病重……”

    明尚书呆了片刻,突然重重一拳捶在地上,“原来……是这样,我大意了,着了她的道儿!我害了太子……我大意了!”

    李文杉看着瞬间激愤懊恼痛心无比的明尚书,怔的眼泪都不流了。

    明尚书一连几声悲伤的哀鸣长叹,看着一脸呆怔的李文杉,伸手在他肩膀上了拍了拍,“替我谢谢五哥儿,五哥儿……李家兴盛有望,我很高兴,我很替你阿爹高兴,好,这很好。”

    李文杉眼泪又成串掉下来,低头又斟了杯酒,不等他举起来,明尚书伸手拿过喝了,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伸手从怀里摸了个折的极小的方胜出来,动作极快的塞到李文杉手里上身前倾,附耳李文杉低低道:“把这个交给五哥儿,你不要看,交给五哥儿,就说,这些,都给他了,明某无所求。”

    李文杉再怎么也听出这话里的意思,急忙将方胜收进荷包。

    明尚书坐回去,长长叹了口气,“我不过寄了万一之望,没想到……下里镇李家仁义传家,果然如此。走吧,若有来世……走吧。”

    外面,狱卒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近,明尚书挥着手,示意李文杉和李文林。

    两人站起来,退后半步,跪倒在地,冲明尚书磕了几个头,稍稍转个方向,又冲明大公子磕了几个头。

    明尚书和明大公子端坐受了礼,这就算是生祭了。

    ……………………

    李文山捏着那片只有一枚铜钱大小的方胜,呆了半晌,低头塞进荷包,出了府门,直奔秦王府。

    秦王府书房里,秦王看起来十分闲适的坐在长案后,翻来覆去的看着李文山递给他的小小方胜,看了好一会儿,抬手将方胜递向陆仪,“你看看,这东西叠的倒是精致。”

    陆仪接过,也翻来覆去看了几个来回,重又递给秦王,带着笑道:“确实精致,看这方胜,明尚书这赴死,算是从容。”

    秦王接过,慢慢拆开,看着纸上一行行整齐漂亮的蝇头小楷,一行行慢慢看完,抬手将纸递给了金拙言,目光却落在坐在扶手椅上,神情低落,只顾埋头喝茶的李文山。

    金拙言看的极快,看完折起,递给秦王,两人对视了一眼,金拙言走到李文山身边,用折扇敲着他的肩膀,“明振邦确实犯了国法,更算不上纯臣,他既然站上了台,今天这样的惨事,他必定早就想到了,有所准备,你别多难过。”

    “我知道,不是难过,就是……”李文山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心里塞的满满的,各种各样,纷乱庞杂,说不来理不清楚的情绪。

    “你的功夫有一阵子没练了吧?一会儿让承影陪你走几招,出一身汗,人就能清爽松快不少。”陆仪过来,拍着李文山的肩膀,温声道。

    李文山闷闷嗯了一声,站起来,“我去找承影。”